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战士李保保2次请战赴边疆驻训,罹患胃癌倒在巡逻路上——

如果有来生,还愿为国再牺牲

2018年09月07日11:38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李保保与看望的战友们合影留念。蒋鑫摄

病好了还要上战场

胃癌晚期!

排长魏逸博拿到李保保的病理切片报告时,离他们结束任务回沪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他善意地欺骗李保保要打前站,连夜带他飞回上海复诊。就在临走前,李保保还不停叮嘱战友:床铺别撤,过几天我还要回来继续执行任务!

尽管所有人都瞒着他,但其实从住进重症肿瘤病区的那一刻,李保保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病情。为了不让家人和战友担心,他决定强撑着忍住疼痛,像冲锋的战士一样与病魔作斗争。

胃疼发作时,李保保整个身子蜷缩在病床上,脸上因疼痛而苍白无色,但他却没有哼过一句疼。

“李保保是一名真正的战士,胃癌晚期那种钻心的疼痛是常人难以忍受的,只有经过战场洗礼的战士才会如此坚强!”上海东方医院肿瘤科护士长吴寅深有感触地说:“即使在病床上,他看上去依然是一名随时准备打仗的特战队员。”

住院期间,李保保让陪护战友邵引路将中队周表张贴在床头,每周定时更换。治疗间隙,他就照着周表进行基础体能训练。疼痛稍有缓解,就换上运动鞋在医院的花园里跑三公里,直到被医生“喝止”。

一天,由于运动量过大,李保保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邵引路心疼地说:“你这又是何苦呢?”李保保喘着气回答:“我要是不练,回中队就要拖大家后腿了。”

随着化疗的继续,李保保想要完成基本训练越来越难。躺在病床上,他开始学习《国内外反恐战例研究》《反恐怖战斗主要战法》等书籍资料,不时摘抄笔记,撰写心得。他对邵引路说:“帮我保存好,以后回去执行任务一定还用得上。”

严冬过后是暖春。望着窗外满眼苍翠,李保保的心思又飘到了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一天,他对邵引路说:“帮我买一盆沙棘吧,看到它就能想起在西部一起战斗的战友。”

4月20日晚上,李保保精神突然变得好了不少,他跟邵引路要来纸笔,想再写点东西,可颤抖的手根本无法握笔,只好作罢。随后,他让邵引路翻开自己写的日记,不到半分钟便眼圈通红,断断续续地说了一句话:“我……想回中队去……”这是李保保最后的遗言,也是一个战士对回归战位的渴望。此后,李保保就陷入了昏迷,再也没有完全清醒。

闻知李保保生命垂危,退伍老兵桂建荣特地赶到医院,见最后一面。昏迷多日的李保保眼睛紧闭,呼吸微弱。病床前,桂建荣轻呼一声“李保保班长”,岂料,李保保像触电一般,突然张口连续高喊“到!到!到!”

三声“到”,李保保用尽了全部力气,这也是他留下的忠诚绝响。生命的最后一刻,李保保脑中浮现的是中队点名的场景,跟战友们在一起训练学习、摸爬滚打的期许。

李保保走后,床铺一切如旧,每天都有人打理。点名册上,李保保的名字依然还在,每次点名中队呼点的第一个名字永远是李保保,答“到”的是全体官兵。支队政委李杰说:“在每个人心里,李保保从未离去,他还活在这里!”

2018年4月30日,李保保去世后的第6天,战友们护送李保保的骨灰回到陕西甘泉,安葬在劳山烈士陵园中,长眠在革命英烈身边。

陵园里,松柏四季常青,前来凭吊的人群络绎不绝,墓碑前摆放的鲜花从未枯萎。李保保中学时的老师吴安平在墓前放下鲜花后难掩悲痛,流着泪说:“8年前,挥手送别时是个懵懂少年;8年后,相逢再见时却是英雄长眠。”

青春换得江山壮,碧血染将天地红。在遥远的西部边陲,当年那个手握钢枪、枕戈待旦的武警战士仿佛已化身沙棘,迎风屹立千年古河旁,默默守护着来往的人们…… 

战友们参加李保保同志追悼会。王知洲摄

战友们在演习期间举行向李保保同志学习活动。蒋鑫摄

(责编:王健(实习生)、芈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