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叩开智能化战争大门

2017年01月23日14:23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人工智能叩开智能化战争大门

写在前面

2017年伊始,被称为进化版“阿尔法狗”的Master在围棋网络平台横扫柯洁、朴廷桓、井山裕太等围棋界顶尖高手,豪取60连胜,掀起一股“Master风暴”,也引起了很多人的担忧。人类担心的不是围棋这块被称为“人类智慧的最后堡垒”的领域被人工智能攻克,而是担心人工智能今天颠覆了围棋,明天还会颠覆什么?这是横亘在人们心头的顾虑。

Master连胜人类高手,与计算机证明四色定理性质相似,都是算力与算法的胜利,不用过度担忧它们会主宰人类、奴役人类。但人工智能发展日新月异,大家普遍认为强人工智能降临是迟早的事。如今,人工智能已经渗入到生活的各个角落。在战争中运用人工智能的情况也并不罕见,既然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已经无法避免,那么未来战争中我们如何运用它将会成为制胜关键。人工智能带给人类的是威胁还是发展,关键在于如何利用,“假舆马者,非利足也,而致千里;假舟楫者,非能水也,而绝江河。”战争技术与人工智能融合,也许是未来之路。

人工智能发展历程

人工智能叩开智能化战争大门

Master的60连胜让人思考人工智能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如何的改变。或许,以下这些生活场景将陆续变成现实:

开车时,你说出地点,自动驾驶系统将你带到目的地;

在医院,你看到来自美国的拖车机器人在运送医疗器械和“大白”机器人在照顾病人;

下班后,你按下手机上的“回家模式”,推开家门你发现,窗帘已经拉上,温度适宜,灯光柔和,热水烧好,还有可爱的家居机器人跟你问好卖萌;

其实,你还可以使用无人飞行器,载着钻戒,向你心爱的她求婚……

这一天,我们期待已久。

人工智能大发展时期来了!

早在第一台计算机问世后不久,就有科学家预言,人工智能的时代必将来临。1997年,当“深蓝”战胜了卡斯帕罗夫之后,这种美好的情景似乎更是指日可待。但是在20世纪后半叶,人工智能研究却因为数次技术革新尝试的失败而陷入寒冬。最近的一个寒冬期,从20世纪末到21世纪的头10年,是因为神经网络的研究遭遇瓶颈而带来的。

近年来,大家都能明显地感觉到,人工智能的理论研究和可感知产品似乎突然井喷式地“爆发”了:可穿戴设备扎堆出现,智能机器人频频亮相,机器的人脸识别准确率超过肉眼,苹果和宝马等公司齐发力无人驾驶汽车,美国、欧洲先后设立人类大脑攻关项目……

人工智能项目的大爆发,并不是一件巧合,而是在经历了10余年的沉寂后迎来的飞跃式发展。成功预言机器人必将会战胜人类棋手的美国科学家雷·库兹韦尔又预言:人工智能超越人类智慧能总和的那个奇妙交点,就在2045年。

那么,这一波人工智能的爆发会有多大影响,影响的时间会持续多久,又会在多大程度上改变着人类的生活呢?

从弱人工智能到强人工智能。1997年“深蓝”在国际象棋领域称霸以后,人工智能没有像预想的那样改天换地,而“深蓝”则在沉寂了10多年,销声匿迹。人工智能也一直停留于弱人工智能的阶段,迟迟没有突破,这段跨度近20年的时间,成为了迄今为止最长的一次人工智能寒冬。有人戏谈,这20年里面人工智能领域最大的成就,就是斯皮尔伯格拍出了《人工智能》这部让全世界倾倒的科幻电影,斯皮尔伯格把人类对于未来世界的丰富幻想倾尽所能地放入了自己制造的电影世界。随之,《机器管家》《超级骇客》《机械姬》等一系列讲述人工智能的电影应运而生。人工智能开始进入人类生活的各方面,医疗、教育、服务、制造等行业,甚至军事领域的人工智能运用也变得普遍起来,这让许多军事爱好者思考,人工智能对于军事领域究竟意味着什么,未来将走向何方?

“阿尔法狗”只代表了人工智能在基于神经网络的机器深度学习、高性能计算和大数据技术等领域的最新成就,属弱人工智能。但有军事专家预言,未来强人工智能的运用就会如同5年前大数据的进入一样,带来巨大的改变。在竞争与博弈更为激烈的军事领域,人工智能自上个世纪随着计算机的出现已经越来越多地走向战场,推动着智能化战争时代的来临。

人工智能正大踏步走上战场

人工智能是现代信息技术的重要分支,世界上第一台可编程的“巨人”计算机诞生于二战期间的英国,其目的就是为了帮助英军破译德军密码。近年来,人工智能越来越多地走上战场,深刻改变着战争面貌。总结来看,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的应用主要表现在以下5个方面:

智能化感知与信息处理。微机电系统、无线传感器网络技术、云计算技术的飞速发展,使得战场感知手段进一步朝着智能感知与信息融合处理的方向发展。美军、俄军、法军、德军等均装备了具有智能化信息感知与处理能力的数字化士兵系统,如美军的“奈特勇士”、俄军的“战士”等。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2015财年中新增了“大脑皮质处理器”等研发项目,该处理器通过模拟人类大脑皮质结构,解决高速运动物体的即时控制等难题,未来投入应用将大幅提高机器人、无人机等的自主行动能力。

智能化指挥控制辅助决策。各国军队通过开发各种军事信息系统,目的是构建功能强大的栅格化网络信息体系,提高智能化评估和辅助决策能力。各军事大国不断发展的指挥控制自动化系统,追求比对手更强的信息优势和决策优势。近年来,美军建立网络司令部,大力加强网络攻防能力,重点基于云计算、大数据分析等技术研发针对网络入侵的智能诊断信息系统,能够自动诊断网络入侵来源、己方网络受损程度和数据恢复能力。

无人化军用平台。西方国家在一战期间就开始重视小型无人机、遥控无人车和无人艇的研发应用。目前世界上已有70多个国家军队在发展无人化系统平台。美军已装备的无人机达7000多架,在伊拉克、阿富汗战场上投入运用的地面轮式(或履带式)机器人超过12000个。美军近期将实现地面机器人占地面兵力的三分之一,舰载型X-47B无人机将占舰载机总量的三分之一,进一步推进有人平台与无人平台之间的协同编组演训。

仿生机器人。21世纪以来,机器人技术呈现井喷式发展,类人机器人、机器鱼、机器昆虫等各种仿生机器人不断问世,并在军事领域有了越来越多的应用。比如美军曾在阿富汗战场上试验了一款“大狗”机器人,帮助战士实施伴随保障。美国防部于2013年对其进行升级,提升其负重到200公斤、奔跑时速每小时12公里、具有防弹和静音效果。俄罗斯军队近来计划加紧研制可以驾驶车辆的类人机器人、组建可与人类战士并肩战斗的机器人部队。

扩展人的体能技能和智能。信息技术、新材料技术和生物技术的交叉融合使得人的体能、技能和智能将进一步得到扩展。比如,外军正通过研发机械外骨骼,来打造体力倍增的“机甲战士”;通过生物信息芯片的植入来提高人的记忆力与反应能力,以使人类战士更好地适应未来高度信息化的作战环境。

人工智能将推动新一轮军事变革

当新的军事技术、作战理念和组织编成相互作用显著提升军事作战能力时,将促动新的军事变革的发生。人工智能在军事领域越来越广泛的应用,正成为军事变革的重要推手,催生新的战争样式,改变战争制胜的内在机理。

对于战争观念带来新的冲击。人类战争史经历了冷兵器时代、热兵器时代、机械化时代、信息化时代,人工智能的发展使得智能化时代加速到来。智能是否可分为高阶智能和低阶智能?拥有高阶智能化水平的军队对于低阶智能化的军队是否具有压倒性优势?如果人的“机器化”和机器的“人化”是两个必然的发展趋势,会思考的机器人代替人类拼杀是否有悖于传统的战争伦理?人工智能使得战场感知能力和信息处理能力空前提高,在高技术化的战场上战争的“迷雾”是否仍旧存在?对于这些问题的理解,要求军事领域必须来一场头脑风暴。

对于理论创新带来新的启发。战争的物质技术基础不断更新,为战略理论和作战概念创新开辟了新的空间,不断催生人工智能领域新的颠覆性技术;精确打击弹药、无人化装备与网络信息体系的组合应用,催生了“分布式杀伤”“母舰理论”“作战云”“蜂群战术”等新的智能化作战理论;凭借己方的信息优势和决策优势,如何在去中心化的战场网络中切断和迟滞对手的信息与决策回路,成为智能化战争制胜必须解决的核心问题。

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未来趋势

随着信息技术、纳米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技术、新能源技术等战略前沿技术领域的发展应用,必将继续推动人工智能相关技术日益走向成熟,在军事领域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人工智能技术与装备不断取得突破。主要国家纷纷将人工智能提升到国家战略高度,美空军首席科学家办公室颁布面向2035年的《无人系统地平线》技术评估和预测报告,认为未来各类无人系统与作战平台的自动化、自主性和远程遥控性能将随着技术的进步不断取得突破。尤其随着超大规模计算、量子计算、云计算、大数据、类脑芯片等技术的进步,将使得人工智能的信息处理与控制技术获得极大发展,深刻改变现代战争人工智能的技术比重。

人工智能催生新型作战力量蓬勃发展。人工智能系统与作战平台的广泛应用,将使人工智能作为重要的作战要素渗透于战争与作战准备的整个流程,进一步丰富新型作战力量的内涵。随着无人机编组、无人潜航器编组、战场机器人士兵编组以及无人与有人作战单元的协同编组走向战场应用,各类“混搭式”新型作战力量将不断出现。随着军事物联网、军用大数据、云计算技术在军事领域的建设运用,用于信息支援、指挥控制、效果评估、后勤保障的“云端大脑”、“数字参谋”、“虚拟仓储”等人工智能作战力量将在未来战争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人工智能通过实战应用不断演化升级。以信息技术为核心支撑的人工智能系统与作战平台,与传统机械化武器装备的研制发展模式不同。机械化武器装备一般在技术成熟后投入使用直到报废淘汰,有着一定的使用寿命;人工智能系统则是按照系统原型-实践训练-演化升级的模式发展,人工智能的系统往往按照不同版本用不断演化的方式提升其智能化水平。人工智能的演化方向总是朝着高阶智能不断升级,人工智能系统与作战平台的这种发展规律对于军事训练和作战能力提升具有革命性意义。美国及其盟友近年来持续组织“施里弗”太空(网络)演习、“锁顿”网络安全演习等活动,就是对于其人工智能信息系统的反复测试和升级演化。未来,通过持续的对抗演习对人工智能系统和各类无人化作战平台的升级训练,将是战斗力提升的重要方式。

人工智能助力智慧国防建设

数据被称为信息时代的战略资源,人工智能的出现,为人类深度挖掘数据信息的智慧资源提供了方法手段,正在引领并重塑世界新军事变革的发展态势。直面人工智能蓬勃发展的浪潮,如何迎接挑战,把握机遇,加速推进军队信息化建设,提升打赢现代战争的核心军事能力,是我军实现强军目标必须回答的时代课题。一方面,我军要保持清醒头脑、审慎研判,既不能被人工智能看似强大神秘的表象所吓倒,也不能盲目叫好,更不能无动于衷而丧失发展的机遇,由于缺乏技术认知力而被对手造成技术突袭。人工智能个别技术领域的突破,不过是人类智能的延伸,却不能取代人类智能的支配地位,人仍是战斗力各要素中的核心要素,人的主观能动性仍是决定智能化战争胜负的关键。另一方面,我军应贯彻军民融合发展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把握时代趋势,彰显我军特色,紧盯对手布局,大胆吸收应用人工智能相关技术成果助推军队信息化建设,在平台建设、后勤保障、军事训练、国防动员等领域尝试应用人工智能技术实现转型升级,积极发展针对对手人工智能军事应用的反制手段,在实践中探索人工智能领域与强敌博弈的制胜机理。

相关链接

美俄等国人工智能在军事上的运用

美国:2016年7月,美国海军陆战队测试模块化先进武装机器人系统(MAARS),利用传感器和摄像头基于人工智能控制持枪机器人。美国陆军研制的“陆军全球军事指挥控制系统”,目前已经装备陆军航空部队运输直升机,可使直升机驾驶员与前线士兵保持联络,并指挥地面部队。

俄罗斯:俄战略导弹部队正在研制的“狼式—2”移动式机器人系统使用履带式底盘,可在5公里范围内通过无线电频道控制,由热成像仪、弹道计算机、激光测距仪和陀螺稳定器保证射击精度,能够在时速35公里的情况下击中目标。

以色列:研制的机器人“多戈”自动武装战术作战机器人,自带一个标准格洛克26型9毫米口径手枪,堪称人小鬼大。

下一页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