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关女兵,绽放在新时代的木兰花

2018年03月05日10:39  来源:解放军报
 

从上至下依次为:图①:梁迎精准操作;图②:张玲玲练习标图;图③:格日乐专注值班。

本版图片由:乔宇飞、邓 焜、程立鸿、陈 平、李云奎摄

版式设计:梁 晨

去年12月11日,首批南沙守礁女兵上礁。她们说,最爱这碧海蓝天沙滩。乔宇飞摄

她们英姿飒爽,因为穿上这身军装,从此将青春梦想和追求,融入这片绿色;她们不让须眉,因为敢于拼搏奋斗、乐于奉献,把自己的聪明才智,寄情于事业,倾注于军旅。

她们自强不息,为了强军梦想,为了祖国安宁,把火热的青春融入戍边事业,书写壮美诗行,让自己成为边防建设的一朵浪花,雄伟长城的一块基石……

她们是强军路上的一道特殊风景,是绽放在新时代的木兰花。从北疆草原到南方丛林,从海防前哨到导弹发射场,从野外训练一线到特战竞技赛场,处处都有戎装女兵特有的绚丽风采。

春回大地,在“三八”国际妇女节即将到来之际,让我们聆听几位边关女兵的别样故事,同时也向全军女战友致以节日的问候和祝福!

——编 者

沧海孤礁,远离大陆,没有购物广场、特色美食,她们心里有句话——

我站立的地方是祖国

■张子良 苏梦奇

南沙岛礁远离祖国大陆,守礁女兵的幸福感、获得感从何而来?

南沙女兵们说,在沧海孤礁的坚守中收获深厚的战友情谊,在日复一日的守卫中砥砺忠诚品格,在无怨无悔的付出中实现青春梦想。这,就是我们最大的幸福。

战友们说,她们,是南沙盛开的最美“太阳花”。

“妈,身体好点了吗……我这里一切都好!”元宵节一大早,通信兵贺茜拨通了母亲的视频电话。贺茜是家中的独生女,入伍4年多,她春节还没回过家,本想今年休假回家过年,但却接到了上礁执勤的命令。

同样的一份牵挂,初为人母的卫生员周雅凌体会更深。

每次与2岁半的女儿视频,她都强忍泪水……为这,姐妹们很少和她聊起女儿,只怕触动她那根脆弱的神经。

不见灯火阑珊的繁华,没有家人陪伴的温暖,在四周碧波万顷的礁盘上,战友情显得愈加珍贵。女兵们相互帮扶,相互鼓励,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平日里,谁家捎来好吃的,都是大家一起分享;闲聊时谁遇到开心事,就说出来一起乐呵;每个周末,姑娘们一起到海边散步,沙滩上留下阵阵欢声笑语。

去年,女兵们初上礁时,男兵们既感到兴奋,又不乏担心:“她们,能完成好守礁任务吗?”很快,女兵们就用实际行动,让男兵拉直了心中的问号。

为尽快适应岛礁上的工作生活,姑娘们利用各自所长成立“互助小组”,一边跟老兵学习南沙精神、了解岛礁概况,一边发挥自身优势互相帮带。

通信班女兵白天在机房报务值班、研习新装备使用技术,晚上则加班加点,学习专业技术理论;卫生队女兵主动向医护人员请教,在临床实践中,不断提升卫勤保障本领。

业余时间,女兵们还发挥自身才艺特长,为守礁官兵献上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

中尉周越是表演专业科班出身。上礁后,专职从事文化工作的她,受领的第一项任务,就是筹备春节军营联欢晚会。

“以前在舞台上,我是演员;如今,既要组织官兵排练,还要协调搭建舞台,可真是个挑战……”周越很快进入角色,她白天编排节目,晚上写舞台串词,忙活了好多天,硬是排练出一台兵味浓郁的节目。

因为热爱南沙而选择坚守,女兵们守礁的日子,虽然寂寞,但也充满欢乐。

“以往我最担心,自己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南沙,就退伍了……”作为守备部队守防时间最长的女兵,中士肖慧此前一直积极申请上礁,但始终未能如愿。

去年12月11日,梦想变为现实。当女兵们乘风破浪抵达永暑礁时,肖慧和战友们激动万分。在远离祖国大陆1000多公里的南沙岛礁战位上,她们成为首批守礁女军人。

中士周梦真说:“有多少人见过南沙的美?又有几个女孩儿能像我们这样经受风浪洗礼?能成为守礁一员,我骄傲!因为,我站立的地方是祖国!”

都说“女儿爱美”,可当脸上突然多了一道战伤,她将如何选择——

“勋章女神”荣耀归来

■段开尚 本报特约记者 杨永刚

入伍8年,大学生士兵、上士梁迎见证了全军首支女子导弹发射连的成长,她把青春与汗水,都献给了迷彩军营里的这支队伍。

一起入伍的战友有的提干了,有的退伍了,她却始终坚守初心,用热血与激情顽强打拼、砥砺前行。

可当脸上突然多了一道战伤,她将如何选择?

深山凌晨,狂风大作,火箭军“常规导弹第一旅”女子导弹发射连悄然蛰伏,装备关灯熄火,顿时隐匿于暗夜之中……

躲过“敌机”抵近侦察,避开“敌”卫星过境,“点火!”发射演练一举成功。

来不及欢呼,她们再次开拔。

“快一点,再快一点!”上士梁迎心里念叨着——撤收动作快一步,对空暴露就少一秒,遭“敌”定位打击的几率便少一分,二次战斗准备就更充分。

车头收整完毕,当梁迎全力冲向车尾时,却迎面撞上了掩蔽在迷彩网里的厚重车门。顿时,她像根木棍一般向后栽倒……疼痛,眩晕,失去意识。

“梁班长……”闻声赶来的战友赶忙扶起她,却被她的满脸鲜血,惊得不知所措。一旁督训的副营长路程成见状,一把抱起梁迎,向野战卫生所飞奔。

再醒来,梁迎已躺在卫生所的病床上,七八个战友围着她,眼圈全都红红的。

作为全军首个女子导弹发射单元组建时的“元老”,梁迎参加了2次发射、立过2个三等功,是女兵眼中的最美“女神”、最牛“女兵王”。

逐梦8年,她经历了无数艰险磨练,可如今,她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脸上缝了8针的战伤。

万箭穿心!

“为什么?”泪水决堤,她失声哭了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眼角还挂着泪水的梁迎,平静了下来。她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过往的一幕幕如电影画面在眼前闪现,耳畔回响起新兵连连长的声音:“你怕不怕苦,怕不怕死?如果把你放到偏远山沟,完成一项神秘任务,你愿不愿意……”

2010年3月,16名大学生女兵来到了火箭军某团。入营那天,欢迎她们的数百名官兵,从大门口一直排到礼堂,掌声不停。

礼堂门口悬挂着一条横幅“热烈欢迎首批女子导弹操作号手入营集训”,这让梁迎内心激动不已。

集训时,经历过“实战”检验的老班长问:“专业难、装备重、训练苦,细皮嫩肉的大学生‘娇娇女’,能吃得消吗,能发射导弹吗?”

这一连串质疑,在不服输的女兵心里,种下了发射梦。

那时梁迎所属的部队还带着“神秘面纱”,亲友对她的工作一无所知,苦与累,委屈与眼泪,都要自己消化。直到首个女子发射单元成功发射导弹,才对外公开消息。

2012年夏天,亮剑西北高原。在“风吹石头跑、氧气吸不饱”的高原,负责导弹起竖的梁迎,始终在室外操作,一个多月,嘴唇龟裂、皮肤晒黑,但她心里想着——为了发射,这一切付出都值得。

都说伤疤是军人的“勋章”,但这个“勋章”的主人,却是花样年华的少女。

那段时间,旅里组织营级合成训练,梁迎作为病号留守。一天训练结束,她带的新兵梁海丽兴冲冲地跑来说:“班长,今天连长让我操作啦!不久后,我也能跟你一样成为正式号手了!”

猛然间,梁迎如梦初醒:“走再远的路,也不能忘记为什么出发,不能忘记那个属于导弹女兵的光荣与梦想!”

伤口还未痊愈,梁迎决定参加训练。她开始每天坚持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恢复体能;为了克服心理障碍,她主动把镜子翻出来,挂在床边,告诉自己——

战斗的伤疤,是军人的无上荣耀。

眼看梁迎一天比一天开朗,连长王晓彤终于同意让她重返训练场。

一进入操作状态,梁迎的表现依旧让所有人眼前一亮,攀爬、奔跑、搭设伪装……动作干脆利落,而且更加沉稳老练。

看着训练场上那个熟悉的身影,男兵们纷纷点赞:“女神”回来了,带着属于自己的“荣誉勋章”回来了!

雪域高原,传来“励志玲声”

■本报特约记者 晏 良

连日来,高原天气晴好。沙场上,一群男兵追赶一名女兵,竟然难觅踪迹……

这位女兵名叫张玲玲,是西藏军区某通信团参谋。心灵手巧、能文能武的她,在雪域高原演绎了诸多励志故事。

春节期间,高原朔风似剪刀,通往雪山哨所的电话线突然中断。

雪山高耸,天路漫漫,张玲玲带队检修保通。在翻越山顶陡坡时,上等兵陈凯不慎滑倒,袖口被冰凌划破。

狂风顺着袖管往上蹿,陈凯冻得直打寒颤。细心的张玲玲见状,立即从随身携带的“百宝箱”中取出针线,帮他缝补袖口。

望着正在帮他补衣的张玲玲,陈凯的双眼一阵湿热……

随着海拔的攀升,山巅气温骤降。官兵们登上海拔4200多米的一处山口,寒风萧瑟,几名战士步履踌躇。

“边防执勤任务紧急,咱们抓紧检修线路。”张玲玲一边涉险开路,一边想方设法为大伙儿加油鼓劲。

“我来给大家变个‘魔术’吧!”休息间隙,张玲玲将保温壶中的水倒入碗中,并加入几块冰糖,再插上一根筷子……不多时,一根“天然冰棍”制成。

寒风中,大家你一口我一口分享“自制甜品”,一个个因为寒冷而紧锁的眉头渐渐舒展开来。

几小时后,故障源被找到,张玲玲和战士们密切配合,小心翼翼地维修线路。当哨所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她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玲姐待我们,比亲姐还要亲,跟着玲姐巡线,再累心也甜。”有战士这样说。每年新兵下连,张玲玲都要给新兵上一堂“缝补课”,她还是女兵连的理发师,哪个姐妹想理个“青春短发”,都会请她帮忙!

“新春佳节,坚守战位,军人的目光里有乡愁,但军人的肩头更有如山使命……”大年初八,团里举办新春演讲比赛,张玲玲率先登台。

张玲玲的家乡在南方,初到雪域军营,高原的风物人情,时常震撼她的心灵,她渐渐养成了写日记的习惯;再后来,在“饭堂广播”做主持人的她,推出了“励志玲声”栏目,深受战士们欢迎。

“恭喜姐妹们,获得春节知识竞赛团体冠军!”不久前,团里组织的“答题贺岁”活动落下帷幕,张玲玲不忘为元宵节战备值班的战友们作动员:“让我们以荣誉开启新春,争做新时代高原‘花木兰’。”

听了这段“励志玲声”,女兵连迅速开启“备战模式”,开始对“军事通信知识点”掌握情况进行自我评估,并突出重点、固强补弱。

入伍多年,这样的故事,张玲玲经历过很多,在她心里始终装着一句话——不让一名战友掉队!

去年底,西藏军区印发通令表彰“优秀参谋”,张玲玲榜上有名。这是她在2017年,第二次获此殊荣。

一年多前,军区组织预任参谋集训,张玲玲争得一个参训名额。这让不少官兵费解——她入伍后的专业是通信业务,两立“三等功”提干,完全可以回到机房“重操旧业”。

“新时代女兵要做全能尖兵,必须破除‘一招鲜,吃遍天’的慵懒思想。”张玲玲不断给自己加压,“通信女兵既要抓好服务保障,更要带头练兵备战,提升战斗力建设的贡献率。”

从幕后走到台前,这位集训队唯一的女参谋,让人眼前一亮:射击弹无虚发,标图又快又准,战术训练也是灵活敏捷;结业考核时,她力挫群雄,取得综合排名第一的优异成绩。

从课堂转向沙场已是盛夏,张玲玲坐上越野车开赴野外,高原演兵场留下她练兵备战的足迹。

这几天,张玲玲又一次报名参加西藏军区参谋集训,她的新年目标是——让自己更加刚强,让能打胜仗的本领更过硬!

腼腆格日乐的AB面

■徐嘉宁 于智杰 刘 想

元宵节当天,北部战区陆军某边防旅女兵文艺小分队与驻地乌兰牧骑一起,为该旅官兵献上了一场精彩的文艺节目。

刚下连不久的女兵格日乐,演唱了一首汉语版《为你点赞》,战友们一下记住了这个蒙古族姑娘。

汉语不好学。要不是现场听到格日乐演唱汉语歌曲,谁也想不到,刚下连那会儿,她还是个连说话都会涨红脸的腼腆姑娘。

从小到大,格日乐与家人都是通过蒙语交流。上学后,虽然学校也开设了汉语课,可用汉语与人进行交流,对于一个土生土长的蒙古族“草原女孩”来说,也绝非易事。

“以前,每次说话前,我都要在脑子里反复构思,不仅语速慢,还词不达意。”格日乐不好意思地说。

格日乐记得,入伍前,每年草原上都要举办那达慕大会,她时常被参赛的“绿色身影”吸引:“马背上的解放军叔叔,特别英武!”

格日乐十多岁时,一颗“绿色军营梦”就在她心里扎下了根。

大学一年级刚结束,格日乐偶然听说“部队到学校征兵”的消息,她毅然报了名。经过严格体检、面试和考核,格日乐如愿以偿穿上绿军装,成为一名话务女兵。

话务专业对普通话要求很高,难题随之而来——

测试电话号码表,格日乐不是写错汉字偏旁,就是忘记笔画;学习勤务用语,简单的短句,她练上大半天也掌握不好。

班长王晓鸥是个热心肠。那阵子,她反复领着格日乐朗读散文,课余时间手把手教她抄写汉字。功夫不负有心人!两个月过去了,格日乐的汉语说得越来越流利,背记电话号码的准确性也大大提高。

春节前夕,连队组织所有下连新战士每人写一篇“家乡故事”。格日乐又是查字典,又是请教战友,一连铆在连队自习室几个晚上,拿出了一篇几百字的文章。

文章虽然不长,但战友们看了都说写得好,这让格日乐信心倍增。

在文章的结尾,她写下这样一段话:“学汉语,真愉快,我结识了新朋友,学习了新知识,我的性格开朗了,扎根军营的信心更足了!让我感到最自豪的是,作为一名蒙古族女兵,追逐强军梦的征途上,有我洒下的汗水、奋勇前行的足迹!”

(责编:邱越、王政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