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种联合,联合作战新趋势

2017年08月24日08:29  来源:解放军报
 
原标题:兵种联合,联合作战新趋势 - 解放军报 - 中国军网

  编者按

  随着战争形态演变及作战力量发展,联合作战在经历了“军种联合”的发展阶段后,当前越发呈现出“兵种联合”的趋向,兵种联合或将成为联合作战的重要形式。兵种联合程度成为衡量联合作战水平的重要标志,也是制约联合作战发展的关键环节。深化兵种联合作战问题研究,对于创新信息化联合作战理论,牵引作战方式变革和作战力量建设,具有重要理论价值和实践意义。

  兵种联合是联合作战固有形式

  联合作战本身包括兵种联合。不可否认,联合作战自提出并自觉运用于作战实践以来,主要表现为军种间联合作战。但是,联合是否必须“跨军种”?这是学术界一直以来争论的热点话题,也是影响人们正确认识兵种联合的思想障碍。从本质上讲,“联合”是以跨界思维和多主体平等参与为基本特征的战争行动方式。联合作战其实就是通过“联合”的方式,实现军兵种部队协调一致的作战。横向上看,作战主体有多少类别,联合作战就有多少可能;纵向上看,作战主体有多大层级,联合作战就有多大规模。从这个意义上讲,联合存在着从低到高、由小到大的序列或谱系,军种内、兵种间甚至互不隶属的两个分队间都存在联合问题,兵种联合本身就是联合作战的一种形式。《军语》对联合作战主体的界定即“两个以上军兵种或两支以上军队的作战力量”,也没有否认兵种联合的可能。

  兵种联合主要是主战兵种间联合。兵种联合既可能是同一军种内的兵种联合,也可能是不同军种间的兵种联合。比如,海军陆战队与海军舰艇部队、海军航空兵部队共同实施登陆作战,就是军种内兵种联合;而海军陆战队和陆军两栖装甲部队共同遂行攻坚任务,就是军种间兵种联合。但兵种联合并不是所有兵种间都可以联合,也不是所有兵种间都需要联合。因为,无论军队力量结构如何变化,兵种永远有主战、辅战,以及支援和保障力量之分,主战兵种与支援保障兵种间仍然是主从式协同关系。只有具备“唱主角”能力的主战兵种间才存在平等式协同的联合关系。可以预见,随着主战兵种自身合成性及相互联通性不断增强,兵种联合将成为联合作战的重要形式。

  兵种联合与兵种合同不冲突。随着联合作战的重心下移,合同战斗的门槛也在降低。可以预见,在今后较大规模的战斗行动中,将越来越多地表现为兵种间的联合作战;而在具体的分队战斗层面,仍会是以兵种内的小型化合同战斗为主。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第3机步师一支分队在开进途中侦察到前方有伊军坦克,直接引导空军飞机精确摧毁了伊军坦克,可称之为典型的兵种联合作战。而以空军航空兵火力支援为背景,该分队以自身力量为主实施的远程突击战斗,则是兵种联合背景下的兵种合同战斗。兵种联合与兵种合同将在不同层次、不同阶段发挥主体作用。整体上、全过程的兵种联合需要局部的、阶段性的兵种合同作支撑。当前,着眼实施小型化合同战斗、参加兵种间联合作战,加强单元合成训练,建强基本作战单元的目的即在于此。这不仅体现了作战目的多样性和战场情况复杂性的客观需求,也反映了作战形式演化的继承性和渐进性特征。

  兵种联合更能体现信息化特点

  战争形态演变催生兵种联合。随着战争形态正由机械化向信息化加速演变,一体化联合作战成为基本作战形式。战场上各作战单元、作战要素、作战系统基于一体化信息网络连接成有机整体,联合作战呈现出小型化、精确化、体系化等特征。应改变动辄“三军”齐上的传统模式,推动联合作战主体由军种向兵种延伸,以兵种联合达成联合作战的小型化;从底层发力、从兵种抓起,以兵种联合实现联合作战的精确化;上下贯通、左右融合,实现全方位、多层级的整体联动,以兵种联合支撑联合作战的体系化。近年来美军主导的几场局部战争中,兵种联合已经成为战场上一个突出特征。正如有的军事专家所言,“现代战场更多的是不同兵种的联合行动”,兵种联合必将由幕后走到台前。

  体制编制调整支撑兵种联合。我军正在进行的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重点是构建联合作战力量体系,使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联合作战力量体系涵盖诸军兵种,而兵种作为军种的“板块”,是联合作战力量体系的基石。当前,兵种力量正按照联合作战力量体系整体架构,加强基本作战单位和基本战术单元建设,使其具有标准的能力指标和规范的数据接口。这些兵种力量的“基本模块”具有较强的独立战斗能力和协同作战能力,能够灵活编组、快速部署,作战时根据遂行任务需要“积木组合、即插即用”,实现与其他兵种联合作战。可以预期,随着体制编制调整改革深入推进,精干化、一体化、小型化、模块化、多能化的基本作战单元,必将为兵种联合提供坚实力量支撑。

  用兵方式变化呼唤兵种联合。以往作战,受武器装备技术水平和体制编制等制约,规模化、概略化、程式化用兵痕迹明显。信息化战争中,作战力量规模“瘦身”、能力“增容”,作战体系纵向贯通、横向融合,精确作战、体系作战、联合作战等先进作战理念不断涌现,用兵方式呈现出许多新变化。突出小型化精确用兵,着眼任务挑选力量,以兵种联合形式实施体系支撑下精兵作战更受青睐。突出积木式组合用兵,需要将兵种打造成军种的“积木”,使兵种之间能够自由“拼接组合”,动态建立联合关系,顺畅实施联合行动。突出自适应灵活用兵,身处交战一线的兵种需要适时感知战场,根据战场需要自主联合,达到借力增效目的。可见,兵种联合集先进用兵方式于一身,体现了信息化作战特色,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重视兵种联合相关问题研究

  重构兵种作战理论。长期以来,兵种主要是“参加”合同战斗,兵种作战理论主要是研究合同战斗背景下的兵种战斗。随着基本作战单元建设深入推进,兵种力量自身趋向合成,兵种战斗的时机背景、方式方法等都将发生深刻变化。兵种战斗不再是“单打独斗”,而是基于单元合成的小型化合同战斗;不再是以成员身份“参加”军种内合同战斗,而是以平等身份“参与”兵种间联合作战。应深化兵种联合制胜机理研究,理清兵种联合组织模式及运行机制,创新兵种联合方式方法,构建起满足信息化作战需要,适应兵种编制体制调整改革实际,以兵种联合为主导、以兵种合同为支撑、以独立战斗为补充的兵种作战理论体系,以兵种作战理论的创新突破,推动兵种建设与训练创新发展。

  主导兵种力量建设。以战领建是军队建设的铁律。着眼实现兵种间无缝隙、自适应、一体化联合,需要以正在实施的军队规模结构和力量编成改革为契机,增强兵种力量的联合化特质,构建起单元合成、要素集成、体系融合的联合作战力量体系。应着眼联合建体系,按照联合化需求明确兵种职能定位,按照体系化思路谋划兵种力量布局,进一步明确兵种建设目标和发展方向,为兵种联合谋好篇、布好局;着眼联合抓合成,将基本作战单元建成兵种联合的基本模块,使其不仅具备小型化合同战斗能力,而且具备兵种联合作战能力,以兵种内合成支撑兵种间联合;着眼联合立标准,“没有联合的作战是地狱,没有标准规范的联合作战是真正的地狱”,应尽快确立兵种能力指标、数据接口、战斗规则等基本规范,打通兵种联合的“中梗阻”。

  推动兵种训练创新。兵种联合作战必然需要兵种联合训练。兵种联合能力生成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遵循规律、久久为功。要像重视单元合成训练一样重视兵种联合训练。应注重培养单兵联合意识,使“兵之初”就瞄准联合、准备联合;加强兵种联合基础训练,从联合知识学习抓起,练强联合基本技能,具备联合共同认知,打牢兵种联合基础;增强兵种联合专项训练,在兵种内部实现单元合成基础上,对兵种间同一个要素进行专项集成训练,实现兵种间互联互通,练强兵种联合要素;加大兵种联合适应训练,紧贴使命任务,全过程、全流程、全要素组织指挥和行动演练,全面锤炼兵种联合能力。(苏冠峰 石小刚)

(责编:韩笑(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