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战牵引:新型陆军建设发展的风向标

2017年11月16日11:19  来源:解放军报
 

●抓住理技融合创新这个引擎,让理论创新成果及时转化为科学的陆军发展战略和规划计划,谋求建设后发优势。

●抓住新型作战力量这个刀锋,加快新型作战力量融入体系和升级换代,使其成为陆军建设“弯道超车”主力军。

●抓住体系作战能力这个重锤,实现陆军不同兵种紧密联合“如同一人”,打牢融入联合作战大体系的能力基础。

●抓住联合作战人才这个关键,建立科学的人才发现、选拔机制,实现对有发展潜力的人才早发现早培养早使用。

习主席在多个重要场合都强调,要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当今世界,军事科技日新月异,战争形态、制胜机理飞速变化。新型陆军只有锁定“明天、后天战争”这个靶标,才能建设方向明、发展路径清,才能走向未来。

深刻认识陆军在信息化战争舞台的地位作用

今天,战争形态在快速演变,陆军的地位和作用仍然不可替代。外国学者费纶·巴赫说:“你可以飞越一片领土,对它实施常规轰炸或核打击;你可以把它炸得粉碎,使其寸草不留。但如果你要防守它,保护它,使其文明永驻,你就必须依靠地面作战。”

历次军事革命表明,陆军历来是构成一个国家武装力量的基本军种和主要军事力量。作为一个与世界战争史同步发展的军种,陆军是世界各国军队的起源。今天的陆军已经发展成为诸兵种于一体的军队。陆军的作用,无论是对于和平时期稳定世界战略格局中的军事态势,制止国际国内各种犯罪、抵御自然灾害和维护社会稳定,还是战时抵御外来侵略、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都将举足轻重、不可低估。因此,陆军长期处于世界各国军队作战、建设和发展的主体地位。

当代战争证明,陆军在战场上的作用只是因战争目的不同,使用的时机和方式不同而已。由于陆地仍然是人类生存的主要空间,信息化战争仍然要扎根于陆战场,要取得联合作战的胜利缺少陆军这个战场主体力量不行。战争实践告诉我们,一场战争只要存在军事占领,战争的最后接力棒必须交给陆军,陆军永远是解决战争最后一公里的钢刀利剑。拥有一支强大的陆军,是一个国家特别是陆地大国不可或缺的力量。

中国国情特殊,加强陆军现代化仍是我们必须坚持的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现实选择。人民军队创建始于陆军、发展基于陆军、根脉源于陆军。陆军为实现民族独立和人民解放,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为支援国家经济社会建设和保障人民生命安全,建立了不朽功勋。新时代,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是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现实需要,是维护国家发展利益的战略举措,是捍卫国家领土主权的重要保证。正如习主席指出:陆军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准确把握新型陆军建设的时代要求

陆军建设必须因应战争形态的演变、军队使命的拓展和社会环境的变化,适应信息化时代陆军建设模式和运用方式的深刻变化,加快实现区域防卫型向全域作战型转变,建设与我国大国地位相称、具有中国特色的现代化作战力量。

优化组织形态,结构模块化。现代战争是体系与体系的对抗,衡量体系效能高低取决于一体化程度。陆军模块化建设符合战争形态演变规律,适应陆军遂行多样化任务需要,是世界强国陆军建设发展的通行做法。当前,要坚持联合制胜,通过模块化编组和积木式组合,以模块的再生性增强体系的抗毁性和自愈性,提高融入体系能力,使部队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提高陆军对全军体系作战能力建设的贡献率。

着眼全域作战,功用多能化。我陆军遂行任务地域广阔、性质复杂,要按照“立体攻防、全域机动”要求,推进建设模式由区域防卫向全域机动、作战形式由平面线式向立体攻防、作战空间由有限局部向无形多维、机动投送由地面为主向空地一体转变;强化作战需求牵引,加强同战区对接,把作战需求搞清楚,继而转化为精确的能力指标和需求清单,使陆军能在不同战略方向、战场环境、任务区域有效遂行多任务作战。

强化创新驱动,能力新质化。只有加强新质作战能力建设,才能从根本上使陆军部队脱胎换骨、凤凰涅槃。加强陆军部队数字化、立体化、特种化、无人化建设,重点发展精干有效的特种作战力量、立体突击的陆航作战力量、攻防一体的网电作战力量、智能高效的无人化作战力量、衔接配套的防空反导力量、联动共享的侦察预警力量,着力提高精确感知、精确指挥、精确打击、精确评估、精确保障能力,提高立体突击、快速反应、远程机动能力,提高特种作战、拔点夺要、战略破袭能力。

聚焦现代陆战制胜需求奋力而为

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新型陆军,必须遵循信息主导、精兵作战、体系支撑、联合制胜的特点规律,对陆军力量体系和作战能力进行整体改造和升级,实现军事理论、组织形态、人才队伍、武器装备的现代化。

抓住理技融合创新这个引擎。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鲜明指出,要全面推进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武器装备现代化,将军事理论现代化置于“四个现代化”的首要位置,这启示我们,建设世界一流军队,重要的是将未来战争研究透,让军队建设的航标更清晰。建设世界一流陆军没有现成答案,需要用理论创新这个引擎导航指向,必须把“如何建、如何管、如何训、如何用”等关键问题搞透彻。要扭住理论创新这个引擎,促进理技融合,让理论创新成果及时转化为科学的陆军发展战略和规划计划,以战略理论创新谋求后发优势,以建设理论创新引领整体跨越,以作战理论创新牵引陆军转型发展。

抓住新型作战力量这个刀锋。新型作战力量是未来陆战场的霸主。推动陆军向世界一流跨越,必须坚持把陆航、特战等新型作战力量做大、做硬、做强。一要加速打磨。刀不磨不锋利,人不磨不成器。对于新型作战力量,必须首先做到敢用、愿用、会用,努力实现常态化操作运用。二要加速融入。新型作战力量是“羊群中的骆驼”,是信息化战场的“杀手锏”,无缝隙融入联合作战体系,则能求得水涨船高的整体效应。要从突破传统观念、打通新旧装备信息链路、创新训练编组形式、建立常态化联战联训机制等方面,让其成为体系战斗力生成的拉力器、粘合剂。三要加快创新。颠覆性技术出现会带来作战力量结构颠覆性变化,必须借助颠覆性技术加快新型作战力量升级换代,使新型作战力量成为我军陆军建设“弯道超车”的主力军。

抓住体系作战能力这个重锤。未来战争无联而不胜。陆军作为联合作战力量体系的一个版块,更需抓住体系作战能力建设这个关键。首先,诸兵种必须形成坚如磐石的整体。由于陆军诸兵种平时建制、训练,以及人才培养的相对独立,因此“合”成为陆军建设发展首先必须解决的问题。必须通过人才培养联、装备技术联、指挥信息联、军事训练联、学术科研联、观念文化联,以及体制编制联等,让强大的陆军形成“如同一人”的整体,打牢联合作战能力生成基础。同时,陆军必须紧密融入联合作战大体系。要通过兵种、军种实战实训、联战联训,解决联合作战能力生成中存在的问题;通过军种联合育人制度化,解决人才培养军兵种“各自为战”的问题;通过军种联合组织学术活动,实现军事理论跨界创新。

抓住联合作战人才这个关键。联合作战人才是联合作战的龙头。新型陆军建设,没有一大批高素质联合作战人才不行。必须实现军兵种观念知识大融合。只钟爱自己出身的兵种、只熟知摸爬滚打的专业是不够的。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培养,要打破部门之间的利益藩篱,打破军兵种之间过于明确的分工界限,把军兵种观念知识融合作为一个工程来抓。必须冲破“一条线”任职机制。打破诸军兵种界线、作战部队与院校界线、上级机关与基层界线,通过干部大跨度、多岗位交流,催化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生成。必须改变人才选拔“一把尺”量的做法。人才培养、人才使用,如果简单地按学历、年龄、经历等尺子量,就会导致人才选拔的机械化、程式化。需要借助大数据、云计算等现代科技,建立科学的人才发现、选拔机制,实现对有发展潜力的人才早发现、早培养、早使用。

(责编:黄子娟、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