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舰载机飞行员的生死锤炼 追忆张超牺牲瞬间

2016年08月01日09:42  来源:人民网-环球时报
 

  张超烈士

  编者按:1986年8月出生的张超少校是为中国人民海军航母舰载机事业牺牲的第一位飞行员。张超是海军某舰载航空兵部队一级飞行员。今年4月27日,张超在驾驶战机进行陆基模拟着舰训练时,飞机突发电传故障,危急关头,他果断处置,尽最大努力挽救战机,推杆无效、被迫跳伞,坠地后受重伤,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舰载机飞行是世界上公认的最危险的飞行。该舰载航空兵部队部队长戴明盟近日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中国海军在探索航母舰载飞行事业中必须要付出的代价——我们要坦然面对挫折,一方面吸取教训,对装备进行全面彻查,一方面继续推动大胆、科学、安全的训练工作。

  还原张超生命的最后4.4秒

  中国人的“航母梦”在2012年9月成为现实,中国首艘航母辽宁舰入列,举世瞩目。仅两个月后,当年11月23日,作为航母的“利剑”,中国舰载机首次在辽宁舰成功起降,成为中国航母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性事件。毋庸置疑的是,这仅是中国航母发展的起步。2013年5月10日,中国海军首支舰载航空兵部队正式组建,被外界视为舰载机部队进入快速发展通道。该部队肩负着舰载战斗机和直升机飞行员梯次培养、机务人员培训等任务,开始了探索舰载机飞行训练模式,缩短舰载机战斗力生成周期。除了一些重大的时间节点,这支部队很少曝光在公众面前。近日《环球时报》记者走进该舰载机航空部队,还原该部队成立以来首位牺牲飞行员张超的真实影像。

  站在训练场上,水泥地面上有明显修过的痕迹。部队长戴明盟指着地面说,这就是张超发生事故的现场。戴明盟是驾驶舰载机首次在辽宁舰上起降成功的飞行员。在此前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戴明盟曾波澜不惊地描述过自己经历险情并成功处置的经历,但这一次,他描述的是战友的经历,语气平静但所有的描述都没有回避“失去一位战友的惋惜”和“惨痛教训”。

  今年4月27日,完成当天最后一个架次飞行任务的张超操纵飞机精准着陆后,已经接地的飞机机头突然急速大幅上仰,机头超过80度仰角。生死关头,张超先做出了避免战机损毁的最后努力。事故发生后飞机的参数记录仪显示,2秒钟内张超做出推杆动作,在推杆无效后,随后弹射跳伞,由于距离地面太近降落伞无法张开,导致张超坠地受重伤,经抢救无效献出生命。这全部的瞬间时长4.4秒,张超在4.4秒内做出判断采取了两个动作,戴明盟的评价是:张超在当时采取动作非常合理,换了自己也是一样的处置方式。

  在采访过程中,飞行员提及一个词叫“肌肉记忆”,就是在反复训练中,达到人机合一的效果。该舰载航空兵部队参谋长张叶表示,张超的控制力非常强,比如需要多大的油门他一放就是对的地方,根本不需要看转速。而通过张超应急处置能力能看出其对装备性能的娴熟掌握。作为一个有上千小时飞行经历的一级飞行员,张超在飞行生涯中也遇到过险情并成功处置,但这次却没有战胜不可抗的原因。事故最终调查结果显示是飞机电传故障。

  戴明盟回应如何面对挫折

  对于张超牺牲可能引发的社会影响,戴明盟说,舰载机飞行员本身就是一个高风险职业,高风险的职业出事故的概率高。即便是在航母强国,美国海军航空事故也非常多。“中国现在的舰载机飞行训练还处于摸索期,在摸索过程中,新型装备,新的训练方法、管理模式都会出现风险,发生一些事故很正常,在可接受范围之内。” 戴明盟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对这件事我们坦然面对,我们遇到挫折了,而关键是出现挫折后我们(怎么)做,害怕止步不前才是最可怕的事情,但现在我们还在继续往前走。喜欢这个事业的人是吓不倒的,舰载机飞行员这个职业还是趋之若鹜,很多担心都是没有必要的。”

  事故发生后,相关各个部门采取一系列措施,对飞机各个系统都进行了全方位彻查,对飞行员进行谈话,纾解他们的心理压力。目前该舰载机部队舰载机飞行员培训工作有序进行,届时将会有新一批飞行员通过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资格认证。

  对于张超而言,却再也无法取得航母舰载战斗机飞行员的资格认证,他甚至还从未上过航母。2015年3月,张超以优异的成绩被选拔进入舰载机部队,成为中国海军最年轻的舰载机战斗机飞行员。在此前,张超服役于南海舰队海军航空部队,驾驶中国新型三代机,并常年执行战备任务。2014年5月,中国海军首次向西沙永兴岛派驻新型三代战机,某日当一架外军飞机实施抵近侦察时,张超奉命战斗起飞。寸步不让的张超与外军飞机斗智斗勇,成功将其驱离。飞行员选拔需要进行理论考核、心理品质考核、身体考核、思想考核、作风考核和飞行考核。戴明盟亲自负责挑选飞行员工作,张超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飞行技术排名靠前,沉稳,爱思考,最重要的是对飞行事业的热爱,渴望能加入到舰载机飞行员的事业中来。”

下一页
(责编:实习生 王壹、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