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
人民網>>軍事

志願軍老戰士孫景坤帶領鄉親改變家鄉面貌——

閃光的軍功章在無聲述說(紀念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

本報記者  李龍伊
2020年10月13日05:34 |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小字號

  孫景坤在位於丹東市元寶區的家中。
  新華社記者 楊 青攝

  清晨,陽光洒滿房間,晨光的映照下,一件老式軍裝上閃耀著金色。那一枚枚熠熠生輝的獎章、紀念章,陪伴了老人數十年。這裡是遼寧省丹東市光榮院的特護區房間,也是96歲的志願軍老戰士孫景坤的“新家”。

  退伍以來,孫景坤曾一直把沉甸甸的軍功章壓在箱底,60多年扎根鄉村,帶著村民改變家鄉貧困面貌。后來,孫景坤的英雄往事才逐漸被人了解。這位默默無聞的老人,曾在戰火紛飛的朝鮮戰場上立下了赫赫戰功。

  南北征戰

  留下20多處傷疤

  “更催飛將追驕虜,莫遣沙場匹馬還。”1950年,朝鮮戰爭爆發后,剛從海南島戰場撤回的孫景坤和戰友們星夜兼程,集結安東(今遼寧丹東)待命。

  部隊駐地離家鄉不到2.5公裡,步行也就20分鐘,已經兩年沒見親人的孫景坤卻從未提出回家看看。直到抗美援朝出國作戰初期,孫景坤與敵人激戰受傷后被送回國內治療養傷期間,他才告假匆匆回了一趟家。隨后,孫景坤不顧腿傷尚未康復,再次奔赴前線。

  回憶起自己一生中最難忘的戰斗,孫景坤眼噙淚花。老人說:“那場激戰下來,好多戰友都犧牲了,陣地上最后隻剩下我們4個人。”

  1952年10月27日中午時分,在擊退敵人一次又一次進攻后,孫景坤所在部隊人員傷亡慘重,陣地三面處於敵人的火力控制之下,增援部隊很難上去。

  當時擔任副排長的孫景坤帶領9名戰士,帶上手榴彈和子彈,從敵人火力死角突上陣地前去增援。幾次反扑失敗后,敵人開始逃竄。孫景坤便趴在交通溝的麻袋上,擊斃了21個敵人。整場對戰中,敵人一共組織了6次反扑,都被志願軍戰士們打退下去。

  陣地穩固下來了,可參加戰斗的志願軍戰士傷亡慘重。孫景坤說,這麼多年,他最懷念犧牲在戰場的戰友。

  孫景坤用行動踐行了誓言。戰爭在他身上留下20多處傷疤。“現在腿上還有一顆子彈沒取出來。”孫景坤指著腿上一塊已經變黑的皮膚說,“有一次戰役,我中了兩槍:一槍打在手上,一槍打在腿上,后來腿連帶腳上的肉都爛了。”

  南北征戰,孫景坤立下赫赫戰功,先后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並被授予解放東北紀念章、解放華北紀念章、解放華中南紀念章、解放海南島紀念章和抗美援朝一級戰士榮譽勛章。

  回鄉務農

  深藏功名造福桑梓

  1955年初,孫景坤復員后主動放棄到城市工作的機會回鄉務農。他將組織關系交給村黨支部,退伍手續交給地方民政部門,對自己的功績隻字未提。回鄉第三天,孫景坤就拿起農具到生產隊勞動。

  回鄉務農后,孫景坤從不主動向別人提及自己的榮譽,更沒有借著榮譽向組織提出任何要求。就連他的兒女,在很長一段時間裡,也隻知道父親是一名老戰士、上過戰場,對他所獲的榮譽一無所知。“當年那麼多戰友在他面前倒下,他不願回憶那段經歷,那是他心裡永遠的痛。”大女兒孫美麗在與父親的交流中,逐漸理解了老人的心思。

  從戰斗英雄到普通農民,變化的是身份,不變的是堅守。經歷過戰場的孫景坤,更加珍惜來之不易的和平生活。

  后來,孫景坤當上丹東市元寶區金山鎮山城村生產隊隊長。“別小看這個職務,這需要極好的口碑和群眾的信任。”山城村黨支部書記邱大鵬說。那時候,村民們並不知道孫景坤曾立下赫赫戰功,可大家都覺得,他是黨員,上過戰場,政治上過硬、靠得住。

  英雄卸甲,心底的沙場氣概卻從未褪去。孫景坤帶領鄉親發展農業生產,建設鄉村,並組織村民先后成立了共同致富小組、扶貧致富小組,徹底改變了家鄉的面貌。

  山城村的一條河常年發水,孫景坤與鄉親一起攔河造田,改造耕地,建起了簡易大壩。“當時,沒有機械化設備,孫景坤就帶頭用土籃挑、用肩扛運送土石,每天起早貪黑,一干就是幾個月。”山城村婦女主任劉玉慧回憶說,雖說是簡易壩,但在當時起到了防洪的作用,守住了農田,也保住了集體財產。

  淡泊名利

  從不計較得失

  戰爭年代,孫景坤征戰沙場,經常幾天幾夜吃不上一頓飽飯,患上了嚴重的胃病,每次犯病,他只是吃兩片藥頂一頂。幾十年間,孫景坤都按規定數額報銷藥費,從沒提過其他特殊要求。

  孫景坤之前住在大女兒孫美麗家。他們住的房子年久失修,每逢外面下大雨,家裡就會下小雨。房子冬冷夏熱,老人歲數大不扛凍,夏天有時還需要穿棉襖,但他常說:“和當年在坑道裡相比,現在的苦又算得了什麼。”

  “按理說,父親有能力為我們兄弟姐妹安排好一點的工作,可他卻從不向組織開口。我在生產隊干活,隊裡見我勤快,把我的工分從4分漲到了7分。他知道后,專門開會批評了組長,並要求把我的工分降下來。”孫美麗說,年輕時她對父親有很多抱怨,可隨著年歲漸長,她漸漸明白:經歷過生死的父親,總想回饋社會更多。

  多年來,孫景坤主要靠參加生產勞動獲得的收入養家,除了政府每年發放的優待撫恤金,他一分錢也不向國家多要。

  村裡有人說:“老孫,你參加革命帶回一身傷疤,卻沒有得到什麼好處,太吃虧了。”孫景坤回答:“從我參加革命那天起,就沒想過什麼叫好處,什麼叫吃虧。”


  《 人民日報 》( 2020年10月13日 04 版)

(責編:楊光宇)

分享讓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