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车是“头车”

2017年02月08日09:17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我的战车是“头车”

光荣一刻

2012年12月10日,习主席来到第42集团军观看新装备实兵实弹演练时,健步登上809号两栖突击战车,与车长王锐亲切握手,详细了解装备的战技术性能。

当兵7年,大小演习演练参加了不少。说实话,我最眼馋的是看着“头车”第一个冲上“敌”阵地,最不爽的是跟在别人后面“捡”战果。

但是,“头车”可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要是没有“金刚钻”,不但完不成任务,还会对整个战斗行动产生消极影响。

一次,连队担负海上夜间驾驶课目试训任务,缺经验、没教材,危险系数也不小。当时我是连队最年轻的特级驾驶员,于是主动跟连长请缨:我年轻,体能好,有危险情况容易处理,让我第一个上!

当晚夜黑如墨,海上根本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凭借导航设备判定航向。忐忑地走完了第一趟,我发现航线偏离了不少。若是在战场,一旦偏航,就极可能付出血的代价!试训结束,我白天反复研究相关资料,晚上大胆试验攻关,在夜训场收集第一手数据,总结出“装甲车夜间驾驶纠偏法”,将航路偏离降低到1米以内,被团队推广应用。

“头车”得有“头车样”。如何防敌打击,如何通过通路,如何进行协同……这些年,从驾驶员到车长,我摸索了一整套经验,许多战友称赞我是“头车专业户”。

记得一次参加联合实兵演习,我驾驶的809号战车作为“红军”主力攻击群“头车”第一个冲上滩头,为了防御对手的反装甲火器,战车将烟幕弹一股脑儿射出,形成了宽阔的烟幕地带,顺利通过通路。然而,当我们冲到“蓝军”二线阵地前时,对方的枪炮声又响了起来,前方通路被毁,必须横向机动,暴露在“敌火”下的时间拉长了许多。

“要是还有几发烟幕弹多好,可惜咱们刚才都用光了!”战友的一句话,让我眼前一亮。驾车在通路方向急行数十米,猛地来了个360度转向,沙尘弥漫在四周,利用这个短暂的“空隙”,我紧急调整战车方向,带领后续部队一溜烟消失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

正当我朝着更高的“小目标”发奋时,一场意外却突如其来。一次驾驶训练中,我不慎从车上摔下,造成腰椎压缩性轻度骨折。

“唉,看来咱连的‘头车’得换了。”无意间听到战友们聊天,心里十分不是滋味。我默默对自己说:王锐,这可是主席登上过的战车,咱不能给主席丢人!

在军医和护士悉心照料下,我积极配合治疗,辅以康复训练,终于重返训练场。为赶上训练进度,我一天强化训练12小时,不到半个月,便补齐了住院期间落下的所有训练内容。

在最近的一次演练中,我又带领809号战车冲锋在两栖突击群的最前面,像一把尖刀冲破了对手的防线。回首这几年,我和我的809号战车车组7次担负课目示范任务,3次参加两栖装备改装试训,11次打破训练纪录……当聆听主席发表的新年贺词时,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这个“头车”我要一直努力当下去!

(第42集团军某装甲团“黄草岭功臣连”班长 王锐本  报特约记者濮 照、丛纬义整理)

(责编:金利橦(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