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情瞭望》——

多域融合与跨域攻防的优势与前景

2020年08月17日09:23  来源:人民网-军事频道
 

“多域融合作战”与“跨域协同作战”是美军近年来最新提出的作战思想,指导着美国军种作战概念逐步向联合概念升级演进,并以此为基础打造全新战争样式,建设涵盖“陆、海、空、天、网”等全部作战领域,融合太空、网络、威慑、运输、电磁频谱、导弹防御等各种能力的联合作战部队。通过这种全新的作战思想与俄罗斯等竞争对手在各领域内角力较量,发展不对称优势,保证本国军事实力的领先地位。多域融合作战与跨域攻防在实战中有着怎样的优势,发展前景又如何呢?

全域战概念演变过程

20世纪70年代中期后,美国陆军先后提出了“中心战斗”、“扩大的战场”和“一体化战场”等作战思想,形成了“空地一体战”作战理论。空地一体战作战要求地面部队与空军协调统一,在空军实施战场空中遮断和进攻性空中支援的基础上进行纵深作战,首次出现了多兵种协同作战的作战思想,这一作战理论也在海湾战争中得到了实战检验。这就是多域战乃至全域战思想诞生的起点。

2016年10月3日,美陆军协会年会上,时任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司令的大卫·G·珀金斯将军发表公开演讲,首次使用“域”一词精确概括出了国际战争的新形式,提出美国“所有领域均受到挑战”、“单个领域的优势 无法赢得战争”等观点,进而推出了“多域战斗”的概念。“多域战斗”的作战思想要求各军种作战力量之间密切合作,摒弃追求各自单一领域制权的军种思维惯性,为国家指挥当局提供一种“多域方案”。

2018年10月,美国陆军训练与条令司令部颁布了《美国陆军多域作战2028》概念1.5版本,作为目前最为成熟的一版概念,它以“作战”一词替换了原有的“战斗”,对“多域战斗”概念进行了延伸拓展。“多域战斗”的概念仅仅适用于冲突阶段,但在民族国家竞争成为世界局势新要素的情况下,仅仅赢得实战冲突的胜利对于作战大背景的意义是非常有限的,因此必须将“多域”概念进行延拓深化。“多域作战”这一概念就是在“竞争、武装冲突和重回竞争”这一“竞争连续体”中引入了跨政府、跨机构的有关要素,提出“多域战”中的“校准力量态势、运用多域编队、达成多域聚合”三项核心理念,明确了“多域编队”的具体需求,细化了不同层级部队在“多域战”中所需具备的相应作战能力。

“跨域协同”指的是各军种通过相互合作弥补其他部队在战斗中存在的不足进而实现各领域的互补增效,最终成功完成战斗任务。在多域融合与跨域协同的基本思想指引下,美军形成了“全域战”的概念,即在战训的全过程中发展各兵种联合作战的能力,实现军队向联合作战部队转型。

全域作战优势显著

就目前国际军事发展形势看,各国面对的将是一个日趋复杂、致命、极度活跃、城市化的战场,作战环境越来越脆弱,传统战场的作战模式已经不再适用于当代战争。在这种背景下,美军提出了全域战的理念,以期应对日益复杂的国际环境。多域作战与跨域攻防在现代化战场上究竟有何优势呢?

多域融合能够使不同兵种力量优势叠加,劣势互补。多域战的前身“空地一体战”就是20世纪80年代初,美军为应对苏联坦克集群在欧洲平原给北约造成的巨大威胁而试图建立的空军与陆军协同作战的作战样式。这种作战模式要求地面部队与空中力量高度协同,地面部队进行前线进攻性机动防御作战,空军则通过打击敌军后方阻滞其对前线兵力的充实,进而为前线陆军提供战术支援。这也是美军历史上 首次进行空军与陆军的深度协作,提高了美军军队作战的复杂度与灵活性,使美军战术选择更加丰富且具有活力,对敌人造成更大了战略威慑。

另一方面,跨域攻防能扩大不对称优势,对敌军力量发挥产生更大限制。由于跨域攻防的理念强调不同领域攻防力量相互配合,因此,在战斗过程中,军队可以通过自己的优势领域向敌军施加更大压力,使敌人的力量难以得到最大程度的发挥,进而扩大不对称优势,最大程度展现自身实力而削弱敌军力量。各国近年都来非常重视网络电磁领域的技术开发研究,某种程度上就是因为网络电磁领域是随着信息时代而来的新产物,试图赶超老牌强国的新兴大国能够通过这个领域的发展建立自身优势,而老牌强国不希望被赶超,出现能够被敌军当作弱点打击的领域。因此各国都不约而同地将网络电磁领域的研究发展作为了自己目前发展的重点领域之一,这也体现出了跨域攻防在现代信息化智能战争中的巨大力量。

全域战发展前景广阔

目前,“全域战”这一理念只是拥有了理论基础,要将理论转换为实践仍需许多努力,美军参联会副主席在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各领域的无缝融合和有效 指挥控制仍是一项艰巨的挑战,我们还不清楚究竟要如何做到,没人有现成的答案。”

在实现真正的联合作战过程中,存在包括文化、经济、政治等各方面的阻碍,这些问题都会影响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部队、联合作战模式的建立。首先,各军种在长期发展过程中都形成了本军种特有的作战样式与战斗文化,不同军种文化的分歧可能导致对联合作战部队建设的作战侧重点观念不同,进而造成部队建设的方向模糊,目标不明确。其次,军队建设预算有限,各军种都会尽力争取用于自身武器装备更新研发,导致预算优先满足各军种需求而非联合作战需求。最后,国防部难以获取整合政府与盟国力量,“跨域协同”是国家综合力量的博弈,包含了政治、经济、外交、情报等各个方面,需要国家各领域政府机构力量的配合协同,而仅依靠国防部是没有足够的权力实现各力量的整合。

这些问题都影响着“全域战”的发展进程,但无论如何,作为新型作战理念的“全域战”都必将成为未来作战的重要模式,美国更是在今年4月发布了“联合全域作战软件”,旨在开发战区级联合全域作战软件,以编配作战资源,实现陆、海、空、天、电磁等领域的协同杀伤。这一行动也昭示了美国实现“全域战”的决心。(张颢月、申起有、马建光)

(责编:黄子娟、陈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