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夜宿野训场帐篷 铁马冰河入梦来

2018年02月09日08:31  来源:中国军网
 

忙“主业”,再苦都开心

水缸中的水已结了一层薄冰。洪文军 摄

低矮的帐篷里,虽然灯光并不亮,但崔鸿舰有些皴裂的双手和掌心残破的老茧仍看得很分明,让人心疼。

“我们刚进驻训场那两天,正逢三九严寒。第一时间挖厕所,那土是一小块一小块凿出来的,一镐下去只能刨出瓶盖大小的土块,我和几个战友的手掌都磨出了血泡。这还不是最疼的。刨土时经常有土块崩到脸上,那才叫一个疼。”崔鸿舰说到这里,憨厚一笑。

两位战士告诉记者,刚进驻卧龙山时,供水比较紧张,大家都节省着用。连里一位战友打来洗脸水后走进帐篷处理事情,等出来时发现已经结冰了。“敲开冰,冰下面的水还能用!”

寒冬卧龙山野外驻训,炊事班清晨5点即起床,为战友们准备些热汤炖菜。洪文军 摄

现在,连队不仅热水供应有保障,而且热饭热菜供应也让大家满意。崔鸿舰和赵番番齐声说到炊事班的辛苦:早晨5点钟就起床了。“现在天气冷,炊事班的饭菜送过来还有一段路,而炒菜凉得快,炊事班就尽量多做一些炖菜。对于炖菜,战士们也会打趣:要想跑得快,天天吃炖菜。连队不少北方人更爱吃馒头,炊事班就得付出更多气力,因为大冬天的,揉面特别费劲。”

聊起身边感触最深的变化,两位战士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新颁发的军事训练大纲。连里已经开始按照新大纲施训,要求更严,难度加大,“抓得更紧了”。

虽然每天训练任务很重,但两位战士没有丝毫抱怨:打仗是我们军人的“主业”,主要精力要用在主要事情上,忙“主业”,再苦再累我们都开心。“我们现在训练,就是要向打仗用劲!吃苦才够味,退伍才不后悔……”

熄灯哨吹响后,记者问两位战士:一般多少时间能入睡?他们回答:很快!

中国军网记者夜宿帐篷。赵番番 摄

第一次睡帐篷、打地铺,记者担心会不会“今夜无眠”。打开手机,记者看到气温显示是-5℃,而且总觉得有冷风在吹自己的脸……熄灯后30分钟左右,记者听到了赵番番均匀的鼾声。崔鸿舰有点咳嗽,过了一会儿他也进入了梦乡。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