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英雄壮举发生67年后再思考:先遣,先遣,遣何处?

2017年04月07日15:17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他们的英雄壮举发生67年后再思考:先遣,先遣,遣何处?

  这样一个人人是真金的集体,担当先遣重任,合情合理。但在超乎想象的艰险重阻中,近一半官兵梦断高原、舍命禁区,实在又太让人心疼惋惜了。按道理,全国解放了,新疆也平定了,这些先遣连的官兵完全可以凭借战功苦劳过些和平安逸的日子,哪怕歇口气、松松脚也在情理之中,可他们都没有。牺牲的这些官兵们,都是因为高寒缺氧的恶劣环境,没有一个人是殒命在敌人的枪口之下,如果有现在的医疗保障条件,他们也许全都能安然而返、歆享首支挺进西藏队伍的不世之功;如果能够有更多的关于高寒地区的相关知识,他们也许能够做好更加充分的准备和防护,尽管环境艰险,但人牺牲少一点也是可能的……如果,如果,这些全都成了假设。事实上,正是因为时代条件的限制,他们所做的才让人敬佩,他们所付出的代价才更让人惋惜,他们所做出的贡献才会让我们更加心潮澎湃地去颂扬。

  这,也符合先遣二字的真正含义。

  如果先遣连的官兵们像高原上风化的石头那样脆弱,一进入高寒极地便畏葸软弱,或许历史也早已忘记了他们。

  有多少艰险就有多少英雄,有多少困厄就有多少悲壮。

  先遣连的行军目的地阿里,平均海拔5000米以上,含氧量不及平原的一半,高原的高原,屋脊的屋脊。1950年8月1日,从新疆于阗县出发的先遣连,面前的第一道坎就是喀喇昆仑山,平均海拔6400米,进藏前,王震就曾派人对新疆和西藏间的道路状况做过侦察,侦察结果汇报给彭德怀后转给中央:“新藏间横隔昆仑高原,均有(海拔)6400米有余。进军阿里,想其艰难恐不亚于长征。”

  由于海拔高,缺氧、气候多变等困难,可以举出不少。而先遣连的官兵偏偏以血肉之躯,演绎了一出跋山涉水信念不移的英雄戏。用雪球洗脸,对付雪盲症引起的眼痛;高寒缺氧头疼欲裂,用背包带紧紧捆住脑袋;呕吐不止,强行吃饭喝水;山陡雪大,拉着马尾巴攀登;马匹倒毙,背起行装爬行;帐篷搭不起来,就裹紧毛毯在雪地里睡觉……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王璐(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