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武直飞一次,终于懂得和平的分量如此厚重

2018年02月06日08:55  来源:中国军网
 

三、90°+90°=陆航飞行员

狭小的驾驶舱,密密麻麻的飞行仪表,我如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万般兴奋和激动!可惜这种兴奋没有持续五分钟。舱内巨大的噪音伴随着高频的震动,令我上下牙齿不断咬到舌头,随着高度的升高,耳朵也因气压变动而产生耳鸣。

驾驶员随着不时传来的操控指令,做出越来越难的飞行动作,吓得恐高的我抓紧了驾驶员的座椅,这才发现眼前的驾驶员座椅是90°的直角,无法像汽车座椅那样调节舒适的角度。顺着座椅往下望过去,驾驶舱狭小的空间决定了飞行员的双腿无法伸直,腿部亦呈90°直角并脚踩左右踏板。毫无舒适可言的90°,成了我对陆航飞行员的第一重定义。

飞得越来越高,俯视脚下的山川河流,颇有“一览众山小”的豪迈。但阳光下积雪的反射光线,令眼睛产生刺痛感。身为乘客闭眼即可,但是掌握着飞行舵杆并要完成训练课目的飞行员哪能闭眼?这时候打造飞行员酷帅形象的墨镜成了必备品。流畅的线条由金色的边框勾勒,说不喜欢那肯定是假话。借来身旁空勤老兵的墨镜戴上,心里美滋滋地认定这就是此生最帅的一瞬。

光线越来越强烈,但直升机要保持更好的视野,驾驶员头顶的机舱区域设计成透明的,中午的阳光直晒驾驶员的头顶和驾驶舱的操作平台。很早就听说夏季才是直升机飞行员们最难熬的季节,舱内可以达到60摄氏度的高温!这一遭虽没有触摸到60摄氏度的炙热,但终究认清了飞行员的艰辛。噪音、震动、强光、曝晒……反正是种种不适,成为我对陆航飞行员的第二重定义。

当所有的新鲜感消失,所有的激情散尽,于我而言,空中翱翔的梦想早已变成了对陆地的向往。漫长的等待后,直升机落地,舱门打开后,我像逃兵一般迈腿就往下爬。逃离机舱内震耳的噪音,逃离空中刺眼的折射光线,逃离复杂且危险的湍涡气流,脚踏实地的一刻终于明白:平日里脚下的踏实感,原来源自于天空中正在翱翔着的战鹰们无言的守护。

战鹰启航。张欢朋 摄

“清晨我们与朝阳同行,夜晚我们与星辰相伴……”采访了一整天,抬头送别太阳,又见一轮满月挂在天边。风更大了,回头一看,战鹰又悄悄开始了夜航。(薛妍)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