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的西沙,最奢侈的一道菜是辣炒南瓜!

2017年03月29日08:37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35年前的西沙,最奢侈的一道菜竟是辣炒南瓜!

  3、

  中建岛距离永兴主岛90余海里,是西沙群岛最南边的一个孤岛,海拔2.2米,岛上寸草不长,被称为“南海戈壁滩”。

  节前,我准备搭乘送补给的登陆艇上岛,却被风浪搁置了。一直拖到除夕当天,小吨位的登陆艇依然无法起锚,水警区下令值班猎潜艇紧急起航。海上刮着七八级阵风,猎潜艇时而被顶上浪峰,时而被摔进波谷。与风浪搏斗了4个多小时,终于靠上中建岛简易小码头。守备队的官兵已经早早在迎候了。“‘一号物资’带来了吗?”“信带来了吗?”顶着热辣辣的烈日,望着四处白茫茫的珊瑚沙,我有一种到了戈壁荒原的感觉。

  1975年5月的一天,一位排长率6位战士,带着国旗、电台、食品、淡水,带着祖国人民的重托,登上中建岛。在岛的东西两端立起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主权碑,升起了五星红旗。没有营房,他们住在岛子南端一艘搁浅的外国破商船上。淡水贵如油,吃不到新鲜蔬菜,没有任何娱乐,生活的艰苦可想而知。最让战士们难忍的是远离大陆,音信难通,与世隔绝的孤寂。

  一次强台风过后,补给船给一位班长带来3封电报。第一封是“母病重,盼归”;第二封是“母病危,速归”;第三封是“母已葬,安心工作”。航路隔绝,3封电报走了两个月。班长手捧电报,跪在地上,朝着北方磕了3个头。一位战士探亲归队时,带来一只小狗。刚开始,它见什么都新鲜。可半个月一过,总是望着北方发呆。后来,竟然绝食。小狗患了思乡病,见它实在可怜,战士们不得不让补给船将它带下岛。不能按时补给,苦了岛上的“烟民”。他们常常会“弹尽粮绝”。有一次,断烟半个多月,副队长无意间从抽屉里翻出大半支烟头,几位“烟民”谁也舍不得抽,点燃了,一起深深吸几口烟味过过瘾。补给船刚靠码头,“烟民”们便迫不及待地问“一号物资”带来了没有?“一号物资”就是香烟。

  我有幸在中建岛过除夕。夜幕降落,该吃年夜饭了。除了几只罐头,最奢侈的一道菜是辣炒南瓜。南瓜是水警区司令员专门让猎潜艇捎来的,对于已经吃了两个多月罐头的官兵们来说,它是一道“硬菜”啊。队长端起茶缸,说:“我们在执行任务,只能是以茶代酒。今天是除夕,祖国人民在喜迎新春佳节,我们守卫在南海的中建岛上,首先祝祖国越来越强大,人民越来越幸福!”大家齐声喊道:“干杯!”“第二杯‘酒’,敬敬大家,感谢大家一年来流下的汗水和付出的心血!”“干杯!”“这第三杯‘酒’嘛,应该敬敬我们的父母和所有的亲朋好友,感谢他们的支持和理解!”

  三杯“酒”敬完,我发现小伙子们的两眼都润湿了。入夜,跟随一位北京籍战士一起站岗。没有月光,星空却特别灿烂。我说:“西沙离北京真是太远了。”他说:“是远,通封信都得好几个月。”我又问:“觉得苦吗?”他沉吟了片刻,说:“苦是苦。可是有多少北京兵能有机会为祖国人民守卫南大门呢?”当我意识到自己是在中建岛站岗时,情不自禁地挺直了胸膛。

  后来,中建岛精神被总结为“爱国爱岛、乐守天涯”,与南沙精神、亚丁湾精神、辽宁舰精神一样,成为海军官兵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王璐(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