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战士李保保2次请战赴边疆驻训,罹患胃癌倒在巡逻路上——

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

2018年09月07日11:38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李保保与战友们在巡逻途中合影留念。杨相腾摄

当兵就当能打仗的兵

2015年4月,中队受领赴西部某地驻训任务,李保保第一个递交请战书。大姐李玲玲听闻后,极力劝阻:“家中就你一个男娃,去那么危险的地方执行任务,万一有个闪失,可咋办?”

“不去战场走一遭,不算合格特战兵”。李保保努力说服大姐:“我是一名军人,部队需要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到了任务区域后,李保保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留守县城,一个是驻守偏远乡村,大家心里都清楚,越往乡镇走,环境越复杂,条件越艰苦。李保保又是第一个向临时党支部递交申请书,申请奔赴最偏远、最艰苦、最复杂的战位。

西部荒漠,空气干燥多尘,昼夜温差大,像刀子一样的风沙,吹得脸生疼。不到两个月,李保保的手和脸就开始干裂,手掌上的裂纹尤其大,稍一用力,血就往外冒。即便如此,每次训练李保保从不懈怠,因为他知道,战斗随时可能打响。

2015年秋,李峰带领特战分队奉命捕歼一伙犯罪分子。李保保作为主力队员,强忍高原反应,在山地上奔袭数十公里后,引导战友迂回包抄将犯罪分子围困在一山头上。

“指导员,敌人居高临下、易守难攻,我请求正面火力牵制,你们趁机攻上去。”山脊狭窄、垂直陡峭,一边是林立的峭壁,一边就是两三百米深的悬崖,李保保率一个小组摸到离犯罪分子不足百米的距离,依托岩石开火,暴怒的犯罪分子朝李保保隐蔽处疯狂反攻,李峰趁机带领队员从侧面发起进攻,将犯罪团伙一网打尽。

面对不可知的危险,每次外出巡逻,李保保总是走在最前面,把战友护在身后。一年下来,李保保和战友巡逻百余次,有效维护了驻地安宁。与之对应的是,李保保体重下降了10多斤,变得又黑又瘦。2016年4月,部队顺利完成驻训任务,返沪归建。

时隔7个月之后,李保保再次提交申请,请战重返边疆。他理直气壮地对李峰说:“我是老兵,熟悉当地情况,不让我去让谁去?”就这样,李保保又一次踏进西部大漠深处。

列车缓缓驶入边疆,李保保望着窗外,突然眼前一亮,千年古河旁的一片树林在狂风中傲然挺立。李保保兴奋地向战友介绍:“那是沙棘,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植物,被称为沙漠中的‘生命树’。”

第二次踏上西部,比第一次任务更重。战友徐益州说:“那段时间,我们经常要连续执勤12个小时以上,李保保顾不上吃饭,就在路上随便吃点干粮,简单填下肚子又继续巡逻。”期间,李保保多次出现胃部胀痛、胆汁反流等症状,但他闷着不说,一直咬牙坚持。

2017年2月,因胃部疼痛难忍,李保保被送到了附近的卫生所。病情稍有缓解,他就吵着要出院,李峰拗不过他,只好让他归队静养。

早春4月,冰雪消融,看着战友们热火朝天地训练,李保保心里急得直痒痒。他知道,执勤战位“一个萝卜一个坑”,少一个,战斗力就减一分,他不在,队友的压力会更大。

一天,营区警报骤然响起。“有情况!”李保保猛地从床上弹起,按照战斗着装,带着队员第一时间赶往事发地,并妥善处置。回程路上,滴水成冰。徐益州却发现李保保额头沁满了豆大的汗珠,右手握着枪,左手握拳死死顶住胃部。也就在那天,李保保倒在了巡逻路上。

李保保与战友们训练间隙合影留念。熊盛顺摄

 

(责编:王健(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