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梦想而绽放:致敬2016年解放军和武警部队牺牲的烈士们

2016年12月28日08:21  来源:新华社
 

2016年,有这么一些军人。

他们很普通,都是部队不同岗位的一线官兵:排雷兵、飞行员、维和战士、武警战士……

他们却又极不普通,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令人动容的故事:为了人民的安宁献身排雷现场、为了祖国的安全血洒长空、为了保护战友的生命捐躯洪流、为了和平的事业牺牲海外……他们用行动勾勒出新时期中国军人的好样子。

让我们永远铭记他们的名字:张超、申亮亮、李磊、杨树朋、余旭、程俊辉、刘景泰、刘质宏……

生命的最后乐章仍在回响

2016年4月27日,一个原本平平常常的日子,因为一位飞行员的生死抉择永载史册。

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张超,在驾驶战机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时,突遇飞机电传故障,他尽力挽救战机,错过最佳跳伞时机。

在身负重伤、被紧急送往医院途中,张超用极其微弱的声音问道:“我是不是要死了,再也飞不了了……”

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他留给这个世界的最后告白。

近7个月后,中国培养的首批歼击机女飞行员、首位驾驶歼-10飞机飞上蓝天的女飞行员余旭血洒碧空。

就在牺牲前一周,余旭还在中国航展公众开放日上驾机,为现场航空爱好者带来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

英勇无畏的中国军人用热血写就的生命绝唱,不只回荡在九霄云上。

在马里,当恐怖分子满载炸弹的汽车试图闯入营地,中国第四批赴马里维和部队工兵分队战士申亮亮发出预警后果断开枪,危险被挡在了营门之外,他自己却倒在了哨位上。

在中越边境,第14集团军某旅工兵连下士程俊辉像往常一样把最危险的搜排任务留给自己,山体突然崩塌的时候,他正全神贯注地排除一枚地雷引信,再也没有醒来。

在南苏丹,面对政府军与反政府武装的激烈交火,中国维和步兵营的官兵们毅然坚守岗位,李磊、杨树朋乘坐的步战车不幸被一枚火箭弹击中,两团热烈的青春之火停止了燃烧。

在救灾一线,东部战区陆军某团下士刘景泰与2名战友被突如其来的泥石流卷走,滚滚洪流中,他把生的希望留给战友,自己却被洪水吞没。

在青藏高原,西藏阿里地区日土县发生特大冰崩,武警交通四支队挖掘机操作手刘质宏连续奋战,突发急性肺水肿并发脑水肿,英勇牺牲。

2016年,他们以及那些没有见诸公开报道的烈士们,在多样化军事任务中用生命擂响战鼓,化身为强军战歌中最激荡人心的音符。

满腔热血唱出青春无悔

翻看烈士们的生平,这样一组数字让人心碎:

张超,29岁;申亮亮,29岁;李磊,22岁;杨树朋,33岁;余旭,30岁;程俊辉,22岁;刘景泰,22岁;刘质宏,23岁。

如今,这些年轻的面孔被时光定格。一同被定格的,还有他们对家人的承诺——一个个无法兑现的承诺。

张超与妻子张亚约定一起过“五一”,这是他成为舰载战斗机飞行员后第一次让家人来部队。在那之前,每次张亚要来,张超总说,“等我上完舰”。

程俊辉参加扫雷临战训练时,父母想他了,提出到部队看看,他却说:“扫雷任务重,等我休假回家看你们!”

申亮亮带女朋友回家,父母催他们早点结婚,他说:“等我维和一年回来就订婚。”

……

一个“等”字,包含了他们对军人使命的责任与担当,也代表这份使命在他们心中的份量。

一位将军在余旭生前曾来到八一表演队,关心地询问她的“终身大事”。她却说:“我也想当一个贤惠、顾家的好女人——但每个人都有梦,我更希望在飞行上做一番事业。”

在烈士们的人生追寻中,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梦想——一个一生为之奋斗终生的目标。

因为有梦,所以不惧艰险——

选拔飞行员时,当考官问张超:“舰载机飞行是世界上公认的最危险的飞行,你愿不愿意来?”

“我知道危险,但就是想来。”他义无反顾地去挑战那片“世界上最危险”的着陆区。

因为有梦,所以奋勇拼搏——

新兵连第一次摸底测试,李磊5项测试4项不及格。

仰卧起坐、俯卧撑、引体向上……别人做100个,他咬着牙做200个;每天天不亮,他就起床绕着营区跑;中午午休,他还在跑;晚上熄灯后,他继续跑……新兵下连考核,所有课目全优。

因为有梦,所以青春无悔——

在最好的年纪,余旭选择与战机做伴,直到离去仍是孑然一身。

她曾说:“我的青春,真的是无悔的。”

是的,他们的青春,的确无悔。

前行的力量之源喷涌不息

李磊、杨树朋生前所在部队——陆军第20集团军某旅,有个以英雄命名的连队:杨根思连。

1950年11月29日,抗美援朝长津湖战役中,身为连长的杨根思和战友们连续打退美军8次疯狂进攻,连队伤亡惨重、弹药耗尽,他毅然抱起炸药包冲入敌群。

几十年过去了,这支部队的英雄血脉奔涌如昨。

李磊、杨树朋牺牲了,他们的战友宋晓辉轻伤不下火线,始终坚守在战位上,伤势较重的姚道祥、吴乐在回国治疗伤愈后,重新回到了南苏丹维和任务区。

在马里,申亮亮的战友杨占成在暴恐袭击中负伤,康复后,他主动要求重返马里,回到属于自己的战位上,与战友们并肩作战。

英雄的部队,英雄的兵。人民军队89年风雨历程中,每当英雄倒下,他的战位上总会挺立起战友们英勇无畏的身姿——

在张超牺牲后第50天,他的战友们驾机重返蓝天,部队长戴明盟第一个起飞,迎着无垠的海天呼啸起航。第117天,与他同一批选调到舰载航空兵部队的战友们在辽宁舰上成功进行阻拦着舰和滑跃起飞,通过航母飞行资质认证。第217天,12名新入列舰载战斗机飞行员面向军旗集体宣誓……

“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她。”这首传唱了半个世纪的经典歌曲,不正是战友们继承烈士们遗愿前仆后继的真实写照?!

英雄已逝,血脉永存。从白雪皑皑的北疆到绿意盎然的南国,从波飞浪卷的海岛到严寒缺氧的高原,从犁波大洋的舰艇到异国维和的营区,英雄的故事在传颂,英雄的豪气在升腾,英雄的力量在汇聚。

这就是人民军队不断发展壮大、从胜利走向胜利的不竭精神动力。(王经国、梅常伟)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