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空军未来需要哪些关键能力?中国须警惕

2017年04月01日16:09  来源:中国网
 

美国空军研究所不久前发表一份研究报告——《2020年至2030年空军战略研究》,其内容是回答这个问题:到2030年,美国空军需要具有哪些关键能力?根据目前的趋势,在未来十多年内,美国空军应该集中精力和资源发展五种关键能力:力量投送能力;空中、太空和网络空间自由行动的能力;全球态势感知能力;空军外交能力;对地方政府提供军事支援的能力。该研究报告也围绕着一个基本主题,即美国空军在这些领域的成功将取决于能否综合应用美国的空中、太空以及网络空间的各种实力。

力量投送

全世界安全环境的明显特点是,先进的反介入和区域封锁系统不断扩散。在这种环境下,美国军队将越来越难以在敌人的攻击距离之内建立安全的基地,这就增加了对远距离力量投送——主要是远距离攻击的需要。

美国潜在对手的主要挑战是,如何使美国无法获取基地和接触目标。在短期内,大多数对手都无法与美国的技术优势相竞争;然而,美国的这种优势正在下降。未来的战场可能更像2008年发生的俄罗斯与格鲁吉亚的网络中心化战争,而不像伊拉克战争或阿富汗战争。

美国国防部的《四年防务评估报告》指出,“未来的作战环境预示,美国军队可能要进行长时间的空中作战和海上作战。”为了应对这些挑战,美国空军必须能够战胜对手,即使这些对手具有前所未有的军事能力,能够对抗美国的陆军和海军。下面4项建议,可能有助于满足未来空军力量投送的要求。

1、美国空军必须将空中、太空与网络能力融合到当前以及未来的平台和系统中。例如,飞机依靠GPS(全球卫星定位系统)和一系列网络系统。

2、空军必须提高其力量投送的灵活性。可供选择的飞机必须包括从高端(例如F-35型战斗机)到低端(轻型攻击机)的各种机型。因此,空军应当建立“通用型”部队,以便和盟友一起承担除了传统力量投送以外的职责;同时也要保留必要的作战力量,来应对重大的突发事件。一些实例表明,在非常规的冲突中,并不总是必要使用性能最好的飞机。

3、发展具有更强人工智能的无人平台,这将支持传统力量投送任务。这样的系统可能会成为同行竞争中至关重要的心理战工具,对手可能会因为美国使用这类系统而选择与美国合作。

4、必须将进攻性与防御性网络能力融入到空中平台和太空平台。作为一种力量倍增器,网络能力可能很快就会成为空军武器库中最佳的力量投送工具。显然有好几个国家的网络攻击能力赶上甚至超过了美国。尽管美国空军努力在组织、训练和装备方面满足网络战的要求,但空军的网络作战能力是否能够取得胜利仍然不确定。

行动自由

为了力量投送,空军需要在空中、太空和网络等所有领域都具有行动自由。现在讨论空中优势持久的重要性,那么这一点是值得注意的。

至少到2030年,F-22型战斗机和F-35型战斗机可能一直都是美国空军主要的空中优势平台,这样一来,相对低廉的的力量倍增器,比如自主无人驾驶平台、人机互动技术和网络攻击能力等将是提高空军能力的关键。自导系统、网络攻击技术和增强人体机能技术都有可能取得进展,下面提出3个有关的建议:

1、隐形、高性能、自主型飞机能够增加第五代战斗机的数量和增强其能力。以前的旧式战斗机将要逐步退出现役,其作用已经下降为只承担支援任务,随之产生的战斗力缺口,将由先进的飞机加以弥补。

2、增强人体机能可以“通过提高人力效率、减少人力需求来实现能力提高并节省成本。”这是美国空军首席科学家办公室发布的《科技展望报告》中的观点。随着武器系统越来越复杂,越来越依靠先进的人机接口,增强人体机能将非常有用。

3、能够渗透和破坏敌方飞机的软件系统、雷达和其它系统的机载网络攻击系统,将成为规模较小的空中优势飞机机队的重要力量倍增器。虽然利用网络并不是取胜的法宝,但在这方面的投资肯定会获得丰厚的回报。

美国的对手在不断地开发挑战美国空中优势的新方法。要想防止他们成功,美国需要不断地更新系统,改变战术、技术和程序。

太空优势

美国空军必须取得太空优势。未来10多年空军的主要目标是必须对太空加以控制,使太空优势的概念成为现实。在短期内,太空领域不大可能发生动能攻击,虽然如此,如果美国的优势受到了挑战,可能最终会部署太空武器。对太空系统的破坏将极大地削弱美国在所有领域的民事和军事行动能力。如果其它国家对美国的太空通信、导航或探测系统进行了攻击,可能会促使美国公众支持太空武器。要想成功地延缓此类攻击的发生,并保持美国在太空的行动自由,美国需要利用其外交、信息、军事和经济力量,发展多层次太空行动体系。下面4项建议有助于空军获得可持续的太空优势。

1、美国空军必须继续加强太空监视。空军已经朝着这个方向迈出了第一步:2010年9月25日,空军发射了“探路者”卫星,它是计划中的天基太空监视系统的第一颗卫星。这种系统的作用是提高国防部探测和跟踪在轨物体的能力。为了最大限度地使用这种能力,空军必须加快部署天基太空监视系统或者与其类似的卫星系统。

2、美国空军在降低生产和运营成本的同时,必须保证其具有进入太空的能力。目前使用的航天发射工具主要包括波音公司研制的德尔塔4型火箭和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研制的阿特拉斯5型火箭等改进型运载火箭,使用这类运载火箭的目的是规范和改善太空发射的可操作性,减少政府参与发射过程的活动,并计划使新系统的成本比过去的发射系统减少25%。然而,还需要进一步降低成本。

3、加强与私营企业的合作,这将有助于空军实现获得太空优势的目标。前任奥巴马政府曾经就太空活动做出了一些决策,将投资从政府部门转移到私营企业,这意味着美国的太空政策可能会发生很大变化。

4、为了防止对手利用美国太空系统的漏洞,美国必须使其卫星系统具有更强的恢复能力。随着太空竞争的发展,太空系统必须变得反应更灵敏,漏洞更少,以满足作战部队的需要。

网络的挑战

美国空军成立了网络司令部和第24航空队,其使命是运行、扩展和保护空军信息网络,保护关键任务系统,这清楚地表明了网络空间的重要性。空军将通信和信息专业转变为网络空间作战与支援专业,并设立了网络空间的大学本科课程,这些措施表明了空军对网络空间的重视。美国空军所面临的挑战就是要始终处于网络技术的最前沿。

如果网络一直是一种能够减少国家、团体和个人之间差距的工具,那么网络优势将很难实现并保持。因此美国空军必须占领最前沿。遗憾的是,美国计算机科学与工程学毕业生的数量正在减少,而外国同样专业的毕业生数量在增加。美国空军的网络教育无法提供数量足够的网络专家和训练有素且动力十足的攻击者,这是一种非常不利的情况。美国军队的成败取决于一个其不占主导地位的领域,美国很少遇到过这种情况。但在网络领域,就出现了这种情况。

网络将继续演变成为一种偏爱的武器,取代目前的许多动能武器。美国空军的飞机数量将变得更少,而作战范围变得更大,特别是在太平洋地区。这使网络空间成为空军行动的重要领域。对手将有能力破坏美国飞机的软件和压制美国的防空系统,这将成为现实,而不是科幻小说,。

要想准备应对这种未来形势,美国空军需要彻底改变其对待网络的方式。在网络上建立防火墙是不够的,空军应该采取更积极的方式将网络发展成为一种重要的作战能力。这要求空军努力做到下面两点:

1、美国空军必须根据《美国法典》中的有关条文,承担起网络活动方面的责任。空军作为最依赖网络的军种,必须自力更生发展网络能力。空军要实现这一目标,就要建立一个网络空间部门,可以同时进行网络进攻和防御活动,有健全的法律法规对其进行规范,其活动应当具有互操作性和联合性。

2、空军必须培养一大批计算机科学和计算机工程学方面的专家。没有合适的人才,空军就难以保持一支精通网络的人员队伍,而空军的每一项任务都可能面临威胁。

态势感知

美国的态势感知机构基本上都设在国内,监视和侦察任务将成为远程活动。在更远距离的监视和侦察中,太空和网络资源更具有价值,在获得遥远地区态势感知时,太空和网络资源能够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美国空军情报部门必须成为一支组织严密和充满活力的力量,能够及时进行调整,实现对全球和局部地区的覆盖。为此提出以下3个建议:

1、美国空军在规划与建立太空能力时,必须与国家侦察局(简称NRO)进行更密切的配合。基于太空的侦察变得越来越重要,因此空军必须对国家侦察局的资源要求过程施加更大的影响。目前,空军在国家侦察局的职位有时是空缺的,这使得作为终端用户的空军在卫星设计和开发方面没有充分的发言权。

2、现在应该规划好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以后的监视与侦察体系,使分布式通用地面系统(简称DCGS)准备好承担全球性任务。未来战争中,分布式通用地面系统的作用将由承担战术任务转为处理和传播国家情报产品与盟国的情报产品,因此必须对相应的理论、战术、技术和程序进行认真的思考。

3、空军必须利用新型的自动化技术来改进数据分析工作,以便分析人员能够承担最高级的任务。加速开发翻译软件、人工智能以及原始数据(信号和电子情报)的电子化处理,这是管理大量数据的最实用的方法,并应该成为优先拨款的项目。

美国面临的战略挑战越来越呈现出全球化的特点,如果不针对这种特点进行重大改革,美国空军的全球态势感知部门将无法充分发挥其潜能。目前美国的对手正在逐渐地削弱美国的战略优势,为此必须了解对手的情况。

空军外交

空军外交是为了捍卫国家利益而由空军执行非作战任务的活动,这是一种辅助性职能。按照这种界定,空军外交为国家外交提供了许多软实力资源。空军执行《安全合作战略》中规定的一系列外交使命。空军现在使用空中力量来实现软实力目标,但空军外交活动还没有发挥出全部潜能。如果空军将其各项软实力使命融合到一个统一的空军外交战略中,空军将能够更有效地使用这些能力来保卫国家利益。在未来十多年,空军外交有可能变得越来越重要。当决策者面临严峻的财政环境时,可能会更加重视空中力量,因为其航程远、速度快、灵活性强。如果在有必要进行作战行动之前就使用空军外交,将有助于美国防止成本更加高昂的冲突。永久性海外基地或者大规模军事部署都可能引起反美情绪,而空军外交有助于消除反美情绪。当然空军外交并不会总是取得成功。

虽然美国空军《安全合作战略》为空军外交战略奠定了有益的基础,仍然还需要做许多工作。一个完善的空军外交战略应着眼于三个核心目标:1、协调与加强不同的外交使命;2、积极接触盟友、中立方和对手;3、利用现有手段实现战略目标。

空军还应当在现有战略指导和方案的基础上简化流程。任何战略都必须制定一套准则来衡量其成功或者失败。一项有效的以可靠的力量投送能力为后盾的空军外交战略有助于保护国家利益。

对地方政府的军事支援

随着核武器技术、先进的导弹技术和网络攻击技术的扩散,对地方政府的军事支援显得越来越重要。《10-802号空军指令:军事支援地方政府》中规定,“在发生民事紧急情况时,空军国民警卫队担负为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提供军事援助的主要责任。”简而言之,空军国民警卫队不仅可以在联邦军队采取任何行动之前很早就做出响应,而且按照指令应当做到这一点。除了涉及化学、生物、放射性或核物质的人为大灾难,一般不需要动用现役部队。不过,如果一场灾害引发了大灾难,州政府或者地方政府部门可能无力应对,就需要州长申请联邦支援。

如果随着技术的创新,对手的攻击范围更接近美国的本土,美国公众会希望军方重视国土的防御和救灾。对于空军和空军国民警卫队来说,这意味着要提供空运、医疗和态势感知等民事支援能力。

空军在空军国民警卫队的建设中负有指导的职责,因此空军的领导层应当采取有效措施,把民事支援能力提升为一项关键能力。制定双重设计作战能力说明,特别是关于空军国民警卫队的,将有助于明确每支部队在民事支援中和战时的任务。

在军事支援地方政府的任务中,空军和空军国民警卫队的使命是相互联系的,根据这一点,有以下三项建议可以使空军和空军国民警卫队解决复杂的法律、政治和指挥与控制的问题,提高应急救灾能力。

1、空军国民警卫队的主要装备应是运输机。应急空运是一项关键能力,应该由空军国民警卫队提供。空军国民警卫队每支空运部队都必须具有航空港的功能,以保障部队集结待运,进行后续行动。医疗支援部队的运输也是空运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不论发生任何灾难,首先需要的就是医疗救助,而且灾难发生后很长时间内都需要医疗救助。

2、空军国民警卫队空运部队应该分别部署到10个联邦应急管理区。这将有助于空运部队在救灾演练中与州政府和地方政府的应急救援人员合作,在灾难发生之前就建立起紧密的联系。

3、州政府和地方政府官员将主要依靠空军国民警卫队的图像分析人员获得支援、建议和图像解读。了解一场灾难的范围和程度,是应对灾难的关键一步。为了给应急救援人员提供更好的态势感知,在发生灾难时,应当由在分布式通用地面系统中工作的空军国民警卫队分析人员来提供实时图像支援。

未来形势充满了不确定性,国防预算的增加也将陷入停滞,威胁将不仅来自高强度冲突,也将来自低强度冲突。因此美国空军必须准备好应对日益复杂的各种局面,不应该想当然地认为在未来环境中一定能够取得胜利。总而言之,美国空军的时间、资源和战略思想都应该以上面所阐述的5个关键能力为重点。(编译自美国《武装力量杂志》 10641 (美)亚当?劳瑟(美国空军研究所教授) 李有观编译)

(责编:王璐(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