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军”:不求拥有  但求所用

2018年07月09日08:26  来源:解放军报
 

  舰机协同 图片:周启青、蒲海洋

  利剑出鞘 图片:周启青、蒲海洋

  说起中国的“蓝军”,大家首先想到的是那支叱咤朱日和训练基地的“蓝军旅”。准确地说,朱日和训练基地的“蓝军旅”,是我军第一支专业化的“蓝军部队”,隶属于陆军。其实,在我军其他军种里,也活跃着一支支鲜为人知的“蓝军部队”。

  习主席在向全军发布的训令中强调,要加强针对性对抗性训练,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建设专业化的“蓝军”队伍,是加强实战化训练特别是加强对抗性训练的重要途径。一支部队的战斗力如何,要通过实战来检验;一支部队战斗力的提高,必须经过实战化训练来实现。实战化训练是不是贴近实战,与有没有一支能贴近作战对手的“蓝军”关系密切。从一定程度上来说,“蓝军”的模拟水平如何决定着一支军队训练的质量。

  不同的军种,“蓝军”的建设也不尽相同。“蓝军”构建没有一定之规,但目标都是一致的,这就是要能不断磨砺和提高部队的战斗力水平。今天我们就走进海军某联合训练基地,一睹搏击在辽阔大洋的海军“蓝军部队”。

  站在海军某联合训练基地的办公楼制高点环顾四周,干净整洁的营区尽收眼底。

  既没有一望无际的练兵场地,也没有嘶喊拼杀的千军万马,心中疑问不禁油然升起。

  记者接连发问:你们的练兵场在哪里?你们的“专职蓝军”在哪里?

  基地司令员沈一兵莞尔一笑:你没有看到我们的练兵场,因为它在万里无垠的大海上,“专职蓝军”你也看不到,因为我们每次训练的对手和内容都不一样,所以根本就没有一支一成不变的“蓝军”!

  一没有专用场地,二没有“专职蓝军”,拿什么去训练部队?

  记者在夏日的一天,带着这样的疑问,走进了这一联合训练基地,去寻找搏击在辽阔大洋的“蓝军”。

  编外的铁拳——万众一心构建过硬的磨刀石

  在联合训练基地副司令员雷祥元的办公室,可以眺望到蔚蓝的大海。这个曾经数次担任过 “蓝军”司令官的大校对记者说:别看我们开展实兵对抗时,我手下只有七八个参谋,20多个兵。但是,全海军的飞机、战舰和陆上部队,都有可能成为“蓝军”一员。这块磨刀石虽然没有编制,却是可以令任何一支 “红军”都头疼的假想敌。

  望着窗外浩浩荡荡看不到尽头的大海,雷祥元有几分自豪地说,这无边的大海都是我们的演兵场!

  不求拥有,但求所用——这是联合训练基地打造一支现代化“蓝军”的基本思路和原则,并在军事实践中收获了许多“效益”。用雷祥元的话说,海军所有的“军事资源”都可通过调遣,以按需原则组建一支强力的“蓝军”。

  南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装备着我军最先进的战舰。他们每年在承担着繁忙的战备执勤任务的同时,也担负着扮演“蓝军”的重任。

  支队长邱文生在担任某水警区司令员时,就组建过一支小规模的“蓝军”实体。如今作为这支现代化程度最高的驱逐舰支队领头羊,对扮演“蓝军”的角色有着更为深刻的体会和更为贴近实战的做法。

  一支合格的“蓝军”要做到“形神兼备、红蓝兼备和攻防兼备”。邱文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要做到这“三个兼备”,必须做好“三个瞄准”:瞄准对手、瞄准任务、瞄准学习。就支队拥有的战舰而言,科技含量等方面的“硬件”已经越来越接近理想中“蓝军”的“形”,但要做到“神似”,就必须在研究对手、结合任务、不断学习等“软件”方面下足功夫。

  张宗堂是新型驱逐舰实习舰长,多次随战舰出海扮演“蓝军”的角色。在对抗演练中,张宗堂也有一个切身的体会,要成为一个让“红军”胆寒的“蓝军”舰长,不仅要“复制蓝军”,更要“编辑蓝军”。所谓的“编辑蓝军”,就是在模拟“形似”的同时,更要在作战理念、协同规则、指挥模式、军营文化等方面做到“神似”。只有从“形似”走向“神似”,才能成为过硬的磨砺“红军”的“磨刀石”。

  记者在走访南海舰队某潜艇支队、航空兵某旅等部队,与那些没有“蓝军”编制的“蓝军”对话交流时,一个突出的感受是:这些“蓝军”的“临时工”玩的并不都是“空手道”。他们对自己的角色定位,都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很多部队虽然是按照“要素集中、系统开放、按需整合”的原则抽组成一支“蓝军”,但他们没有临时观念,而是注重结合自己所担负的战备任务,科学地统筹“蓝军”的角色训练和部队自身训练的关系,使双重角色的训练既互为条件,又连贯一致,从而保证自己在扮演“蓝军”时更加专业。

  看得出来,能成为“蓝军”的,都是各部队的“铁拳”。没有专职的“蓝军”看似短板,反过来又可能是长处,可以把整个海军的优势资源集中起来,打造最专业、最坚硬的“蓝军”。纵观这几年由联合训练基地组织的实兵对抗演习,那些功能各异的“蓝军”没让大家失望,很好地做到了“召之即来,来之能战,形神兼备”。

  强大的外脑——八方来客夯实智慧的奠基石

  在海军组织的实兵对抗中,总有一个“身影”穿梭在演兵场。这个“身影”就是海军多所院校的教授组成的专家团队。这个与部队如影随形的专家团队,被大伙儿称之为“最强外脑”。

  海军航空大学朱平云教授,作为“蓝军”的“最强外脑”,为海军的实兵对抗出谋划策已经有了10多年的经历。有些部队的官兵甚至说,在实兵对抗中看不到朱教授的身影,心里就会有点不踏实。

  在与“蓝军”多年打交道中,常常是第一时间就赶到演练现场的朱教授感受到,部队官兵在技能方面有优势,而专家团队在智能方面则有长处。针对在体系对抗中出现的问题,部队官兵常常是“知其然不知所以然”,而专家教授们则有条件和时间,能对出现的复杂系统问题进行深入的持续研究。军事实践一旦升华到理论高度,就会成为大家的共同财富。

  姜宁教授是大连舰艇学院某系主任,参与“蓝军”战法的制定、筹划、导调、评估等工作多年,不仅把自己多年的科研成果无偿地反哺部队,而且每次参与实兵对抗,都带来了自己团队的最新研究成果。比如今年,他就把外军最新战法应用融合到了实兵对抗之中,不仅拓宽了参演官兵的视野,也坚定了大家打赢现代战争的信心和底气。

  今年在一次实兵对抗中,担任“蓝军”司令官的某基地副司令员张文诗,对专家团队称赞有加。他说,专家教授们在一些高科技领域有着深入的研究,有些我们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专家们一点拨我们就明白了。专家不仅能拾遗补缺,还能锦上添花。特别是专家教授们的最新研究成果,在实兵对抗演习中帮了我们大忙。

  一支“蓝军”强不强,很大程度上在于指挥部;而指挥部强不强,很大程度又取决于参谋人员的军事素质和谋略水平。如何结合实兵对抗演练,着力提高指挥所参谋人员“六会”的问题,一直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课题。多年来,帮助“蓝军”指挥所提高筹划、实施、评估等方面能力的海军指挥学院某教研室梁湲教授,今年有一个与往年不同的感受:不仅是指挥员,包括指挥所参谋人员的水平和能力都上了一个台阶。过去基于实战效能的指挥方式,已经开始向战法创新方式转变。

  在实兵对抗演练中,如果认为专家教授这些“外脑”是简单的单向输出甚至是灌输,那你显然是错了。专家教授和部队官兵在实兵对抗中,时常也有交锋和“冲突”,可以说是智慧层面上的“红蓝对抗”。朱平云教授就说,每一次在帮助“蓝军”的过程中,我们也学到了很多在书本上看不到的东西。在“头脑风暴”中,有时也有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情景,但却向参演的各路人马,打开了一扇无限接近实战和真理的大门。

  隐形的刀刃——军民融合打造技能的试金石

  在实兵对抗导调中心旁,记者登上一个涂满迷彩的电子方舱。走进一看,记者很是茫然,方舱里居然没有一个部队官兵,全是穿着便服的 “蓝领”。

  面对记者的疑惑,基地副司令员雷祥元介绍说,在以往的实兵对抗中,特别是作战环境构设时,“蓝军”在模拟假想敌时很难做到非常贴切的“形似”。如何破解这道难题?充分借助地方科研院所和军工企业在资源丰富、人才密集、技术领先等方面的优势,走开军民融合的路子,无疑是一个最优选项。

  融合才能强大,一体才能制胜。近些年来,联合训练基地先后与中国电子科技集团、中国航天科工集团、中国物理工程研究院等10余家单位建立协作机制,组织地方工业部门武器系统总师、技术专家近百人次,集智解决作战应用、装备建设以及组训模式中的重难点问题,深化军民一体筹划、一体施训、一体评估的演习演练模式,逐步走开军民融合新路子。

  为打造更加贴近实战的“蓝军”,融入到实兵对抗演练中的地方科技人员,提供强有力的技术支持、决策咨询和培训服务,极大地提高了军民一体复制“蓝军”、设计 “蓝军”的质量效益。对此,多次参加实兵对抗演练的群指挥员翁志刚深有感触:“地方‘新朋友’的参与,弥补了我们在极端条件下的装备运用短板,丰富了复杂战场环境的构设手段,让参演部队得到了近似实战的砺炼!”

  地方科技人员在技术和资源方面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加入到打造“蓝军”的队伍中来,可以把很多技能方面的工作做得更加专业和深入。他们带来的不仅是“1 1>2”的效应,更重要的是使“蓝军”的建设发生了“化学反应”。联合训练基地先后与多家地方工业部门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借助他们在各专业领域的情报研究优势,健全了“蓝军”研究资源共享机制。参训的“蓝军”通过精准掌握了解作战对手的协同规则、指挥模式、作战理念,拓宽了视野,打开了思路,研究创新了更加贴近实战的战法训法,使得“蓝军”的模拟水平在智能方面实现了质的跃升。

  在军民融合的实践中,地方科技人员在帮助“蓝军”完成试金石任务的同时,他们最新研制的装备也在贴近实战的演练中得到最为苛刻的检验,不少列编的武器装备则完成了升级换代,真正实现了双赢。(范江怀)

(责编:王健(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