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海茫茫,他们选择用一种最美的队形与这个世界告别

2017年04月06日08:43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沙海茫茫,他们选择用一种最美的队形与这个世界告别

  值得欣慰的是,后来建设的这条目前中国境内唯一的军用铁路专运线,就从他们牺牲地附近穿行而过,每天运送物资、装备和一批又一批参军或者退伍的战士。

  听完这个故事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想去拜祭他们。很多次,我都会在梦里遇见他们,与他们畅谈理想、故乡甚至爱情和人生。可醒后,他们的样子又迅速地从我脑海消失,连一个镜头都没留住。再看,泪水已然浸湿枕巾。直到某天,我真的去了沙漠深处,带着好烟好酒找寻他们骨骸遗落的地方。

  穿越戈壁滩,再穿越铁路,汽车滞留在沙丘无法继续前行。我下车,一点一点寻找,向着他们冥冥之中指引我的地方跋涉。那天的阳光还算温和,虽然已是春天,但是大漠依旧寒冷,戈壁滩还残留着一小片一小片没有融化的雪。踏着白雪和黄沙,我小心翼翼地走过每一寸土地,生怕某一步迈得太大,就错过了与战友相见的机会。

  寒风轻拂脸颊,四周空寂无声,听着自己脚步的声音和远处传来的火车汽笛声,一种从未有过的神圣感和使命感降临在身上。然而寻找并不顺利,戈壁滩上除了芨芨草和骆驼刺枯萎的枝干,一无所有,茫茫沙海有好几处远看像座坟茔,走近了才发觉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沙包。

  几个小时过去了,我的鞋里灌满了沙子,脸蛋冻得通红,却依然没有找到。我叩问内心,是自己不够虔诚还是英雄有意躲避,作为一个后来的战士,难道连给英雄们敬礼的机会都没有吗?我甚至开始怀疑,这样的故事纯属杜撰,若非杜撰,为什么始终找不到他们留下的最后的痕迹?

  我望了望天空,正好一块乌云遮住了太阳,我想,这一趟拜祭之行是没希望了。同行的战友劝我回去,他们安慰我,已经尽力了,走吧。汽车调头,车子往前走,我却始终盯着身后。我一再嘱咐司机开慢点再开慢点,打开车窗张望,风沙迷了我的眼睛。

  就在将要再次穿过铁路返回的时候,我看到一位骑着三轮摩托车给附近基层点号送物品的师傅。我让司机把车停下来,自己急忙跑过去拦住师傅。我问他,您知道附近有个墓吗?就是好几个人埋在一起的那个?师傅说,不知道。我绝望透顶,准备返程。车启动,师傅大喊大叫着向我摆手。他说,我想起来了,有,有,以前是有个坟头,去年好像迁走了。听说是迁到航天城的那个烈士陵园了。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王璐(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