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节,甜水海兵站站长陈伟为女儿芮芮送上特殊礼物——

“看,这是爸爸在昆仑山上的家”

2019年09月19日09:17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看,这是爸爸在昆仑山上的家”

视频连线。

精心绘画。喻伟 摄

“月饼送到站里没有?”跨上营房门口的第34个台阶时,中士喻伟接到出差在外的站长陈伟打来的电话,语气略显焦急。

“还没呢,最快要明天中午才到。”

9月12日晚10点,镶嵌在喀喇昆仑高原深处的甜水海,方才入夜。迟来的一片星光洒落在海拔5080米的兵站营院。

甜水海,其实没有海。不只没有海,过去仅有的一小片湖也早已完全干涸。这座地处青藏线无人区腹地的兵站,是我军海拔最高、气候最恶劣、条件最艰苦的兵站之一。直到现在,吃水问题仍是甜水海兵站官兵最头疼的事情——所有生活用水和其他补给物资,都要从几十公里甚至上百公里外运来。

陈伟到甜水海兵站6年来,第一次没能和战士们一起过中秋。千里之外的他,多么盼望能在月圆之夜和战士们围坐一起吃月饼。

挂了战友的电话,陈伟摁下手机微信的视频通话键。几千公里外巴蜀小城家中,妻子和女儿的笑脸出现在屏幕中。

陈伟赶忙将镜头对准手中画:“芮芮,你看,这是爸爸在昆仑山上的家!送给你!”这幅彩铅画,他半小时前才抽空画完最后一笔。两岁的女儿突然睁大了已有睡意的眼睛,伸手向妈妈的手机屏幕抓去。

这是陈伟第一次拿起画笔,为家人绘出自己在高原上的“家”。画纸上,一轮明月穿云而出,盈盈清辉洒满昆仑雪山脚下那个小小营院。

一个多月前,在成都机场,妻子余亚娟牵着7岁的儿子、抱着2岁的女儿,挥手送走丈夫。因惦记兵站,探亲假还没休完,陈伟就急着回甜水海。头痛、胸闷、恶心、呕吐、呼吸困难……重回昆仑山,陈伟不得不重新适应曾无数次折磨他的严重高原反应。

再次迈入营院,陈伟的眼睛亮了——院子里的墙壁上,多出一片彩色的军旅漫画。这抹跳跃的色彩,让这所地处荒凉苦寒高原的营院一下子鲜活起来。

陈伟询问得知,几天前,新疆军区叶城大站幼儿园年轻的女老师柴洁和同事带着画笔和颜料来到甜水海兵站,花了整整4天时间,为甜水海兵站的院墙留下了12幅一米见方的漫画。

“这里到处光秃秃的,画上彩色漫画,更有家的感觉。”陈伟能想象出,她们在墙上作画时,兵站里热闹的情形。

20年前,还在上中学的陈伟就喜欢画画,梦想着长大能成为画家。而今,他已经是一名戍守在昆仑高原的军人,与战友忙着为往来的官兵提供热饭暖屋,尽心尽力把新藏线上这个高海拔、环境艰苦的兵站变成一个温暖的家。

墙上那些跳跃的色彩和线条深深触动了陈伟,他萌发了将甜水海兵站画出来送给孩子的念头,于是重新拾起画笔……

手机屏幕里,妻子和女儿笑得那么甜蜜。陈伟此时还不知道,生病发烧的儿子,刚刚被姥爷送到医院急诊。

昆仑之巅,甜水海夜色渐浓,一轮明月破云而出。

(责编:陈羽、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