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军事>>24小时滚动新闻

越南新潜艇威胁南海航线 中国造17艘056舰应对

2015年06月16日10:36    来源:新华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越南新潜艇威胁南海航线 中国造17艘056舰应对

越南新潜艇威胁南海航线 中国造17艘056舰应对

资料图:中国海军反潜版056轻护尾部拖曳声呐的释放舱口

越南新潜艇威胁南海航线 中国造17艘056舰应对

资料图:最新下水的反潜型056护卫舰

  原标题:越南新潜艇威胁南海航线 中国造17艘056舰应对

  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3月30日发表题为《中国的噩梦:越南的新杀手潜艇》的文章,作者为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中国海事研究所副教授莱尔·J·戈尔茨坦,全文编译如下:

  在经过短暂的停息后,南中国海这口大锅再次开始沸腾。这一次,吵闹的焦点不是飞机之间的擦肩而过,不是一个神秘钻井平台周围海岸警卫船队的冲突,也不是为一艘故意搁浅在一处无名暗礁上的生锈船只提供补给的危险行为。

  相反,当前令记者、战略家和议员们躁动疯狂的是北京在南沙群岛的行动,但当前的海上力量平衡受到的影响似乎相当小。

  然而,北京在这片有争议的敏感地区业已获得丰富的“海域感知”情报资源,所以实际变化非常小。为防止有人过于躁动,精确制导武器时代的任何过得去的现代军事力量都能将所有这些岛礁(和相关建筑物)轻易炸毁。

  一旦越南新的基洛级常规潜艇进入战备状态,地区力量平衡可能发生更为明显的变化。该武器系统的威力足够大,从俄罗斯订购的潜艇数量也足够多,因此从理论上说,在未来一年部署这种潜艇(尤其是考虑到越南过去孱弱的海上力量)可能会显著改变南中国海的平衡。

  中国军事杂志《舰船知识》2015年2月曾刊登过一篇分析越南部署这种俄罗斯制造的新潜艇的文章。我曾比较过中越的军事力量,因此可勉强为这篇文章作一次适度的修改。

  中国的这篇分析文章一上来便宣称,越南海军完全没有使用“大型常规潜艇”的经验,这不仅包括作战行动,也包括后勤和维修需求。在一个可被称作傲慢的段落中,作者写到:“如果(这种潜艇)使用不当,不仅无法发挥其应有的作战威力,而且(这种不熟练)还可能对全体艇员生命安全造成严重威胁。”

  考虑到中国上世纪90年代在购买俄罗斯基洛级潜艇方面具有丰富经验,中国海军的分析人士对将这批进口潜艇打造成可靠作战力量的过程和挑战了如指掌并不奇怪。

  这个过程有3个关键步骤:艇员训练、岸港训练和海上训练。文章称,早在艇员集训前,越南已派遣专业人员前往圣彼得堡海军部造船厂进行跟产学习。

  岸港训练同样包括理论学习,然后是模拟操纵,最后是码头实体操练以使艇员熟悉潜艇的所有复杂系统。“由于(从俄罗斯)接艇时没有足够时间来进行所有的项目检验,因此一些设备存在的问题可能并未暴露出来。这就需要在海上的实际使用过程中逐渐发现。”

  这篇文章的一个分析重点是越南新潜艇的母港设置计划。俄罗斯在金兰湾的旧基地被认为是最合理的位置。文章称,苏联核潜艇和大型水面舰艇冷战时期经常访问这个莫斯科“最大的海外军事基地”,因此这里的基础设施应该能够满足需要。文章表示,一座数字化潜艇培训中心于2013年4月投入使用。数百名俄罗斯技术人员参与了这个拥有30台独立模拟器的培训中心的模拟系统研发工作。

  该文的一个有趣的部分是试图概述河内可能部署这批新潜艇的5种方式。文章首先指出,使用蛙人是越南的惯用手段,越南蛙人曾在越战时期对美国海军船舰进行过突袭破坏行动。

  第2点也是更重要的一点,这些俄罗斯潜艇被认为将发挥巨大的威胁作用。“想要在茫茫大海中找到这些‘安静’的潜艇会非常困难,因此,他国水面舰艇一般不会贸然驶入这些敏感海域,从而达到战略威慑的目的。”

  第3种使用方式被称作“伏击作战”。文章暗示说,越南基洛级潜艇可能会在敌军港口设置伏击阵地,并进一步宣称:潜艇是帮助越南“实现‘反介入战略’意图”的理想武器。

  与此同时,文章认为,纵使拥有这种威力巨大的新型潜艇,但由于“潜艇携带的武器数量有限”,河内无法“进行连续攻势作战”。不过,第4种使用方式是实施封锁作战。

  文章称,越南潜艇部队可能在5至6年内具备“破坏敌方交通线”的能力。“根据越海军最新计划,一旦与中国发生海上冲突,(越南)将封锁进出马六甲海峡的航线。”

  这篇文章认为越南潜艇的第5种也是最后一种使用方式是寻求“局部优势作战”。这将是可行的,因为越南的新潜艇部队届时“将具备一定的规模”。

  为应对这一明显的威胁,中国海军采取积极行动,推出056型轻型护卫舰。北京如今至少拥有17艘056型轻型护卫舰。文章重点指出,舷号593的首艘056A型轻型护卫舰“三门峡”号于2014年11月服役。由于056型轻护舰新安装了拖曳阵列声呐系统,因此这批舰艇的主要目的显然是进行反潜战。

  文章说,去年11月底另外2艘056A型轻护舰也相继服役。难怪《简氏防务周刊》得出结论说:“北京正在以疯狂的速度加紧应对(反潜战)。”

  中国的“高新6号”新型海上巡逻机据说也是应对越南潜艇威胁的一个关键武器。除了埋伏在越南海军基地附近的中国潜艇和中国强大的侦察卫星系统提供的情报外,文章还强调了中国新的水下监听系统。据证实已部署在南中国海的固定式水声监听设备据说“具有世界先进水平”,并也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总的来说,这篇文章代表了中国海军有关越南和南中国海的作品的论调。诚然,文章充满忧虑之情,但也有一种中国掌控局势的安宁甚至令人不安的自信。

  在2014年春天的南海“钻井平台危机”期间,河内和北京似乎一度处于冲突的边缘。这样的冲突对两国乃至亚太地区来说都将是一场灾难。但愿,世界石油价格的暴跌有助于使南海这口大锅的紧张局势降温得久一些。

  不过,华盛顿应该抓住一切可能的外交机会呼吁各方保持克制,而不是设法利用这种仍旧明显的紧张局势。其中最重要的是,美国应该推动建立互信机制,以及敦促各方认真展开双边谈判,其目的不仅是管控,而且是切实解决这些棘手的问题。

 

分享到:
(责编:娄杨宣(实习生)、闫嘉琪)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