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抗演练如何练出制胜之道 让演习范围更切实

2016年07月12日08:50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对抗演练如何练出制胜之道

  问道“蓝军”,让磨刀石更锋利

  李伟华(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近年来,随着指挥对抗演练和实兵对抗演练的常态化运行,实战化对抗演练机制日趋完善。但检视众多演习也可以发现,作为决定对抗演练效果重要因素之一的模拟“蓝军”,也存在“蓝军”不蓝、“蓝军”不专、“蓝军”不强、“蓝军”不狠等问题。模拟“蓝军”距离真正成为衡量“红军”战斗力水平高低的“尺子”、暴露“红军”战斗力能力短板的“镜子”、校准“红军”战斗力建设方向的“靶子”,还有一定差距。

  如有的“蓝军”只是换了个番号,在演习中与“红军”说着同样的语言、穿着同样的衣服、用着同样的装备,红蓝对抗变为红红对抗;有的“蓝军”徒有外军之表,遵循的仍是“红军”的作战原则、套用“红军”的作战理论、采用“红军”的人员编制实施对抗;有的“蓝军”武器装备落后、信息化水平较低,与真实的敌军相差太远,不能提供真实可信的“假想敌”,演习中一突就破、一冲就垮、一打就降;有的“蓝军”在演练中不是想着陷敌于绝境、置敌于死地,而是顾及“红军”的情面、照顾“红军”的颜面,不是绞尽脑汁真打实抗,而是想着如何手下留情。

  要想从根本上改变模拟“蓝军”的现状,必须着眼于满足实战化对抗的需求,建设更多更专业的模拟“蓝军”队伍,全面、动态、逼真地模拟出“假想敌”,使之真正成为能够为部队加钢淬火的“磨刀石”。

  端正指导思想。要从思想上高度重视“蓝军”部队的作用。当前,各国军队都已经意识到,若想在未来作战中成为胜者,难舍两个方法,一是近似实战的训练,二是从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没有战争的情况下,只能通过有针对性的训练来提升部队建设质量。要充分认识到红蓝对抗这种难度高、逼真性强的实战化对抗训练,可以较好地增强和提高指挥员的灵活反应能力,以及其对复杂多变的未来战场的适应能力,真正把“蓝军”建好。如美、俄、以等军事强国都十分重视“蓝军”部队建设,不断加大投入,组建专业化模拟蓝军,缩短训练与实战的距离,提高部队的战斗能力。

  加强顶层设计。目前,我军各军兵种和各战区或备有专职“蓝军”或抽组部队临时担任“蓝军”。但这些部队都是各自为战,没有固定的编制,没有统一的服装,没有专门的标志,没有规范的训练大纲,没有严格的考核标准。应统筹各军兵种、各战区“蓝军”力量,根据我国面临的现实和潜在威胁,结合各军兵种、各军区训练基地建设的特点和实际情况,紧贴作战任务、紧贴作战环境、紧贴作战对象、紧贴作战预案,区分战略、战役、战术多个层次,明确各大单位模拟重点。并结合未来作战特点,统筹规划建设信息攻防、特种作战等专业“蓝军”队伍,使之能够满足我军针对所面临的全部威胁进行对抗演练的需要,全面磨炼部队、摔打部队、检验部队。另外,应科学确立专职“蓝军”部队的训练任务,解决其按纲施训与模拟敌军部队训练之间存在的矛盾。

  编精人员装备。贴近实战练兵,提升实战能力,必须培养一支编制装备精良、技术战术高超的模拟“蓝军”,为部队对抗训练提供尽可能接近实战的对抗对象,实现“像打仗一样训练”,力求将来“像训练一样打仗”。一是抽组精锐力量编组。美国空军的“假想敌飞行中队”,就是层层挑选有舰载作战飞机飞行及作战经历的人员组成,只有出类拔萃者才能入选。“蓝军”部队建设,理应由训练水平高、战技能力强的部队担任,真正建成“知敌、像敌、超敌、胜敌”的蓝军部队。二是配备相应武器装备。为使训练更为逼真、效果更好,“蓝军”部队的装备应与假想敌部队尽可能接近。配备模拟作战对手的实装或战术技术性能相近的装备,或以本国类似武器装备进行必要的加改装。比如美军就曾将“悍马”车改装成伊拉克的装甲车,经过一定的“视觉处理”后,几乎可以以假乱真。

  深入学习研究。“蓝军”部队的唯一任务就是尽可能逼真地扮演作战对象,让受训部队学会如何在未来战场上沉着应对。在模拟过程中,假如凭主观臆断设计“假想敌”,模拟出来的“蓝军”对训练来说不仅毫无意义,而且贻害无穷。一支合格的“蓝军”部队,除了外观上酷似模拟对象,做到“形似”以外,还应按照潜在对手的作战思想、战术原则、战法手段实施作战,做到“神似”对手。因此,必须认真学习和研究对手的作战思想、作战样式、行动战法、武器装备性能、军事信息系统构成与能力、重要目标类型与特征、后勤装备保障能力、指挥员在实战中的心理素质等各种数据资料。平时训练严格按照模拟对象的作战思想、战略战术、作战法规和训练大纲进行。比如美国陆军假想敌部队“第32近卫摩步团”,从外观到作战完全模拟苏军摩步团的全部特征。苏联军官曾评价说:“他们看上去比苏军更像苏军”。成立几年内,在与美军参训部队的对抗中该团取胜率超过90%,客观上促进了美军的相关训练。

  切准脉搏,让演习范围更切实

  胡海斌(火箭军某旅):当下我军日趋实战化的军事演习为不断提升和固化战斗力开辟了道路,奠定了基础,但也要看到目前的军事演习依然与实战有差距,其演习范围还有待拓展。

  推进军事演习,必须要审视其联合的高度、广度和深度是否与现代战争实现了“接轨”。如为确保各级联合作战指挥机构稳定而有序发挥作用,是否依据任务要求实现了科学而合理的机构设置,是否构筑了“扁平化”的隶属关系,是否作出了具体而明确的职权划分,是否制定了相应的法规和制度;诸军兵种指挥员是否改变了固守部门利益的思维定势,实现了合心、合力、合作;各级作战力量是否能够把握恰当的时机,迅速打破原有的力量框架,实现快速高效重组,生成新的战斗力;即使在战场态势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各级作战力量是否具备自主联合的意识,随机重组,快速形成整体合力;等等。忽视或撇开联合而筹划演练对抗,即使设计了公平的对抗规则、准确的裁判标准、复杂的演习想定,包含了广泛的诸军兵种,展开了激烈的对抗,也会因为与现代战争脱节而走过场。

  同时,当前无论是一些网上模拟演习,还是实兵实弹演习,均存在缺乏考虑通过动员征用和征召地方资源。而这已不适应现代战争对作战与动员一体化的客观要求。在依然存在多种安全威胁,但战争并没有爆发的背景下,促进作战与动员的融合只能通过平时的军事演习来实现和检验。如果平时的对抗演习只重视作战问题而“忽略”动员问题,只考虑战斗力的瞬间爆发而忽视战斗力的持续保持,很可能成为空中楼阁,由演习形成的战斗力有可能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一旦战争来临,要么是因为资源准备不充分,要么是因为多方协调不够,从而造成部队战斗力因得不到及时有效保障而锐减。通过军事演习不断推进作战与动员一体化,需要逐步加快加深。

  此外还有的对抗演习较少考虑人民战争因素。现代战争条件和背景确实发生了变化,但人民战争思想的地位始终不能放弃,动员广大民众支援和保障战争是应有之义。相对和平时期,组织人民群众参与军事演习是使其充分了解军队作风和战斗力,增进军地相互认同的重要方式,也是使其接受国防教育,提升国防意识的“活教材”,更是使其熟悉支援战争方法,提高战时自卫和生存能力的有效途径。

  借用兵棋,把短板找得更准

  王浩宇(北部战区):在实战化训练中提升训练对抗性,不妨借助兵棋手段。现代兵棋集战争哲学、数学、运筹学、计算机科学之大成,日益焕发出强大的生命力,已然成为透视战争、预测战局,甚至设计战争的工具。

  因棋思训,发现打赢短板,让对抗训练更有针对性。一条锁链,最弱的一环决定其强度;一只木桶,最短的一片决定其容量。要根据未来作战任务和兵棋推演态势,找准对抗训练“短板”,科学设计训练内容、方法、标准和条件。在武器装备不断信息化的同时,要借助兵棋推演发现自身弱点,着眼打仗强化心理训练和战斗精神培育,增强敢打必胜的信念决心和刺刀见红的意志品质。兵棋上“战场”空间极度扩大,尤其在“三非”作战背景下,必须放眼未来,创新战法,突破传统惯性思维的羁绊,大胆扬弃旧有训练模式,真正让武器装备活起来、动起来,提高“人装”结合程度,“装装”协同程度,“装战”联动程度,促进战斗力效能的整体提升。

  因棋实备,提高备战质量,让演习更有实效性。相比于实战演习,兵棋推演绝不是“纸上谈兵”,而是一种更高级的战争预演,对抗更激烈的“头脑风暴”。一方面,它是战争之前的战争,有助于提高备战理念,是演习对接实战的“通路”。要充分运用兵棋中严密的数学语言和科学的战术裁决,最大限度地减少演习中的人为因素和一厢情愿,推进指挥方式由传统的“打电话、用沙盘、看地图”向“上席位、看态势、用数据”转移,在信息化博弈中“谋”起来、“算”起来、“抗”起来。防止重系统操作轻指挥谋略、重裁决结果轻指挥过程、重红方演练轻蓝方设计,提高运用信息系统指挥打仗本领,切实从“照着方案演练”转到“带着敌情练兵”“与作战对手打仗”上来。另一方面,它是战争之外的战争,有助于锻炼思维决策,是理论连接实战的“纽带”。面向未来,要紧盯世界军事最前沿,通过兵棋系统不断强化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等新型作战理念,寻找信息化战争制胜机理,实现军事理论和战术战法的深度融合,走开研训结合、演战对接的路子。

  因棋谋局,抢占制胜高点,让战争更有前瞻性。兵棋是和平时期不经过流血获得实战经验的有效途径,能够将国家政治、经济、文化、外交,以及战场上多元参战力量、多维战场空间、多种作战样式,以直观的态势和量化的数据呈现,是破解现代战争迷雾的重要方法。借用兵棋推演系统,可以把“准星”前移,严谨判断态势,科学制定策略,从容应对变化,避免主观臆断和仓促上阵。借用兵棋推演系统,可以更好地发现装备的优劣,有利于因势利导,加紧加快研制克敌制胜的“撒手锏”,有效制衡潜在威胁,不断增强“能战”的素质。

  (林 云整理)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