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焰军报撰文谈我党建军的萌芽与崛起

2017年01月08日08:56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徐焰军报撰文谈我党建军的萌芽与崛起

  2017年,将迎来中国人民解放军90周年诞辰。今天出版的《解放军报》刊登军史专家、国防大学教授徐焰少将署名文章《我党建军的萌芽与崛起》。文章披露,在中共一大党章中,曾出现了武装斗争的规定,提出“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但这段话却是共产国际代表所写,到会的人还不了解怎样建军,走什么样的夺取政权之路,包括毛泽东在内。历史是如何选择毛泽东的?让我们跟随专家再来了解一下这段历史。

  点击上图,浏览今天出版的“军史发现”专版

  我党建军的萌芽与崛起

  ■徐 焰

  建党时便想建军

  中共建党时,一大代表乃至全党50多个党员,只有一个人当过兵,那就是辛亥革命时期在湖南新军第二十五混成协五十标第一营左队当过半年列兵的毛泽东。

  在中共一大党章中,曾出现了武装斗争的规定,提出“革命军队必须与无产阶级一起推翻资本家阶级的政权”。这段话却是共产国际代表所写,到会的人还不了解怎样建军,走什么样的夺取政权之路,包括毛泽东在内。因为那时的毛泽东,理想还是从政,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方式改造中国。

  中国共产党建党时推举的领袖陈独秀,早年留学日本时,也曾想学习军事。作为第一代赴日留学生,他于1901年自费进入东京专门学校,即早稻田大学的前身。不久他又进成城学校,即日本士官学校预备科,因对当时军校中的军国主义教育极为反感,才转而退学投身于文学活动。

  中共一大后,参加一大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在上海与陈独秀长谈,首先询问中国革命何时能成功。据旁听者到莫斯科时述说,陈独秀声称只需五年,办法是先占四川再组织军队和农民,那里物产丰富,外人不能进,可以在那里建设社会主义,再向外进攻,中国革命便可成功。

  从历史的进程看,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首次提出革命军事路线“具体方案”,不过此种想法随后被共产国际嘲笑为“乌托邦思想”。事实也证明,陈独秀当时已经关注军事,只是想法太脱离实际,封闭的四川怎么能成为中共最早的根据地呢?怎样才能占领那里,又怎么在那里建政建军呢?

  “二七大罢工”成为转折点

  中国共产党建立初期,开展“工运”有两个重点,南方是安源煤矿,北方就是京汉铁路。至1922年底,京汉铁路各主要城镇基本都已建立了共产党的基层组织并发展了项英、林祥谦等一批工人入党。

  京汉铁路工人运动开始时,提出的要求无非是增加一点儿工资,有集会和建立工人组织的权利,这在世界发达国家中是很正当的。可是,在不知民主为何物的封建军阀看来,这却是大逆不道。当时控制北方的军阀吴佩孚讲的一句“名言”便是:“你有罢工的自由,我有开枪的自由!”

  1923年2月7日下午,北洋军阀用枪弹给早期的中国共产党人上了重要的“一堂课”。集会中,当场有37名工人被打死,200余人负伤。接着,军警大肆搜捕罢工领导者,组织罢工的领导人张国焘、林育南、项英等人在工人掩护下逃脱。当夜,军警抓到京汉铁路总工会江汉分会委员长、共产党员林祥谦,将他绑在汉口江岸车站的木桩上,强令其下令复工,遭到拒绝后就马上将其斩首,并把头挂在电线杆上威吓工人。

  接着,全国其他许多地方的工会随之关门,整个工人运动陷入低潮。

  “二七大罢工”变成“二七”惨案,给幼年的中国共产党人上了重要的“一课”,使大家认识到军事工作的重要性。

  此前,中共旅俄支部曾从莫斯科东方大学选派了萧劲光、任岳、周昭秋、胡士廉四人进入红军军事学校接受初级军官训练。1923年初,到莫斯科的陈独秀听说萧劲光等人不在东方大学而去了军校,马上将其招来发了一通脾气说:“你们想干什么,想当军阀啊?”在这个书生气十足的党的最高负责人看来,在国内革命的当务之急还是用笔杆子宣传党的政治主张,以及搞工人运动。

下一页
(责编:黄子娟、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