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集团军某旅围绕“关心关爱基层带兵人”展开调查,透视基层主官现状——

年轻的基层带兵人,你过得还好吗

2019年06月24日08:45  来源:解放军报
 

带兵人走在前,官兵士气高。 邱瑞清 摄

话题一

基层带兵人的担子里挑了些啥

基层带兵人是战士眼中的“铁人”,是上级领导眼中的“干将”;对上不能辜负信任,对下不能愧对期盼

承上启下的责任

谈到当主官的感受,第72集团军某旅三营代理教导员曹春波给出的关键词是“责任”。

去年10月,曹春波从纪检科副营职干事走马上任教导员,“一进三营,就明显感觉肩上的担子不一样”。

曹春波发现,在机关当干事最重要的是办好业务工作,虽然责任也很重,但只要肯付出就能做好;现在身后有一大批官兵和装备,光流汗付出还不行,还要讲策略讲方法,对上不能辜负旅党委信任,对下不能对不住官兵成长进步的期盼。这份承上启下、建营育人的责任的确沉甸甸。

采访还没结束,就到了体能训练时间,曹春波急急忙忙往训练场跑。在他看来,主官带头参训,既在于一线督导、解决问题,也在于以上率下激发官兵练兵动力。

默默承受的压力

四营支援保障连连长祝俊杰给出的关键词是“压力”。

在他看来,当主官注定避不开压力,如果一个主官在岗位上工作几年,单位的建设没有起色,战士的成长进步不明显,个人实绩空空如也,讲大一点,对不起组织信任;讲小一点,对不起连队和部属。

“可压力往往是自己默默承受。”祝连长话锋一转:“带兵人是战士眼中的‘铁人’,是上级领导眼中的‘干将’。要向战士传递‘压不垮’的精神力量,有压力自然不能对部属说;要向上级党委展示‘扛得住’的决心意志,有压力也不好向上级领导说;要向家人给予‘靠得住’的信心勇气,有压力更不敢向家人说。”

五味杂陈的牵绊

装甲步兵六连指导员黄英斌给出的关键词是“牵绊”。

去年7月,黄英斌的母亲患上轻度中风。连队正在海训场进行突击车实弹射击训练,由于连长不在位,黄英斌和家人协商后,由家属陪母亲到医院就诊。一番检查后,医生建议老人住院治疗。但考虑到家中小孩无人看管,母亲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家治疗。提起这件事,黄英斌深深愧疚:“感觉自己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子。”

去年9月,旅里组织家属到海训点与官兵团聚,为期两天半,减去往返路途时间还剩一天半。黄英斌的妻子、女儿坐着旅里的大巴车来到海训点。短暂的相聚,让他倍加珍惜。

然而,由于连队要组织载员轻武器实弹射击,团聚的第二天下午,黄英斌便返回训练场。

分别时,女儿哭着一声声喊“爸爸”,黄英斌感到每一声都疼在心上。坐上车,他忍不住落下眼泪,不敢再回头看妻儿。

一个家庭,父母要儿子、妻子要丈夫、孩子要爸爸,他们需要依靠和陪伴。这些最基本的,普通军人往往难以做到,基层主官就更难了。

据统计,该旅基层主官中,共有56人和家属处于两地分居状态。

话题二

基层主官担子重,原因在哪里

从岗位上看,主官意味着主管,主管就要担当;从角色上看,主官得像单位的中流砥柱;从年龄上看,基层主官大多处于人生和事业的爬坡期,双重负重,一路艰辛

负责负全责,问责问全责

营架构不小,干部有分工;连架构不大,干部骨干也有分工。

副营长、副连长往往分管装备工作;副教导员往往分管后勤,同时担任体能教员;“兵教头”负责专业训练。

可实际工作中,基层主官们依然放不开手。为什么?因为一旦出问题,上台作检讨、档案里被塞进处分卡片的还是主官。

在负全责、问全责的情况下,基层主官每天睁开眼,都是开足马力忙到熄灯,熄了灯还得先转转班排宿舍,确认战士们都睡了,自己才能安下心来理理工作、看看书。

一营教导员谷怀培坦言:“我基本没有在夜里12点之前睡过觉。大多数连主官基本也没有在11点之前睡过觉。”

榴炮一连原指导员孔令伟4年前挨处分的事,曾在官兵中引起热议。那年岁末,连队一名战士休假期间骑电动车时遭遇车祸身亡。虽然休假前,孔令伟对这名战士进行了安全教育,休假期间也电话联系提醒过他注意安全,但上级追究责任时,仍然给了孔令伟行政处分。

2年前,原师、团党委研究决定,撤消对孔令伟的处分,但事件本身的影响很难那么快消散。

压力多方位,调节靠自身

“不能说”的压力,有的来自检查考核——

二营教导员王坤道出不少基层主官的无奈:“按理说,平时工作抓实了,就不该担心各种检查考核,可实际上由于这样那样的原因,一些经常性、基础性工作总免不了有些欠账。”

去年海训,受两次台风及平时阴雨天气、潮汐变化等影响,各项工作计划不得不一次次调整。海训结束时,由于有些工作利用碎片化时间难以落实,不少单位在教育、管理等方面“带账”返营。王坤坦言:“欠下的账必须补。不补,营连的建设基础受影响,遇到检查考核更是过不了关。”

“不能说”的压力,有的来自个人的成长进步——

调整改革后,全旅干部编制结构呈“葫芦状”,谈到成长进步,营连主官们有些纠结:人多位子少、提升难度大、想走不甘心、想“充电”缺时间、想“转身”发展又缺少信心……

任警卫勤务连指导员前,黄宇斌曾担任连长5年,相比别的连队主官,他年龄偏大,相比主战连队主官,发展路径又偏窄。“实在不行,只能‘向后转’了。”黄宇斌的言语中流露出一丝无奈。

“不能说的压力”,有的来自身体上的伤病——

突击车六连指导员刘伟去年患上跟腱炎。医生嘱咐他,跟腱炎是慢性病,不好根治,要少参加负重训练、长跑训练。但作为主官,刘伟坚持参加每月一次的20公里战斗体能训练,逢上级考核更是咬牙拼尽全力,以致跟腱炎好了又复发。刘伟表示,身体上有小毛病得先撑着,再怎么说,主官也不能在训练考核时靠边站。

工作任务重,顾家不容易

去年海训返营后,黄英斌休了12天假。去年一年40天的假,他分了4次休,仍剩余10天没休完。

“虽然旅里严格落实休假计划,明确驻训期间正常休假,但连队任务一个接一个,看着战友们那么辛苦,自己怎么好意思休假?”黄英斌说出了心里话。

去年,该旅所有合成营从3月中旬开始外训,直到9月底才结束。外训期间,共有21名主官主动调整休假计划。由于训练任务重、野外手机信号时好时差,黄英斌估算了一下,每周和家属、孩子视频通话不会超过2次。

话题三

关爱基层带兵人,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绝不能漠视基层主官的辛酸苦累,更不能让流汗的人再流泪

“就像弓一样,长期处于满弦绷紧的状态,总有一天会因无法承受之重而折断。”调查发现的基层主官过度担责、压力无处化解、家庭牵绊多等现状,引起了该旅党委高度重视。

“绝不能漠视基层主官的辛酸苦累,更不能让流汗的人再流泪。”旅党委提出,要努力让最辛苦的人成为最幸福的人,并出台了一系列关心关爱基层带兵人的举措。

责权相配,撑腰壮胆

“要让挑担人挑出存在感、成就感。”该旅领导认为,新体制编制下,营是遂行作战任务的基本单元,平时就要注重树立营党委的权威,给责更要给权,如此才能更好激发营主官担责、履责、尽责的激情动力。

他们出台《充分激发营级党委自主抓建活力的措施》,放开人员使用推荐权、经费物资支配权、敏感事务处理权等权限,该基层自主决定的事首长机关不插手;与此同时,除政治任务、军事训练、党风廉政建设外,其他工作不再要求基层主官签订保证书、承诺书、责任书。

“旅权限范围内推荐、提升、使用的干部,及选送的技术学兵,基本上都从营党委推荐的对象中产生”。一营教导员谷怀培介绍,去年以来,营党委在干部调整时共推荐了6名优秀干部,有5人得到提升使用;选送参加5类专业集训的26名学兵,都是经过连队民主测评通过后,营里综合衡量上报的,没有一个是上级打招呼、“戴帽子”的。

科学统筹,减压释负

“越是担子重千钧,越要爱护挑担人。”该旅党委提出,要对照战斗力标准,切实把该给基层减的负减下去。他们制订了《首长机关日常运行工作规范》《基层指导及保障运行规范》,加强工作统筹,压减与战斗力关联不大的工作。

这些规范运行以来,变化如何?营连主官有直接感受——

作战支援营教导员陈萌发现,主官参会的次数明显少了,有分管干部的,机关不再要求主官参会;机关的非紧急通知大多安排在日常交班时集中传达,专项的会也少了。

榴炮一连连长管少俊看到的变化是,机关的检查次数、问题通报、责任整改清单少了。旅机关整合检查力量,对于日常检查,变各业务科分头检查为综合督查;对于查出的问题,基层当面整改的不再通报,减少基层主官压力。

令榴炮一连指导员蔡旺印象深刻的是,那次旅宣传科配合主题教育举办“转型先锋访谈会”,活动准备期间,宣传科制作了5部转型先锋纪录片,“脚本都是他们采访基层自主编写,没有让营连提供一份材料”。

有为有位,激发动力

改革后,该旅干部超编较多,面对交流、选调等机会,有人提议为了“基层稳定”要严控基层主官,但该旅党委认为,要充分尊重基层主官的个人意愿,让“有为者有位”。

去年,经旅党委推荐,二营营长薛峰提升至外单位任副参谋长,三营教导员方震交流至新组建单位任机关科长;连主官中有8人交流至外单位,其中3人在年内即得到晋升。

与此同时,选人用人时他们注重向基层倾斜。去年集中调整干部,提升为副营职干部的人数,基层大大多于机关。(周峰 王伟庆 陈连鑫)

(责编:李方园(实习生)、陈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