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告日本右翼:不要在假装无知的路上越滑越远

2017年01月22日15:53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正告日本右翼:不要在假装无知的路上越滑越远

侵华日军第16师团士兵东史郎保存的战时日记

1946年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朝日新闻》随军记者今井正刚说:“我于1937年12月15日夜间,在大方巷《朝日新闻》办事处前面马路上,看到数千人头攒动,一望无际的中国人群,被赶赴下关屠场。在天色微明的扬子江畔,一片黑黝黝的尸体堆垒如山,在尸山里蠕动着人影,总有五十人乃至一百人以上,他们在日军刺刀的逼迫下转来转去拖曳着尸体,向江流里丢去。作业完毕,苦力们被排列在长江岸边,哒!哒!哒!一阵机关枪声,只见仰面朝天、翻身仆地、腾空跃起,一一都跌落江中,被滚滚波涛卷走。”

很难想象当年这些日本士兵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样的文字。谁不期冀山河静好、国泰民安呢?谁又能拿无数人的生命去捏造史实?“不过多关注过去的不幸历史”,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的风轻云淡冲散不了笼罩在历史上空八十年的血腥阴霾。

1938年德国驻华使馆外交官罗森给本国外交部的一份报告记录了南京大屠杀

二、西方人士笔下的历史真相

南京大屠杀是否如日本右翼人士和部分网民所说没有第三方人证物证?事实上,当时滞留南京的西方人士,如传教士、教授、医生、记者、商人等不在少数,他们不仅亲眼目睹了侵华日军的暴行,还有大量的文字、影像材料留存下来,成为侵华日军无法辩驳罪行的铁证。

在华传教20余年的梅奇牧师,当时担任国际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主席。他于1937年12月19日给夫人写信说:“上周的惨状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从来没有想过日本兵会是这样的一群野兽。一星期的屠杀和奸淫,我认为远比近代所发生过的任何屠杀为甚。他们不仅杀掉能见到的每一个俘虏,也杀了极大数目的老少平民,很多百姓像被猎兔子似的在街上被射杀。从南城到下关全城堆积着死尸。”

在侵华日军的屠刀下,南京城内外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德国驻华大使馆秘书罗森于1938年3月4日在给德国外交部的报告中称,“红十字会在为埋葬众多尸体而慢慢努力。部分尸体是刚刚从水塘和地下掩体中成堆成堆地打捞和挖掘出来的。例如在大使馆邸附近主要街道的地下掩体就挖出许多尸体。郊区小港口下关尚有三万具尸体,这都是大恐怖时期集体处决的。红十字会每天埋葬尸体五百到六百具,漫步郊区在农田和水沟可见零星尸体……”

类似的记叙在当年西方人士的书信、文书中存留有很多。他们身处南京大屠杀血雨腥风之中,毫无疑义是历史的见证者。面对这一人间地狱,他们一边建立“国际安全区”帮助中国难民,一边用笔、用相机记录下侵华日军的残酷暴行,并想方设法让外界了解南京城内的惨状。

三、两大军事法庭判决书里的南京大屠杀

1946年1月19日,中国、苏联、美国、英国、法国等11个国家在日本东京设立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南京大屠杀进行专案审理。判决书认定:“日军占领南京后的最初六个星期内,南京及附近被屠杀的平民和俘虏,总数达20万以上……这个数字还没有将日军所烧弃的尸体、或投入长江、或以其他方式处理的人计算在内……”

1946年2月15日,南京审判战犯军事法庭根据大量罪证认定:“日军在南京集体屠杀有28案,屠杀人数为19万余人;零散屠杀有858案,尸体经慈善机构掩埋有15万余具。”

经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指挥官松井石根被判处绞刑;南京大屠杀主犯、侵华日军第六师团中将师团长谷寿夫被引渡给中国政府,经公审审判后于1947年4月26日在南京被处以死刑。

南京大屠杀已经过去近80年了,时光是会磨灭许多印迹,但是铁证如山的历史,并不会像日本右翼势力所妄想的那样,成为一段“断不清的公案”,甚至就能被他们红口白牙地诬指为“捏造的历史”。 铭记历史不是为了加剧仇恨,而是为了让历史的悲剧不再重新上演。如果仅仅站在自己狭隘的民族主义立场去判定、对待甚至歪曲历史,不仅是一种无知,更是一种人性泯灭。

这里正告日本右翼势力,切勿在无知,甚至假装“无知”的道路上越滑越远。孰不知,“无知”与“无德”之间不止相差一个字,更有人类的底线和尊严!(龚兰兰、张雪燕)

上一页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