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乘武直飞一次,终于懂得和平的分量如此厚重

2018年02月06日08:55  来源:中国军网
 

虽生长在中国这样一个和平的国家和年代里,但自幼就被教育和平来之不易。然而,和平的分量到底有多重?如不是新春前夕在军营走一遭,这或许是我此生都不去多想的命题。

一、拥抱太阳亲吻月亮的战鹰守护神

天还未亮就已在做准备工作的地勤人员。廖安琪 摄

清晨六点二十分,天色处于黑白相接的临界点,一轮满月挂在天边,预示着万家团圆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但此时的陆航训练场上轰鸣依旧,丝毫感受不到过年的味道,反而满满的战味儿,除了转动的螺旋桨吹得满地雪花飘扬,让结冰的地面有了些许诗情画意。可雪花的浪漫注定不属于一心向战的陆航人,各种机械的声音夹杂在一起,让人与人面对面的交流也只能靠大嗓门使劲儿吼。

地勤人员与飞行员交流检修内容。廖安琪 摄

一阵寒风刮过,我不由自主地捂了捂已经冻红的耳朵。可是正在紧张检查的地勤人员,哪能用手捂耳朵?内心好奇他们的“笨”,忍不住去问:“班长,你们耳朵不冻吗?”“冻!”班长把耳朵凑得离我近点儿。“你们为什么不带耳罩?”“我们带了耳罩,怕飞行员有紧急情况喊我们,我们听不到!”这样的答案让我被自己的“精明”差点儿蠢哭了。

看着地勤人员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忙碌的身影,我按捺不住也凑了过去。武器挂梁和机身相接的部分特意设计了灰色的防滑带,让我暗自赞叹细节设计的人性化,伸手去摸发现手上没有留下任何灰尘。我傻了眼,不服气地再摸摸直升机的其他部位。很遗憾,手上依旧没有灰尘!

“你们的直升机怎么干净成这样子?怎么可以这么干净?!”我像打了败仗的将军前来质问对手。班长反而不好意思地拍拍飞机:“我们每天都要清洗一遍直升机。不好意思,现在飞行训练强度大,用于维护的时间略有缩短,以前可比这个干净多了!”他的回答再次反转我设想之中的答案。

我诧异地问:“每天维护、保障还要清洗直升机,你们什么时候可以睡觉休息啊?”班长一脸严肃地回答:“从白昼到黑夜,飞行任务不结束,我们就不能离场。”“一年四季?每一天?从太阳到月亮?周而复始?”我自己明白,连串的发问不过是佐证自己的难以置信。“对。”地勤班长的回答总是一句不多,一字不少,他的“云淡风轻”却让我内心五味杂陈。

地勤班长在向记者介绍直升机的维护流程。廖安琪 摄

“要起飞了,咱们得离远点儿!”班长带上我走到直升机起飞的安全地带,和所有的地勤人员一样面对直升机并排而立。朔风凛冽,与螺旋桨卷起的劲风掺杂到了一起,我的鼻涕已经不听使唤地随意往下淌。我顾不上擦鼻涕,因为眼泪也被吹得流了出来。擦把鼻涕眼泪的功夫,已经离地的直升机又落回地面,身旁的班长带上一个士兵撒腿就往直升机跟前跑。一左一右,从前往后,又是一遍快速检查,随即直升机再次升空驶向预定地点。

这把鼻涕和眼泪流淌不打紧,倒是心疼起地勤官兵来。望着刚同我说话的地勤班长完成任务带队回机库的背影,我没敢追上去,因为我怕他问“你眼睛怎么红了?”

(责编:邱越、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