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网络战主要干什么?

2016年11月18日08:52  来源:解放军报
 

  图片资料:杨 磊

  近段时间,美军在网络战领域“大招”频出。10月24日,美国国防部高调宣布,直属于美国网络司令部的网络任务部队已具备初始作战能力,能够执行基本的网络战任务。从挥舞“网络武器大棒”到公布网络部队建设重大进展,美国意在向外界传递一个讯息——美军已基本建成网络战力量体系,全力谋求“第五空间”的霸权地位。

  战略引导——

  打造网络行动力量体系

  作为互联网的缔造者,美军是最早筹划组建网络战部队的军队。早在1995年,美国国防大学就培养了16名依托计算机从事信息对抗的网络战士。从过去20年的发展历程看,强化战略指导、搞好统筹规划是美军网络战力量快速发展的一条基本经验。

  2002年,时任总统布什签署“国家安全第16号总统令”,要求国防部牵头制定网络空间行动战略。同年12月,美国海军率先成立网络司令部,空军和陆军也迅速跟进,组建军种网络部队。2005年3月,美国国防部出台《国防战略报告》,明确了网络空间的战略地位,将其定性为与陆、海、空、天同等重要的第五维空间,美军网络战力量发展迎来第一波高潮。总体而言,在发展初期,美军网络战力量发展速度虽快,但缺乏统筹规划,各军种网络战部队烟囱林立,未能形成合力。

  依靠互联网赢得大选的奥巴马总统上台后,重点从两方面强化对网络战能力建设的战略引导。一方面,于2010年5月建成统管全军的网络司令部,统筹各军种网络战力量,强化网络空间行动指挥控制。另一方面,分别于2011年和2015年推出《网络空间行动战略》和《国防部网络战略》两份战略报告,前者阐述了美军网络空间行动的五大支柱,后者明确了网络战力量的使命任务和建设目标。

  目前,美军网络战力量体系已基本成型。位于该体系中心的是直属于美国网络司令部的网络任务部队,其在美军网络战行动中扮演关键角色。截至2016年10月底,美军网络任务部队人数已达5000人,编制的133个网络任务组全部具备初始作战能力,其中近一半具备了完全作战能力。根据美国国防部计划,到2018年9月30日,网络任务部队规模将增至6187人,具备完全作战能力。

  实战牵引——

  开展网络空间攻防演练

  近年来,随着网络战作为独立作战样式从幕后走向台前,美军网络空间行动策略由“以防为主”向“攻防兼备”转变,提升网络空间实战能力成为美军的练兵重点。当前,美军主要从4方面推进实战条件下的网络训练。

  根据实战需求开设网络课程,打牢网络战技能基础。为应对网络空间领域新情况,美军各大军事院校纷纷增设网络课程。2012年,美国空军军械学院首次开设进攻性网络行动课程,重点讲授如何将网络能力与传统战斗方式有机结合;2014年,西点军校成立了陆军网络战研究院,负责培养网络精英。过去几年,西点军校、海军军官学院等军事院校每年都会与由美国国家安全局专家组成的“红细胞”队进行网络攻防演练,培养未来的网络战骨干力量。

  开发通用型网络战训练平台,提高训练综合效益。在国防部层面,由国防高级研究项目局牵头,开发了“国家网络靶场”,用于模拟网络空间攻防作战环境,测试网络武器装备,检验新型作战概念。在军种层面,研发了可作为网络靶场或测试平台的虚拟环境,用于测试、规划和评估网络空间行动。例如,美国空军打造的网络虚拟城市,可用于演练网络攻防战术;海军开发的“战术网络靶场”可以将网络训练拓展到射频物理环境,实现联合火力与信息优势的高效集成。

  开展集成性网络战演练,提升网络部队实战能力。2016年初,美国国防部作战测试与评估办公室在向国会提交的一份报告中建议,考虑到美军将在网络空间领域激烈对抗的条件下执行任务,应定期组织网络攻防部队和作战部队联合开展作战演练。今年以来,美国陆军已开展“网络探索”“网络闪击战”等多场运用网络分队的演习,重点演练网络分队在野战条件下支援作战部队的行动。今年4月,美国陆军第25步兵师和第7通信司令部网络防护旅联合举行了“网络闪击战”演习,检验了通信、网络、火力等多部门跨专业协同的可行性。

  组织综合性网络战演习,强化军地联合网络行动能力。美军认为,“工业时代的战略战是核战争,信息时代的战略战主要是网络战”,只有实施军地联合的网络总体战,才能打赢未来网络战争。2012年以来,美军网络司令部每年都与国土安全部和联邦调查局联合牵头组织“网络卫士”军地联合演习,以便加强美国国防部与其他联邦政府机构和私营企业之间的信息共享。在今年6月举行的“网络卫士-2016”演习中,来自政府、学界、业界和盟国的100多个组织、800多人参加了演习,重点演练了应对大面积停电、炼油厂漏油、港口关闭等网络袭击场景。

  建用一体——

  探索网络部队作战运用

  美国是第一个提出网络战概念的国家,也是第一个将网络部队用于实战的国家。早在2007年,美国国家安全局就曾使用电脑病毒感染武装分子的手机和笔记本电脑,通过发送虚假信息欺骗敌方,甚至将敌引入美军埋伏圈,协助美军开展行动。

  2012年开始组建网络任务部队后,为保持在网络空间领域的先发优势,美军遵循“边建边用、建用一体”的原则,积极探索和推进网络部队的作战运用。2012年底,美军网络司令部率先在中央司令部部署拥有完全作战能力的网络任务分队,支持美军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军事行动。2015年10月,美军网络任务部队指挥官保罗·纳卡索在参加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研讨会时透露,虽然尚未组建完毕,但网络任务部队已经开始参与实际军事行动。据报道,仅2015年1月至10月,美军网络任务部队就参与了7次重大军事行动。

  今年4月,在国防部长卡特的授意下,美国网络司令部公开宣布对“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发动网络攻击,成为美军网络部队的“首秀”。行动中,美军网络部队以“伊斯兰国”组织的通信网络、宣传网站、社交网站账号为主要目标,通过网络降级、发布虚假指令等方式,削弱其传递信息、下达指示、招募新人和电子支付等能力。

  随着网络空间作战在美军联合作战中的作用日益突出,美军重点推进了网络部队指挥控制架构建设。2010年建成美国网络司令部后,美国陆、海、空三大军种相继成立了军种网络司令部。2012年5月,美军在各战区总部组建“联合网络中心”,作为连接战区司令部与美国网络司令部的纽带,以便更好地使用网络任务部队支援战区作战。当前,美军高层正积极推动将网络司令部升格为独立的作战司令部,一旦该设想成为现实,美军网络部队的指挥关系将更加清晰,指挥链运转将更加高效。

  (南京陆军指挥学院 陈航辉)

(责编:王璐佳(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