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直击云南老山地区最后一次扫雷

 

2017年02月09日08:36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步步惊心!军报记者直击云南老山地区最后一次扫雷

【2017新春走军营】

大年初十,年味还浓。解放军报“新春走军营”采访组来到云南省麻栗坡县南端天保口岸一侧的八里河东山雷场。踏着这群扫雷军人的足迹,军报记者将见证云南边境地区最后一次扫雷。正如军报记者孙继炼、田源、费士廷在《铺就和平发展大通道——云南老山地区扫雷见闻》中写道:穿行在老山一个个雷场,记者发现,无论面积大小、地势陡缓,只要雷患排除,当地百姓就迫不及待地撒下种子。曾经被群众视为“死亡之地”的雷场上,如今一片勃勃生机。放眼望去,有迎风摇曳的芭蕉,有正在盛开的油菜花,还有刚刚破土而出的玉米苗,它们仿佛在喃喃低语:又一个春天来到了!

2月6日,云南省军区扫雷指挥部扫雷四队官兵系着绳索,在陡峭的雷场进行人工搜排作业。严 浩

题记:

“让和平的薪火代代相传,让发展的动力源源不断,让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辉”

中越边境,老山脚下。

一座国门巍然矗立,“中国天保”4个金色大字熠熠生辉。国门下,一辆辆运送货物的大型车辆川流不息,来往人员熙熙攘攘,人流、车流交织,一片繁忙。

天保口岸位于云南省麻栗坡县南端,是云南进入越南和连接东南亚、南亚的一条重要陆路通道。

“这里背靠大西南,面向东南亚,由此出发,可直抵太平洋,是我国‘一带一路’交通要道之一,彻底排除这条道路及周边因战争而产生的雷患,是国家和人民赋予我们的使命。”据扫雷指挥部政委周文春介绍,2015年6月,由原成都军区抽调400余名官兵组成扫雷指挥部队,奔赴这里执行排雷和永久封围任务。

大年初十,年味还浓。踏着这群扫雷军人的足迹,本报“新春走军营”采访组来到口岸一侧的八里河东山雷场。

迎面,一个带着骷髅图案的“雷区,禁止入内”警示牌赫然入目。在黄白相间的警戒彩带引导下,一条雷场安全通道沿山腰由南向北一路延伸,金属测试坑、收集坑、点火站、医疗救护点等排雷作业的场地设施一处接着一处。山路狭窄,山石遍地,最窄处仅能容下一只脚,稍有不慎,就可能坠下山坡。

30余名官兵身着数十斤重的迷彩防护服,腰系白色安全绳,右手持探雷器,左手抓绳,像城市高楼间的“蜘蛛人”一般,在近乎垂直的山坡上进行人工搜排作业。随着金属探雷器报警声不断,官兵们反复扫描确认,再抽出探雷针,向土里轻轻捅扎,确认地雷位置、大小、类型,插上小红旗标识……

“报告,发现两枚地雷!”只见中士高彬滨轻轻放下探雷器,慢慢趴下身子,拿出随身携带的工兵铲,小心铲去地雷表层的植被和土壤,一点点扩大雷坑……此时,高彬滨距记者只有几米,脚下是陡峭的崖壁,眼前是随时可能爆炸的地雷,头顶上方还可能随时出现滚石,哪一处出现意外,后果都不堪设想。身临其境,记者不禁替他捏了一把汗。

“这次扫雷是云南边境地区最后一次扫雷,除永远封围的雷场之外,所有的雷患都要彻底扫除,几乎所有的雷场都是山高坡陡,有的根本没有路,地雷种类杂、数量多,雷场上危机重重,步步惊心。”从受命那天起,周文春和指挥部“一班人”肩上的担子再也没有放下——雷场和雷场上的那些兵,成了他们挥之不去的牵挂。

自去年6月以来,每当来到这样的作业现场,周文春心中都隐隐作痛——2016年6月4日下午,下士程俊辉在60多度陡坡进行作业时发现一枚绊发雷,正当他全神贯注排除时,脚下的山石突然崩塌,他跌落到30多米深的谷底,头部严重受伤,抢救无效壮烈牺牲,把年仅22岁的青春永远定格在雷场之中。

“大地春如海,男儿国是家。”站在陡峭的雷场边缘,望着眼前这一群镇定自如、无畏无惧的扫雷军人,记者不禁肃然起敬:生死面前、家庭面前、改革面前,牺牲奉献是他们的无悔答卷。

——下士刘贵涛这样说:“多排除一颗地雷,乡亲就多一分安全,家乡就多一条发展的路。”

排雷间隙,下士刘贵涛走出作业现场,这位90后的小伙子,身着厚厚的防护服,尽管山风阵阵,摘去头盔,他的额头依然沾满汗水。这位彝族战士,从小就在附近的芭蕉坪村长大,奶奶、哥哥、姑姑被地雷炸伤,家庭深受雷患之苦。上世纪八十年代,担任民兵排长的爷爷,在为参战部队送饭途中触雷身亡,成为一名烈士。

下一页
(责编:黄子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