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专家杜文龙独家解读:转型中的美军作战形态

2018年01月03日09:40  来源:科技日报
 
原标题:转型中的美军作战形态

 美第82空降师第三旅级战斗队第73骑兵团第五中队在北卡罗来纳州布拉格堡举行实弹演习。

  美国华盛顿当地时间2017年12月1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7000亿美元的国防预算法案,包括增加在导弹防御计划方面的支出。该法案的签署是其革新军事体系、加强军备部署、海陆空作战转型的一个重要出发点。

  近日,著名军事专家杜文龙就美军海陆空未来如何转型、革新、加强军备等重大策略进行了透彻剖析。

  陆战:作战城市化

  “人类以什么方式生活,就以什么方式战斗。现在无论从人口、地形、生活方式,还是经济发展等方面都趋于城市化,那么,作战也在城市化。美国早已把未来城市当做主要作战研究。”杜文龙在由中关村科技园区海淀园管委会主办,中关村军民融合产业园、军民融合装备技术研究院承办的第四期中关村核心区军民融合高端人才培训班上指出。

  如今,全球有一半人居住在城市,一些发达国家居住城市人口比重高达70%—90%。据联合国预测,到2025年生活在城市里的人口将占世界总人口60%。目前美国陆军采取的是外向型战略。由前沿部署到能力部署转变,陆军不仅是看家护院,而是脚踏国境线,脚步、眼光、刺刀都向外,向世界范围内作战,野战部队和远征部队界限模糊,已没有区别。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发生在城市和大型居民地的作战行动占全部欧洲战争行动的40%。之后,美军250多次海外军事行动中,有247次涉及到城市,占到总数量的94%。

  阿富汗战争中,马扎里沙里夫、喀布尔、昆都士、坎大哈等城市均是地面进攻作战的主要目标;伊拉克战争中,在美英联军南北约1000千米的进攻轴线上,有大中城市20多座,城镇化地形目标达100多个,城市作战贯穿美英联军南北对进的全过程。

  而在利比亚战争中,双方的作战行动始终围绕北部沿海的班加西、卜雷加、米苏拉塔、的黎波里、兹利坦和扎维耶等城市进行。战后典型的局部战争行为,都以夺取具有重大军事效益的城市作为基本方式与目标。

  美国海军陆战队战争实验室和联合作战司令部城市战办公室认为,现代战争所需要的一切都会通过城市战获得,城市是未来的战区。这充分说明城市在区域乃至国家安全稳定中的战略性蓄积作用,拥有城市就可以稳定整个态势,在攻防作战行动与部署上保持较为广阔的战略空间。

  海战:从优势到绝对优势

  杜文龙说,1991年苏联解体使美国海军的作战环境、作战对象发生巨变,美国海军逐渐认识到“今天的战场在濒海,在五大洲陆海交界的地方”。全球195个国家中拥有海岸线的有150个,占总数76%,可以说控制沿海就控制了世界的重心。

  海湾战争结束后,美海军先后提出“由海向陆”“前沿存在”等战略思想;2002年又提出“海上打击、海上盾牌和海上基地”概念,标志着“近海战略”正式替代“远洋战略”。

  在作战体系上,美军从传统武器向高端转变,如采用隐身海战体系:三种平台(福特、DDG1000、濒海战斗舰)和两个机型(F-35C、X47B)。2014年2月14日,美国海军开始探索潜射型高超声速导弹的可行性,以提高其全球常规时敏打击(CPGS)能力,并计划将其作为全时敏打击项目组成部分,可最大限度靠近对方海岸且很难被第一时间发现、拦截。

  美国认为,现在海军的作战优势还不够,要谋求绝对优势。于是在新型武器方面要提高,就从舰载武器向新机理转型,如运用电磁、激光让新舰型快速发展。如电磁炮一发炮弹打出去是64兆焦,1兆焦相当于1吨重物体以160公里/时速撞击,那么64吨重的物体以射程200海里(相当于372公里)的速度撞下其威力远远超过很多导弹的能量,若其在美军形成绝对地位,可能将不再需要航空导弹、反间导弹和舰炮等——这一门炮可把所有事全包了。

  目前,美国正在建立标准化海上作战中心(MOC)网络,使舰队的海上作战中心现代化和标准化,最终成为全球性网络化指挥控制中心。

  在网络化海战能力方面,美国认为今后各种弹药平台只是海战的节点之一,而强大的海上网络可实现武器装备交由第三方控制。如空军在空中发现敌方,但没携带导弹或者高效反舰武器,视界又很远,而海面舰艇并未发现敌情,这时空军可要求海面作战舰艇发射导弹进入空军轰炸机控制范围,然后由空军轰炸机制导这枚导弹攻击目标。对此,2012年美军进行JSOW C-1研发测试,击中27.78千米以外主尺寸17米的目标,验证了将控制权交由第三方平台的能力。

  空战:要求1小时打击全球任一目标

  空军是战略性军种,在国家安全和军事战略全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

  杜文龙指出,在美国眼里,蓝色的大气层、黑色的地球轨道,还有临近空间,都是要抢占的“地盘”。不仅如此,美空军开始“尝”海水的咸味,不断提高从空中到海空探索压制控制海洋能力,研发的很多武器用于侦查、捕获、在轨攻击、对地攻击。

  2013年5月4日,美空军宣布无人驾驶飞行器X-51A空射高超声速导弹第四次试射成功,在约6分钟时间内飞行约230海里。据美国《空军时报》2017年报道,美空军机密无人航天飞机X-37B在地球轨道航行718天后成功返回地球。许多人猜测,它可以进行间谍活动或测试秘密太空武器。另据国外媒体报道,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近日披露远程轰炸高超声速SR-72双发隐形无人机,飞行速度可达6马赫,是著名的SR-71“黑鸟”战略侦察机最大飞行速度的两倍,其最大优势在于结合隐身和速度,实现美军方1小时打击全球任何一个目标的任务要求。美空军的武器装备从相对隐身到高效隐身、全向隐身、全频谱隐身。

  2015年美国《国家军事战略》报告称,在过去十年,美军事行动主要包括打击暴力极端组织。但在现阶段以及将来,美国必须更加重视其他国家实体对其国家安全造成的威胁。

  杜文龙认为,这个报告显示美国对未来战争基本形势有了推断,并主要为目前其军事转型提供一个战略牵引。在1991年海湾战争之后,美国所有的作战行动都局限于中东地区,把相对较弱的一些国家,以及恐怖集团、恐怖分子当成作战目标,而这样的任务及作战能力都偏于低端。如果今后按此模式往下发展,一旦高端对手出现,美军恐怕将无法适应作战任务、作战行动。其实,美国目前所谓的战略转型是提醒军队要瞄准高端、强大的作战对手。(华 凌)

(责编:鄢玲淼(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