陆军第39集团军某红军旅“师改旅”改革记事

2016年08月17日11:06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长征胜利80周年·红军部队新长征)“先锋军”转型记——陆军第39集团军某红军旅“师改旅”改革记事

陆军第39集团军某红军旅官兵在演习中发起冲锋(2016年5月14日摄)。

80年前,他们是第一个到达长征落脚点的“先锋军”;80年后,他们是深化改革强军大幕开启前“瘦身”转型的“先行军”——

近年来,延续红25军血脉的陆军第39集团军某红军旅“摩步师改机步旅”的深刻转型,成为新形势下陆军部队“新长征”的生动展现。

考验

2013年底,“师改旅”转型正式开启,一份考卷摆在每名官兵之前:机关编制缩减、职位岗位变动等一系列与个人利益息息相关的问题该如何面对?

历史总是在一次次考验和抉择中写就。

1934年“肃反”扩大化,红25军300余人被认定有问题,可他们宁可干伙夫、当挑夫也要一直跟着队伍长征。

平反后,很多人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请组织发给我一支枪,让我上战场!

“吴焕先率部千里找党”“徐海东五千大洋送中央”……一个个洗涤灵魂的故事,是先辈与后人的对话,也是信仰之力的不息传递。

那年7月,得知“师改旅”的消息时,任师政委近3年、正在国防大学学习的高大光,一种“人未回、家已没”的失落顿上心头。

暑假期间,他从师机关、直属队到各个团挨个转,反复嘱咐各级带兵人一定要稳住心神、抓好部队。

几个月后,随着一纸任命,“降级”为旅政委的高大光又铆在了新岗位上。

面对组织另行安排的征询,高大光表现出了主动要求“下放”的坚持和坚决:“关键时期,我的部队更需要我!”

这个戎马倥偬30年的军人,在大半辈子与战士摸爬滚打中,读懂了我党我军从苦难走向辉煌的真谛——“党员干部的信念坚定、引领有力,使群众在一次次严峻考验中‘铁心向党’!”

这一次编制调整,全师300多名干部分流,94名家在驻地的异地交流,没有一个逾期报到,没有一个滞留部队,没有一个提出特殊要求,没发生一起严重违纪问题。

3年来,面对跨专业、调岗位任职等变动,全旅官兵圆满完成上级赋予的新《大纲》试训、“学传统、铸军魂”教育等重要工作的先行试点任务。

演习中,陆军第39集团军某红军旅坦克分队向“敌”发起进攻(2015年9月18日摄)。

80年前,他们是第一个到达长征落脚点的“先锋军”;80年后,他们是深化改革强军大幕开启前“瘦身”转型的“先行军”——

近年来,延续红25军血脉的陆军第39集团军某红军旅“摩步师改机步旅”的深刻转型,成为新形势下陆军部队“新长征”的生动展现。新华社发(高松山 摄)

嬗变

从摩步师到机步旅不仅是有形因素的革命性跃升,也是观念形态的革命性进步,而旅长韩向春一言概之:“核心就是要培养出一大批既能继承发扬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又能在信息时代陆军建设中大有作为的人才。”

如今,由摩托化步兵改为机械化步兵的4连,已是多次在上级联合实战演练中脱颖而出的“尖刀连”。但过去的几年里,连长钱宏杰却一直甘当“小学生”——从改编之初到全军先进单位“神枪手四连”取经开始,他一直带着连队沿着先进兄弟单位的“车辙印”前进,越过了一道道弯路沟渠。

长征时期,红军战士曾边行军边在沙地上练习写字。如今,那些远去的身影早已被高学历、高素质的新生代士兵替代,而不变的是刻苦学习、熟练本领、只争朝夕的前行步履。

派干部到兄弟单位见学、开办军事培训班、实行跨兵种交叉授课……几年来,一系列新举措,让这个传承着光荣传统而又年轻的机步旅迅速焕发生机。

改编时,担任4年坦克营长的陶永伟平调到工化科长的陌生岗位。他二话没说,像钉子一样钉在训练一线,靠“摸着石头过河”的钻劲、拼劲,助力多项新列装装备当年形成战斗力。

盘点手下爱将讲不完的故事,韩向春自豪而感慨:“无论时代怎样变,体制怎么改,我们红军本色不变、精神不改,就一定能够应变而进,立足改革潮头!”

下一页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