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中国人永不原谅这支邪恶部队——“731”

2017年04月11日08:19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铭记|中国人永不原谅这支邪恶部队——“731”

  延伸阅读

  生化梦魇——日本侵华战争中的生化战

  ■张辰卉

  化学、生物战是日本侵华战争中的一个噩梦,它不仅使中国人民遭受巨大的损失,时至今日依然是挥之不去的梦魇。

  早在1925年,国际社会就通过了《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它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可日本却在侵华战争期间,公然违反国际法,研制并对中国军民使用了大量生化武器。

  日军将大批中国人用作细菌和毒气试验的实验品,对他们进行残害。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军民在战争期间因遭受日军细菌战和细菌实验而死亡的人数至少在10万以上。其中日军731部队在实施细菌战中最为臭名昭著。

  731部队为了准备细菌战,丧心病狂地研究制造鼠疫、伤寒、霍乱、炭疽、班疹伤寒等数十种传染病菌,其生产能力之大,数量之多骇人听闻。731部队每年可以生产生3000公斤的纯细菌。而每135克的纯细菌就可以使400平方公里之内的所有水源遭到污染,因此年产3000公斤纯细菌的伤害力之惊人有多么可怕。1945年上半年,为了准备传播鼠疫,仅驻在我黑龙江省的日军,就向731部队上缴了56000只老鼠。

  日军细菌部队曾组织远征队在中国各地实施细菌战。1941年,日军731部队和南京“荣”字第1644部队密切配合,在我湖南常德地区投撒鼠疫菌。

  活体实验是日军的另一大暴行。日军为准备细菌战,野蛮地用中国战俘和平民进行活体实验,仅死于731部队活体实验的就达3000多人。

  除了731部队,日军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还有一支鲜为人知的部队,即关东军陆军化学研究所516部队。正是这支部队进行了大量化学武器的研究、实验、研制和生产,使得日军在战场上大规模、频繁地使用化学武器,给中国军民造成巨大伤害。

  日本侵华战争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人类战争史上使用化学武器最频繁、最广泛、持续时间最长的一场化学战。其中有确切时间、地点及造成伤害情况记录的就多达1241例,使用地点遍及中国的18个省区,造成我国20多万人伤亡。

  1938年4月15日,日军在围攻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时,在山西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武乡西营惨案。他们大肆杀戮平民226人。当70多名百姓逃入一个山洞躲避时,“倭寇发觉后,不敢进去,竟将毒瓦斯注入,把他们熏死在里面。”

  1941年9月30日,中国军队2个军共6个师与日军第13师团在湖北宜昌展开激战。日军先后4次大规模使用了化学武器,造成中国军队和居民大量伤亡。

  1942年5月27日,日军第101师团163联队的2000名士兵包围河北北疃村,堵塞了通往村外的地道,并向地道内放毒,造成地道内800多名军民全部死亡,史称“北疃惨案”。

  日本学者粟屋宪太郎、吉见义明、松野城曾在他们编撰的《毒气战相关资料》和《毒气战相关资料Ⅱ》等侵华战争绝密资料集中,也比较系统详细地记录了侵华日军在中国运进、储存、使用化学武器的事实。

  翻阅这些资料,每一页都使我们触目惊心。据该资料记载,至1941年底,日军大本营至少向中国战场的日军补给了各类毒剂炮弹45万枚,毒剂航弹7700枚,毒烟筒约100万枚,以及散装毒剂68吨;1941年以后,又源源不断地向中国战场补给了大量的化学武器,总数达到数百万枚。该资料还记述了时任日军参谋总长闲院宫载要求各作战部队在使用化学武器时“尽量与烟幕混用,严密隐匿使用毒气之事实,切勿留下痕迹”的作战命令。

  从已有资料看,日军在侵华战争期间使用生化武器的情况大体有三种:一是在大规模战役中使用生化武器作为达到军事目的的手段。如1938年的武汉作战、1940年的宜昌作战等。由于这种战役规模比较大,日军有计划使用生化武器,甚至在作战中进行生化武器实验,所以有比较详细的记载,包括准备和实际使用的生化武器的种类和数量等。二是在一般性作战中或者是在较小规模的战斗中,日军根据情况机动地使用化学武器。这种情况比较复杂,也有偶然留下记录,多数没有具体记载。不过,战后中日两国关于在战争中使用毒瓦斯的回忆相当多,中国方面的资料集中体现在名为《细菌战和毒气战》资料集中;日本方面的证言在中国归还者联络会出版的战犯回忆中也多有体现。第三种情况是针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作为迫害手段。日军对当时抗日力量所控制的地区进行扫荡时,经常使用化学武器对掩藏在地道中的和平居民进行攻击,日本方面的文件中对此有所记载。

  日本战败后,为掩盖其在中国所犯罪行,日军将大量未使用以及来不及带走的化学武器秘密掩埋或丢弃在山间密林、江河湖泊、海港滩涂,甚至居民区中,其中我东北三省是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的重灾区。据吉林省档案馆相关资料记载,解放初期,仅吉林省敦化地区在清理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过程中就先后有800多人中毒。

  可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日本政府对遗弃在中国的大量化学武器并不承认。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末,国际上关于禁止化学武器的谈判进入实质阶段,我国国力增强,政府开始着手解决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问题,军队有关部门也通过收集历史资料和进行实地调查,了解掌握了大量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的埋藏情况。经过多次艰苦的外交谈判,在不容争辩的事实面前,日方不得不承认这些埋藏几十年的罪证就是日军当年战败时遗弃的化学武器。

  此后,又陆续在我国18个省、市、自治区90余处发现了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

  但由于日方至今未向中方提供有关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埋藏和丢弃的具体地点和数量的资料,长期以来,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在中国造成的毒害仍在继续。

  2003年8月,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42人中毒,1人死亡;2004年6月,吉林省敦化市莲花泡林场2名儿童中毒;2005年6月,广东省广州市3名居民中毒;2005年8月吉林省集安市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中毒事件,造成1名居民中毒;2009年8月,天津5人中毒;2013年11月,天津市滨海新区临港经济区一码头在建设施工过程中发现大量废旧炮弹,经过中日双方4个多月的挖掘和鉴别作业,共发现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1000余枚,严重影响了码头的建设;2014年2月20日,山西省太原市杏花岭区一仓库在施工时发现数枚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随后中日双方对该处埋藏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进行了调查作业,挖掘回收工作一直持续至今仍未结束。

  据不完全统计,战后至今70年里,已有超过2000人受到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的伤害,并且这些化学毒剂给受害者所造成的伤害是终身无法治愈的。而那些尚未被发现的日本遗留在华化学武器因为已在地下埋藏了70多年,锈蚀严重,仍然严重威胁着中国人民的生命和环境安全。其处理和销毁比现有库存化学武器的处理和销毁难度更大、更危险。

  日本侵略者用生化武器残害中国人的惨痛教训我们不能忘记,生化武器对人类和平安宁的影响我们也必须时刻警醒。无论离去不远的伊拉克战争,还是正在进行的叙利亚战场和“伊斯兰国”作战,甚至一些恐怖分子的恐怖行动,仍然不时地传来制造和使用生化武器的威胁。

  当今世界,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在生化领域也仍在不惜血本地进行研究和寻找应对之策。正如瑞典前国防部长安德尔斯布约克所说,“充分的防护是防止化学战最有效的措施。”我们铭记历史、汲取教训,在生化领域也必须与我国由大向强的形势相适应,放眼世界,着眼前沿,拿出“绝招”,练就过硬本领,牢牢地筑起降魔除瘴的和平安全长城。(宗禾君)

上一页
(责编:王璐(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