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賽場上,戰就要戰出水平,比就要比出精神——

大漠戈壁,上演“速度與激情”

2020年01月17日09:59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大漠戈壁,上演“速度與激情”

王文江駕駛戰車沖出涉水場。李康 攝

“與時間賽跑才能逼出戰斗力!”這是我去年第一次參加國際軍事比賽的最大感受。

2019年8月,我與4名戰友代表中國陸軍參加了“國際軍事比賽-2019”“晴空”便攜式防空導彈班組項目比賽。作為戰車駕駛員,我的主要任務是在比賽過程中,駕駛指定輪式戰車,在規定賽道上,通過若干個障礙后,將4名戰友安全輸送到指定位置。

為了能夠盡快熟練掌握戰車精准越障的技能,每次碰杆,我都會跳下戰車,用尺子測量距離,不斷修正偏差量,甚至讓隊友拍攝行駛視頻,通過回放修正駛入角度,確保什麼時候換擋、什麼時機打方向、什麼速度越障都熟稔於心。

8月6日,“晴空”技能賽正式開始,按抽簽順序,我們第4個出場。

前3組上場的外軍參賽隊員,在駕駛裝甲車輛越障的過程中,均出現了因碰杆而被罰時的情況。看著賽場上被大風刮起的浮塵,我心裡不由得打起了鼓:“這天氣,要想越過那麼多障礙而無失誤,難啊!”

“國際賽場上,戰就要戰出水平,比就要比出精神。”放下包袱、抖擻精神,我駕駛著繪有中國國旗的迷彩戰車駛入賽場。

“開始!”隨著裁判長一聲令下,我迅速點火、挂擋、加油,沖出起跑線。就在戰車越過車轍橋沖入涉水場時,由於車速過快,水波涌上擋風玻璃,遮住了視線。

這個時候,稍有不慎就可能碰壁或熄火,我迅速穩住方向盤,調整車速,克服水浪帶來的阻力。根據行進速度和時間,我預估戰車即將駛出涉水場,一腳把油門踩到底,加速沖出了涉水場的大斜坡。

“前面就是‘8字形’限制路了,你可以的!”同車的戰友為我鼓勁。

整條賽道上,這個由183個限位樁按照數字8排列環繞而成的限制路,是最難的一個障礙。戰車通道寬隻有大約4米,而戰車就寬2.9米。越障時,車輛始終處於轉彎狀態,而且車身距限位杆也隻有一拳的距離,這極大地考驗著駕駛員在高速行駛情況下的繞行能力和對戰車的掌控能力。

戰車駛入“8字形”障礙賽道,我立即減了一個擋位。眼看障礙越來越近,我迅速鬆掉油門,把擋位減至最低,調整方向,使戰車正向對准障礙路口。當障礙路口距我僅剩5到7米時,我憑著訓練時“三點成一線”的“車感”,使車輛順利進入障礙,一邊勻速調整方向角度,一邊觀察和判斷左右距離,確保戰車始終行進在賽道的中間位置。

“漂亮!中國隊精准無誤……”當戰車順利通過“8字形”限制路時,解說員的聲音在賽場上空響起。

戰車疾馳向前,不遠處的1號土嶺已經被浮塵包住,半坡上的4根立杆若隱若現。

1號土嶺障礙還原了丘陵地形,需要駕駛員在半坡上完成定點停車和半坡起步,考驗駕駛員在丘陵地形的駕駛能力。

我瞪大眼睛緊緊盯著半坡上的立杆,減油、減擋……當戰車快接近立杆時,我迅速摘擋,利用慣性滑行前進,就在戰車快要挨上立杆時,我立即踩下制動,10多噸重的戰車絲毫不差地停在4根限位杆的正中央。

在隨后進行的多能賽和綜合賽中,我駕駛戰車越障的行駛用時均為最短,取得了這個項目歷年比賽中的最好成績。作為7個參賽隊伍中唯一一名全程零失誤、零差錯、零罰時的選手,我榮獲“最佳駕駛員”稱號。

我深知,無論賽場奪魁,還是戰場爭鋒,隻有一如既往地精武強能,才能贏得尊重,為國爭光。

(責編:陳羽、岳弘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