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军“战法研究室”撬动了什么

2017年08月23日09:15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战法研究室”撬动了什么

  午后,烈日炎炎,海风习习。南方某军港码头,一片宁静。

  在离码头不远的海军某驱逐舰支队“战法研究室”内,却传出激烈的争论声。作训科长李建明正带领战法研究小组,对一项新战法进行论证。

  据他介绍,“战法研究室”由支队党委牵头成立,统筹全支队的战法创新活动。战法研究室下辖对空、对海、反潜、损管、情电等战法研究小组,由各舰艇领导和机关部门领导担任组长,深入挖掘各系统战法创新潜力。

  该支队还制定有完善的战法研究室运行制度,建立了战法创新“课题报备-项目审核-模拟推演-实践探索-实战验证-修改完善-定型推广”良性循环机制。

  根据任务需要,李建明不定期把支队机关和各舰艇的相关领导召集起来,召开战法研讨会,总结前期战法创新的经验教训,研讨新的攻关方向。

  说起“战法研究室”的由来,李建明就想起几年前的一次大型联合演习。

  演习中,支队因采用的某项新战法存在不足,导致最新列装的导弹系统攻击效果大打折扣。

  时任导弹业务长丁俊很是苦恼:为何这项新战法离了试验场就难见实效?

  一项新战法折戟海战场,引发了支队官兵对战法创新的深刻反思。

  当时,全支队的战法创新活动正如火如荼。有时一次演练就能总结出十多项新战法,比现在一年内探索的新战法数量还要多。

  战法创新成果成批涌现,自然成了历次演训中最大的亮点。但当时的不少新战法由于缺乏实战价值,被束之高阁,能留存下来的优秀战法凤毛麟角。

  随着反思的深入,大家难免对这些战法创新成果都产生了疑问:“这些新战法符合实战需要吗?有没有经过严密的实战检验?是否存在不够完善就仓促推广的情况……”

  议训会上,该支队党委“一班人”更是直击问题关键:“战法创新有没有规律可循?好战法的评价标准是什么?谁才有资格评判战法创新成果?”

  讨论到最后,支队党委一致认为:“新战法的质量比数量更重要。必须让战法创新活动‘慢’下来,把质量提上去。”由此他们决定,成立战法研究室,让全支队的战法创新活动回归理性。

  对战法创新成果进行验证把关,成为“战法研究室”的工作重点。据李建明介绍:“在战争年代,战法是否有效,一仗打下来立见分晓。但在和平时期,必须经过严密的数据分析、充分的模拟推演、接近实战的验证演练等,然后再修正、再验证,如此循环往复,直到定型。”

  海口舰实习舰长张宗堂曾是损管战法研究小组成员,参与了数次损管战法创新任务。

  据他介绍,为了探索更加科学高效的损管新战法,该支队建成了岸上损管模拟试验场,为损管新战法的探索、验证和定型提供了实战化条件。

  经过上百次的实战验证,最终定型的“战术协同损管”新战法在全支队得到推广,提升了各舰艇损管能力。

  “战法研究室”对战法创新活动中的各个环节进行严格把关和指导,有的战法创新设想甚至刚提报上来就被否决。

  今年年初,支队所属各单位共上报17项战法创新方案。如今,在“战法研究室”的反复验证下,已经有8项不具实战价值的方案被“砍”掉。

  这成为该支队的新常态。在李建明看来,虽然在战法研究领域应鼓励官兵大胆创新,但必须及时挤出其中的“水分”。

  近年来,支队取得的战法创新成果不少,但被“战法研究室”筛掉、否掉,或被勒令回炉重造的战法创新方案更多。

  “有人问,战法研究室成立后,战法创新成果不增反减,这样的‘战法研究室’还有存在的必要吗?”作训科长李建明用食指敲击着办公桌面,“太有必要了!”

  支队长邱文生告诉记者:“让战法创新慢下来需要勇气。在战法创新方面,确实不能有半点急功近利和好大喜功,因为敌人不会给有瑕疵的战法任何获胜的机会。”

  在“战法研究室”的统筹下,战法创新活动更难出成果,但却精品不断,支队战法创新的质效大幅提升。

  长沙舰副炮分队长张云鹏曾通过长期的摸索,总结出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新战法。为了验证这套战法,长沙舰曾在战法研究室的指导下,先后进行了数十次实战验证。

  虽然费时费力,但这套战法实在管用,不仅得到海军机关的认可,还在支队其他舰艇中得到推广。

  在海军组织的比武中,衡水舰结合自身武器装备实际,使用这套新战法,在相关比武科目中拔得头筹。

  “随着海上形势瞬息万变,以及该支队装备不断换型升级,为了打赢未来海战,战法创新刻不容缓。”李建明介绍说,如今每艘舰艇出海,都担负了至少一项战法创新任务。

  激烈的战法研讨还在继续,从“战法研究室”的窗户望出去,多艘驱逐舰正解缆起航。他们正缓缓驶离军港,开赴蓝天白云下的远海大洋,去探索未来海战的制胜之道。

(责编:韩笑(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