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来信】之五:30岁入伍,我的军旅生涯从郁闷开始 

2017年07月16日16:41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本文作者郭俊奎

“向前!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脚踏着祖国的大地,

背负着民族的希望,

我们是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

每当听到这熟悉的歌声,我总会感到身上滚过一阵阵热浪,似乎对部队的依恋更深了。虽然退休已经两年时间,但心里、梦里,那猎猎的军旗,那朴实的军装,那如画的营房,那亲如兄弟的战友,那耐人寻味的成长故事,那直线加方块的韵律……仿佛还在眼前,似乎更加刻骨铭心了。

我是24年前随着县市(区)人武部改归军队建制入伍的。一夜之间,肩章由人武干部的“红萝卜”变成了部队军官的“黄板板、银星星”,但我实在高兴不起来。已经30岁的我,在地方当科员三年了,连续4年被军分区评为“优秀人武干部”,可收归军队后却被定为正排职干事,相当于地方的办事员,并授予少尉军衔。我非常郁闷,发牢骚说自己是全军最老的排级干部。

1995年5月,军分区领导让人武部部长找我谈话,想调我到军分区工作,但我此时只想转业。然而,部队规定,连以下干部不让转业。

人武部的老政委找我谈话说:“人挪一步活,到军分区去吧,凭你的能力,一定会有出息的。”无奈之下,我只好去军分区报到。

没有了退路,我把胸中的闷气都用在了工作上。家属未随军,我住办公楼单身宿舍。每天早上嘀嘀哒哒的起床号还没有响,我已经提两条拖把、一桶水,把政治部所分管的五六十米长的楼道拖了一遍。领导安排的材料,我加班加点地写,上班时间写不完,下班拿到宿舍写;把所有同事都当领导看,不管谁给我安排工作,我尽力去干。业余时间,坚持写新闻稿件,有些稿件还被《解放军报》和《中国民兵》刊用。很快,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然而,自己内心那种郁闷的情绪依然浓烈。

人的变化往往从不经意间开始。

那年,我外出办事吃了不卫生的东西,回到军分区后上吐下泻,一下子病倒了。军分区领导知道我生病后很关心,政治部主任通知食堂为我做了鸡蛋面,并亲自跑到卫生所找医生给我治病。

经过一周时间的折腾,我感觉自己似乎体能耗尽,站都站不稳。当我准备悄悄到街上坐公交车回家时,同办公室一位干事发现后,把我送到车站,直到我坐上回家的班车才走。尽管无力说客气的话,但我心里暖暖的,第一次意识到了战友之情。

为了加强军分区全面建设,军分区党委决定总结树立一批基层建设的先进典型。在此期间,我和同事们团结协作,高质量地完成了宣传任务,长篇通讯在《中国国防报》、《甘肃日报》刊出,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军分区领导充分肯定了我的工作,连续两年给我记了三等功。我任副连职干事刚满两年,就被破格提升为正连职干事。正连刚满一年半,正赶上省军区系统开展敬业守纪教育,军分区又将我树立为爱岗敬业模范,让我给大家介绍经验,还将我破格提升为副营职干事……

一连串的好事落在自己头上,我第一次对自己入伍后的轨迹进行了一次客观回望,对自己的思想进行了一次深刻剖析。我才猛然发现自己内心的阴影一直遮挡着部队的阳光,我一直在戴着有色眼镜看部队。经过反思,我的思想第一次真正地融入了部队。

2005年10月,幸运再次降临到我头上。我帮忙撰写的电视片脚本获得省军区政治部主任袁建国少将欣赏。袁主任是兰州战区有名的“笔杆子”,曾任国防大学马列教研室主任,对材料要求非常严格。没想到他看了我的稿子异常高兴,批了一大段赞扬的话。之后我被选调到省军区政治部工作。在这里,尽管我年龄不占优势,但能更好地体现自己的价值。再后来,我又被任命为平凉干休所政委,成为一名正团级主官,这让我非常激动。此时的我发自内心地认识到,是人民军队培育了我,成就了我的事业。

我出生在和平年代,入伍在省军区系统,虽然没有经历过金戈铁马、大漠孤烟、边关冷月的考验,但我同先辈军人一样,在同一面鲜红的“八一”军旗下面,忠实履行了自己的职责使命。我的血脉渗入了军人的铁血气质,伴随我在人生的长河中搏风击浪、持续前行。

“向前!向前!

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向最后的胜利,

向全国的解放

……”

我心中的军歌永远雄风万丈、阳刚嘹亮。祝愿我们的人民军队在嘹亮的军歌声中,一往无前,无坚不摧,从胜利走向胜利!

(责编:冯人綦、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