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军某导弹旅新大纲逼旅领导把作战参数装进脑海

2018年02月22日08:35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作战参数,旅指挥员比参谋记得更精准 - 解放军报 - 中国军网

分析态势、研判战情、定下决心……在2月上旬火箭军某旅一场合成演练中,旅指挥所接到“敌情”通报后,数名旅党委常委便开始在作战指挥图前忙碌,直到作战命令下达。此时,一旁的旅作训科参谋杨顺则显得有些“失落”,对图分析、拟定文书等往常演练中这些让他忙得团团转的活,如今都被旅领导“抢”走了。

“对指挥员而言,平时因不会而‘出丑’事小,战时不懂就会要命。”旅长王金剑介绍,新大纲融合了演训经验和军种作战要求,对许多训练课目都进行了“升级”,如原大纲里要求指挥员的“作战文书使用”,在新大纲变为“作战文书拟定”。从“使用”到“拟定”,既要求指挥员掌握作战文书拟制要点和标准,还要能快速开展战情研判、进行作战筹划,平时不严格训练很难达标。

“看似一词之差,实为核心能力之变。要使拟制的文书科学实用,能精确指导部队,首先要对战场态势和兵要数据了如指掌。”杨顺指着一份作战文书说,不久前一次演练中,他汇报某作战区气象参数有遗漏,没想到被值班旅领导现场纠正。新大纲逼着旅领导把作战区气象水文、道路交通等参数装进自己脑海,不再“甩手”依靠身边参谋。

变化不仅是这一点。翻看经该旅试训编修的某型武器新训练大纲,旅长、政委、参谋长等旅领导在训练、作战中的动作、状态,都有精细规范。“过去向上级报党委成员训练情况还能综合凑,现在必须一条一条列得清清楚楚。”戴着“训练监察”臂章的作训参谋纪宁宁介绍,为掌握导弹专业理论、实装操作技能,熟悉发射单元、保障要素作战流程,旅领导带头以操作号手的身份走上战位参训跟训,眼下已成为自觉行动。

演练还在继续。该旅指挥所接到“指挥所开设与转进”命令,只见指挥所成员背上战斗装具,快速到达指定位置。转进中遭遇特情,副旅长蔡征宇一边下达口令,一边迅速穿戴防护服……直到情况解除,满头大汗的蔡征宇确定成绩在防护标准时间内,才松了口气。

在发射三营,记者碰到参训督训的旅政治工作部主任胡浩然正进行发射操作训练。教导员董程林感慨,现在旅领导每周都来,不是来加练,就是来授课,新大纲要求“每年不少于8课时授课”,他们报计划大多在10课时以上。为严格落实新大纲关于旅领导每月到分队组训参训督训的要求,他们还采取千分制量化、联赛制考核的模式,军事训练“一票否决”对旅领导先用严用。(王卫东、段开尚)

演训场心得

用带头严训解决“五个不会”

■火箭军某导弹旅旅长 王金剑

我理解要求领导干部带头训练,其意义不仅在于示范引领,更在于解决当前指挥员不同程度存在的“五个不会”问题。

练兵先练将、严训先严官,乃自古练兵之要。领导干部作为强军建设的“领头雁”,不带头参训组训、谋划作战,就无法带出胜利之师。曾几何时,有的领导干部训练演练念脚本、情况分析靠参谋,在演训场插不上手、说不上话、占不到位,其根源都在于监督讲评多参训跟训少、检查指导多组训授课少,自身训练不够必然导致指挥能力“欠账”。

熟能生巧,艺高才能胆大。新大纲把领导干部训练嵌入战位并细化量化,倒逼指挥员必须要以此为契机,把改进训练作风落实到训练第一线,对照新大纲要求带头施训、从严治训,从补齐一个参数、练强一门技能开始练指挥,切实做到军事理论带头钻研、新装备操作带头上、重大演训活动带头抓。如此,才能真正破除“五个不会”,成为实战化训练的行家里手。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