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追寻60多字碑文背后的生命

2017年04月06日08:55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记者追寻60多字碑文背后的生命

图1:2017年清明节前夕,在烈士邝胜龙的家中,老母亲深情抚摸着儿子的遗像,不断念叨着邝胜龙儿时的一幕幕——仿佛那些时光就在昨天,就在眼前。邝胜龙的哥哥邝胜忠说,父亲前年去世了,他们兄妹几个都下海经商,手头也都比较宽裕,如今一家33口人四世同堂,母慈子孝,人丁兴旺。

图2:烈士邝胜龙遗像。33年前,这位同学眼中“时尚帅气”的青年,在边境作战中英勇牺牲。刘伦富摄

凝视广西靖西市烈士陵园4区4排12号墓碑——

你是谁,为了谁

广西边城靖西市烈士陵园,4区4排12号。

暖春,碎金般的阳光从斑驳树影中投射下来,洒在一尺见方的冰冷墓碑上,几行碑文映入眼帘——

邝胜龙烈士,生前系54262部队侦察队战士,1983年1月入伍,21岁,共青团员,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县人,1984年8月23日在自卫还击保卫边疆作战中光荣牺牲,一等功臣。

没有照片,没有更多介绍。此刻,他的一生浓缩为这短短60多字的碑文。

这,也是绝大多数人们对邝胜龙烈士的全部了解。

你是谁?为了谁?

清明节前夕,记者追寻烈士邝胜龙的成长足迹,回眸他的青春芳华。

“胜龙这孩子,打小就听话,很讨人喜欢”

最初的寻找,没有记者想象中的那样容易。

从广西首府南宁到边城靖西,从广西军区军史馆到某边防团团史馆,记者查阅很多资料,但记载邝胜龙烈士的文字,大多只有寥寥数语。

多方寻找,记者终于通过钦州军分区辗转联系上邝胜龙生前一位战友,得知他的家人就在钦州。

电话沟通后,记者驱车直奔邝胜龙的家——钦州市钦南区民生街邝屋园巷1号。

这栋崭新的四层小楼,跟普通人家没什么两样。只有门楣上那块“光荣烈属”的牌匾,无声诉说着这家人的身份。

记者刚一进门,邝胜龙84岁的老母亲黎秀珍,就颤颤巍巍地从里屋走了出来,紧紧拉住了记者的手。

就像见到自己的儿子回来一般,黎妈妈的泪水不断从深陷的眼眶溢了出来。深埋心底的记忆,随着一张张老照片涌了出来。黎妈妈时而幸福时而痛心地回忆:胜龙这孩子,打小就听话,很讨人喜欢,上学那会,家里吃饭的人口多,负担重,他一放学就回家挑水,把两口水缸装得满满的,喂猪、做饭、种菜,样样他都抢着干……

妹妹邝胜娟比邝胜龙小5岁,和哥哥感情特别深。小时候,哥哥一放学就背着她玩耍,带她去抓鱼。邝胜娟说:“哥哥初中毕业后到一个工厂上班,第一个月刚领工资就给我买了一大堆好吃的。”

哥哥邝胜忠永远记得33年前的那个早晨。两名胸戴小白花的军人和人武部、民政局、公社的干部来到家中,他一下子反应过来:弟弟没了!

邝胜忠说,当年,得知胜龙牺牲的噩耗,父亲邝兆恒一头晕倒在地,在床上躺了整整一个星期。母亲也哭晕了过去。

这些年,两位老人只要见到穿军装的人,总会想起牺牲在边关的儿子,泪水落下一行又一行。邝胜龙生前留下的一块手表、几张黑白照片,以及组织发放的烈士证书和那枚用生命换来的一等功军功章,成了一家人永远的珍藏。

“胜龙啊,你看,部队的人又来看你了!”整整一个下午,黎妈妈抚摸着儿子的遗物,不断念叨着邝胜龙儿时的一幕幕——仿佛那些时光就在昨天,就在眼前。

下一页
(责编:王璐(实习生)、黄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