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名戰士的“榮譽之戰”

2020年03月05日10:36  來源:解放軍報
 

有時候,改變需要很大的勇氣

——“優秀義務兵”吳洋洋

踏上起跑線的那一刻,班長尚耀輝看到新兵吳洋洋的眼睛在不停地轉。看得出,他又動起了小心思。一聲令下,吳洋洋如脫缰之馬快速奔出,他的速度根本不像一個常“泡”病號的新兵。尚耀輝悄悄跟在了后面。

果不其然。跑了一會兒,眼見身后無人的吳洋洋一頭鑽進了灌木叢,卻被尾隨其后的班長尚耀輝抓個正著。

這不是吳洋洋第一次偷懶。

初入軍營,因為運動量過大,吳洋洋的小腿扭傷。班長、排長問得最多的就是“你感覺怎麼樣?”這仿佛也為他找到了一個偷懶的借口:遇到跑步,他稍有不適便打報告出列﹔單兵戰術等相對辛苦的課目,他能推則推,能躲則躲。

直至新訓結業考核,他的個別訓練課目仍然達不到及格標准。

新訓結束,分到中隊的第一天,指導員木文浩將吳洋洋帶進了榮譽室。看著牆上泛黃的獎狀和新班長陳星倫的頭像,吳洋洋心底產生了一種之前從未有過的念頭:有沒有一天,自己的形象也能留在榮譽室?

於是,吳洋洋第一次產生了想參加中隊比武的想法。然而,想要參加器械比武,就得在器械場反復練習,忍受無數個肌肉酸脹如蟻咬、手掌血泡扎心疼的瞬間﹔想要參加武裝越野比武,就得在跑道上反復跑,忍受無數個惡心反胃、喉嚨干燥、雙腿發麻的瞬間﹔想要參加教練員比武,就得寫數萬甚至數十萬字的教案,忍受無數次批評和自我懷疑的瞬間……

這樣一想,他感覺自己又沒了這個底氣。

察覺到吳洋洋內心的“風吹草動”,班長、排長總是有意無意地安排他打掃中隊榮譽室的衛生。

一日復一日,看著身邊熟悉的人佩戴獎章、舉起獎牌的精彩留影,他心頭突然第一次產生了動力:去拼一下,說不定能成功呢?

面對那些曾經讓他逃避的“痛苦”,他選擇了堅持。5公裡武裝越野,他拼命跟上大家﹔戰術訓練,他第一個往地上俯沖,毫不在意手肘、膝蓋磨破了……

慢慢地,他聽到的鼓勵多了、批評少了,那些曾經感到難熬的訓練也感覺越來越帶勁兒。

那年年終,中隊黨支部一致決定,將吳洋洋評選為“優秀義務兵”。吳洋洋覺得,這是一個好的開頭。

不是所有努力都有結果,但不可以放棄

——特戰隊員詹來勇

比武是吳洋洋夢寐以求的,然而並不是每一個有比武資格的士兵都能走上比武場,比如詹來勇。

去年年初傳來消息,總隊將在8月中旬舉行特戰比武。因素質過硬,詹來勇剛調入特戰中隊,便趕上如此好的機會,他非常想參加這場比武。

為公平起見,中隊決定選拔12人作為預選對象參加特訓,但正式隊員隻有7人,這意味著將有4人被淘汰、1人擔任替補。詹來勇暗自鼓足了勁,他為能參加比武整整准備了3年,該是自己登場展示身手的時候了。

來之不易的機會,讓詹來勇異常珍惜。然而,兩周后中隊將進行預選隊員的第一次淘汰。這給預選排名第12的詹來勇心頭壓了一塊巨石。

詹來勇從來都不是一個畏懼困難的人。盡管預選隊員們午飯、晚飯均在訓練場吃,每天訓練時間長達10多個小時,但詹來勇還是能找到加練的時間。每天訓練戰友們休息了,他仍然在給自己加碼。

兩周轉瞬而過,詹來勇希望自己的努力能夠實現逆襲,現實卻給了他一記重擊——相比“老特戰”,他的體能基礎還是薄弱,電影裡反轉的情節沒能在他身上出現。再次測試,他還是墊了底。

當天訓練結束,指導員龐開陽宣布:詹來勇被淘汰。直到第二天清晨,參賽預選隊員一大早就背著裝具出門訓練去了,而詹來勇同其他戰友正常出操時,他才意識到,自己真的被淘汰了。

上午進行突入固定目標訓練,詹來勇心不在焉,一直沒和戰友們配合好,他的臉上寫滿了“失落”兩個字。

人人都知道隻有不停地努力才能實現理想,但當真正拼了命都沒有結果時,詹來勇心中還是很難受的。

從新兵連開始,他就夢想著有一天能夠站在領獎台上,胸前挂著金燦燦的獎章,享受著榮譽帶來的巨大滿足感。一千多個日日夜夜,他都在准備著,卻還是沒邁進門檻。預選賽被淘汰帶來的巨大的心理落差,幾乎摧毀了他一直積極上進的心。

訓練結束后,指導員單獨留下了他。隨著交談的深入,詹來勇才明白,原來在指導員和戰友們眼中,自己初入特戰中隊就能夠入選12人名單,已經是很不錯的成績。就算中隊讓自己一直留到參加總隊比武,又能在全總隊特戰精英的較量中獲勝嗎?詹來勇給自己打了一個大大的問號。

被淘汰很難受,但自己拼過了也無悔。如果沒有勝利的實力,縱然參賽又有什麼意義呢?

詹來勇重新給自己定了一個目標——下次比武一定要走出支隊,在更高的舞台亮相。

人生不能重來,比武也是

——“勇士”勛章獲得者陳伊飛

詹來勇朝思暮想的比武,在兩年前的陳伊飛眼中卻無足輕重。

新兵連是體能尖子,后來成為支隊第一批“特戰人”,是“勇士”勛章的獲得者,有“滇武槍王”的綽號,陳伊飛身上的光環有很多。

然而每每提起兩年前的那個決定,他依舊惋惜不已。

2018年武警部隊舉行特戰比武,總隊挑選比武隊員,陳伊飛在近一年的集訓中一路過關斬將,沖過道道關卡,始終保持著“預定正式隊員”的頭銜。誰也沒想到,在最后一次選拔中他發揮失誤,成績不甚理想。

因為成績不夠穩定,上級決定由替補選手替代陳伊飛,由他擔任替補。

巨大的落差讓陳伊飛一時難以接受。他放棄了當替補,默默收拾好行囊回到了中隊。他心裡也知道,錯過這次機會,很可能軍旅生涯中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然而,陳伊飛沒敢說實話,領導和戰友們隻知道他被淘汰了。

那段時間,每當想到自己錯過了武警部隊的比武,他就夜不能寐。他不止一次問自己,如果當初能夠堅持一下,是不是就能爭取到更大的榮譽?然而,時光不能倒流,人生也不能重來。

從哪裡丟掉的,就從哪裡找回來,陳伊飛暗自憋了一口氣。

總隊再次組織特戰比武的時候,陳伊飛第一個向中隊黨支部遞交了請戰書。

然而,在特戰中隊長期超強度訓練積累的傷勢卻給他帶來了不小的困擾。預備隊員初次選拔,陳伊飛拔得頭籌。在接下來的訓練中,他發現每次跑完步后,膝蓋都痛得不行,有幾次負重跑完后,甚至需要人攙扶。

中隊考慮到他的特殊情況,詢問他要不要退出,他卻拒絕了,這次他不想再留遺憾。

每次訓練,陳伊飛都用護膝將膝蓋勒得緊緊的,外面纏上厚厚的紗布。每天訓練結束后,他的膝蓋都被汗水浸泡得發白。

不知道的人覺得陳伊飛很拼,可他心裡清楚,自己只是在盡可能地去彌補沒能參加武警部隊比武的遺憾,重拾曾經丟掉的榮譽。

半年強化訓練轉瞬即逝,陳伊飛不記得自己用掉多少紗布和護膝,淌下多少汗水。

陳伊飛的拼勁也帶動了隊友們——在“運動后對隱顯目標射擊”課目中,他負重22公斤,熟練使用各種槍械,戰勝了曾經“頂替”他參加武警部隊比武的戰友﹔上等兵吳安智負重完成小組綜合演練后,在體力嚴重透支的情況下,依舊堅持站到最后……

當裁判員在主席台上把團體第五名的獎牌遞到小隊長何文博手中時,陳伊飛還是覺得不太滿意。

按照規定,他已經快到特戰隊員的服役年限了。但他覺得自己還能為集體做更多更重要的事,戰友們需要一個經驗豐富的領路人,而他義不容辭。

(責編:陳羽、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