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給軍人,我就是“半個兵”

2017年12月06日09:40  來源:解放軍報
 
原標題:送夫出征

軍號聲聲,出征在即。閩南山麓,暴雨如注。虎山腳下軍營,整裝待發,氣勢雄偉,浩浩蕩蕩,長龍似的車隊從營區逶迤到了院外。這不是年度計劃性的外出演習,也不是臨時性的短途拉練,而是被稱為“史上最強軍改”中的成建制大移防!

剛剛組建的第72集團軍某旅全體官兵和裝備全部打包上車,統一集中到另一個營區,然后橫跨兩省,機動近八百公裡,抵達新的營區,開始書寫新的打贏篇章。

丈夫聞令“出征”,軍嫂門口送行。“一路平安”“早傳捷報”……敬禮——戰車上的官兵深情地舉起了右手,向老營區庄嚴告別。一身轉戰三千裡,一劍曾當百萬師。改革戰靴落地,軍人奉命移防,無不牽動親人,尤其是堅守“大后方”的軍嫂們。

令旅領導感動、震撼的是,面對部隊移防,丈夫遠走,軍嫂們沒有哭哭啼啼。不見牢騷抱怨,不向組織提要求,個個挺身站出來支持改革、擁護改革,處處涌動一股股清新之風,為部隊減輕了負擔,化解了矛盾。我們記錄其中3位軍嫂送夫出征的故事,改革強軍的軍功章裡有她們的一半,她們無愧於新時代軍嫂的光榮稱號。

1夫君行千裡,日夜心牽挂。在送行的人群中,有個叫瞿麗閔的軍嫂,她記不清這是多少次送夫出征了。她知道,丈夫這次出征非同往日,而是要移防至距駐地近八百公裡外的新營區。本來過去每天就難得與丈夫見上一面,這意味著以后相聚見面的機會更少了。

2011年11月,瞿麗閔和丈夫領了結婚証,可還沒來得及舉辦婚禮,丈夫韓麗宏就要趕回部隊。那時,自身條件很好的瞿麗閔讀研剛結束,追求她的人也很多,但她毅然決定與韓麗宏結婚。因為她認定這位軍人,最值得自己托付一生。

梧桐葉上三更雨,葉葉聲聲是別離。婚禮未辦成,丈夫要歸隊,瞿麗閔心中自然有些不舍,但她深知丈夫肩上的重擔和責任。丈夫出門時,她不但沒有流淚,反而微笑從容送丈夫出征。自從當軍嫂的那一天起,她就收起了小女子的矯情和依賴,毅然選擇了堅強,選擇了理解,選擇了當一名合格的軍嫂。為讓丈夫安心部隊工作,瞿麗閔特意來到韓麗宏駐地的大學應聘。盡管遇到不少困難,但在緊要關頭,丈夫所在單位領導親自出面,讓她得到了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令她對組織無限的感激。

韓麗宏當連長以后,整日忙得像個陀螺。好幾次,婚禮因臨時任務沖突而推遲,每次瞿麗閔都選擇了理解,微笑送丈夫“出征”。有什麼辦法呢?埋怨和牢騷都是徒勞的,因為自己是軍嫂,也帶個軍字,就應比常人更高姿態面對。自覺舍去小家,聞令催夫出征,讓他安心去練兵打仗。直到結婚3年多,他們才舉行婚禮。她常說:嫁給軍人,自己就是“半個兵”,一切以丈夫的工作為重,以部隊打贏事業為重,不然就有愧於軍嫂這個光榮稱號。

前年,韓麗宏帶連隊出征演習場,連隊有個戰士住院無人照顧。為讓丈夫和連隊官兵安心完成任務,瞿麗閔主動承擔起陪護責任。那些天,她忙完工作就奔醫院,悉心照顧這個戰士。半個月后,參加演習回來的韓麗宏看到愛人瘦了一圈,這個硬漢抱著妻子流下了感激的淚水。

去年底,小兩口迎來愛情結晶——生了個活潑可愛的女兒。他們買了套房子,准備在駐地安家。原本以為可以過過自己的小日子了,誰知丈夫要隨部隊移防到更遠的地方。他們的小家剛安頓好,就要分開了。獲知丈夫移防消息的那天夜裡,瞿麗閔想了許多,部隊改革移防,為的是煥發出新的戰斗力。所謂歲月靜好,是因為有丈夫這樣的軍人無私的奉獻,同樣也離不開千千萬萬個軍嫂默默的支持和理解。第二天,瞿麗閔主動打電話安慰韓麗宏:老公,部隊移防是改革大事,我全力支持你,不用擔心我和孩子。你跟部隊走,我跟你走﹔你移防到哪裡,我就陪你到哪,就將家安在哪。就是到了天邊邊,我都不會打退堂鼓,一定給你營造個穩固的“大后方”。

2每天清晨,踩著晨曦,迎著朝陽,旅炮兵營某連指導員王鑫坤的妻子鄭志燕騎著電動車,將3歲多的兒子送到5公裡外的幼兒園后,就來到自己開的服裝店裡忙碌起來。

憶你當初,惜我不去﹔傷我如今,留你不住。走得最快最急的是最美的時光。三口之家團圓幸福的日子,隨著丈夫王鑫坤的移防戛然而止。那些日子,丈夫王鑫坤怕妻子接受不了,時常抽空回去看看。意外發現妻子既沒傷感,也沒埋怨,反而平靜地開始張羅將店面清倉,以便盡快轉讓出去。因為她也決計隨丈夫“移防”。

這家店,鄭志燕傾注了大量的心血。那年她辭掉了高薪的白領工作來到丈夫身邊,隻求能離他近一點相互有個照應。為不讓丈夫分心,她一個人忙裡忙外,張羅開了一家服裝店。為打理好這家店,她把不到2歲的兒子送到了附近的幼兒園上“小小班”。在她的努力下,店裡的生意越來越紅火了。如今,這苦心經營的店面隻得無奈地放棄,著實挺舍不得,但是為了不讓丈夫為難分心,她一點也沒猶豫。

天色漸暗,鄭志燕像往常一樣騎著電動車,帶著兒子回家。他們的家安在連隊家屬房——不到20平方米的單間。前年,王鑫坤任指導員后,為妻子辦理了隨軍手續,一家三口就擠在這條件簡陋的小房間。

本來前年單位連職干部新家屬房項目已獲批准,按計劃不到半年就可以住進60平方米的兩室一廳。如今改革來臨,建設項目中止,住新房的願望落空了。雖然家屬房離連隊隻有200米,但王鑫坤經常回不去,鄭志燕一個人做家務、帶孩子,從未有怨言。但讓她為難的是孩子每天晚上想爸爸,隻能讓他在睡前通過手機和爸爸視頻聊聊天,打打電話。

駐地買房、生二孩、盤更大的店面……鄭志燕的人生規劃陡然被打亂了,但最為糾結的還是她的父母。父母對外孫疼愛有加,幾天沒見就會念叨著要見外孫。部隊離自己的家隻有10多公裡,隻要想回家,隨時可以帶著孩子去看望父母。得知女兒一家要遠走他鄉,往后一年也很難回次家,鄭志燕的父母有些難舍——誰不想自己的子女留在身邊呢?況且外孫還小,離開四季溫暖宜人的閩南能適應麼?

都將淚作梅黃雨,盡把情為柳絮風。每個家庭都期望闔家團圓,可軍人的家庭總是難以如願,甚至需要做出巨大的犧牲。鄭志燕深知“小家”與“大家”的比重,深深理解部隊改革之大事,移防之重要。最終,她做通了父母的工作,將苦心經營了兩年的服裝店低價盤了出去,積極支持丈夫出征。

如今,鄭志燕已隨丈夫“移防”至新駐地,又給他營造出了一個溫暖的“大后方”。

3萬裡關山萬裡愁,一般心事一般憂。在家屬區送行的人群中,站著第175醫院的護士張雅平。

3年前,張雅平經人介紹,認識這個旅四營連長蓋文清。經過一年多的相識相戀,最終准備攜手步入婚姻的殿堂。婚禮前夜,蓋連長突然接到連隊電話,部隊即將參加重大演習,速歸。新郎缺席婚禮,這個婚咋結?張雅平心裡似打翻個五味瓶,真不知是啥滋味,過去在影視劇中見過的事情,偏偏自己也碰上了。她盡管很難過,但想想軍人職業之特殊,最后還是理解了蓋文清。她將婚禮推遲,將委屈收起來,將淚水擦干淨,向家人和親友解釋清楚,微笑著送夫歸隊。

作為在部隊醫院工作多年的護士,張雅平常說自己就是個“兵”。平時服務對象是軍人,她更知服從命令是軍人的天職。結婚后,張雅平對待蓋連長部隊上的事從不含糊,堅決支持。去年10月,孩子降生給他們小家庭增添歡笑和快樂。張雅平一邊照顧嗷嗷待哺的寶寶,一邊照顧身患肺癌的母親。丈夫一年到頭也沒回家幾天,可她從未埋怨過丈夫顧家少。過去,部隊離家不遠,有急事還是能回來照應。如今要去這麼遠的地方,往后更是指望不上了。

丈夫特意回來,想做做家人的工作,當他看到臥病在床的岳母,還有不滿周歲的孩子,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媽,文清今天回來是想告訴您,他要隨部隊移防至800多公裡遠的新營區。”張雅平見丈夫為難,就主動向母親解釋,“不過您放心,他盡管隨部隊走,有我在不用怕,我會照顧好您和這個家的。”妻子話落,蓋文清雙眼都濕潤了……

單位的同事得知丈夫移防的消息后,都為她擔心。而張雅平卻說:“既然選擇了軍人當丈夫,就應理解他的職業的特殊性,不折不扣支持他的事業,支持部隊改革大計。何況自己也是個‘兵’,關鍵時刻更要為他分憂。他服從大局,我不能拖后腿。夫走婦隨,他在那邊安頓好了,條件成熟,我就隨軍過去陪伴他。”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蓋連長被愛人的舉動深深感動,全身心投入到打贏中,一身輕鬆邁上了改革強軍的新征程。(李根萍 曾濤 陳拓)

(責編:鄢玲淼(實習生)、黃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