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英雄壮举发生67年后再思考:先遣,先遣,遣何处?

2017年04月07日15:17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他们的英雄壮举发生67年后再思考:先遣,先遣,遣何处?

  《先遣连》剧照。

  进入藏区以后,王震电令先遣连:“停止继续向前推进,就地做好越冬备战,全面展开宣传群众工作,坚守扎麻芒堡,等待后续部队共同进军噶大克。”这一等,就是长达8个多月的艰苦坚持和极地守望。不久,大雪封山,先遣连的粮食供应断绝。王震下令“要不惜一切代价接通运输线”,新疆军区副政委左齐督阵,和田民众曾组织大批牦牛、毛驴、马匹三次翻山送粮,但都未成功。只有一名叫肉孜·托乎提的年轻人赶着两头牦牛到达先遣连建立的据点两水泉,驮来半麻袋信、十五公斤盐、七个馕交给连指导员李子祥,从此先遣连请求上级再不要冒险送粮了。

  在高原过冬,没有粮食、没有充分的御寒衣物,是极其危险的,但命令就是命令,任务就是任务,明知道凶多吉少,先遣连官兵还是二话不说就选择了服从。当这个集体从大义上超越生死后,剩下的就只有从容。因长期严重缺氧、营养不良,很多人身体肿胀、溃烂、流黄水。最悲壮的一天,先遣连共举行了11次葬礼,有战士就倒在埋葬战友后返回营地的途中。

  先遣连在扎麻芒堡270天,有63名官兵因饥寒交迫、身患重病牺牲,真真是“历尽我军长征以来最大之不幸,最重之苦难”。在这些牺牲的官兵中,前线总指挥李狄三是轰然而逝的最后一人。他牺牲的时候,已是1951年5月。那时候,高原的冰雪正随着越来越强的阳光逐渐消融,后援部队和驮运线先后到达和接通,濒于绝境的先遣连即将获得新生。他牺牲的最后时刻,部队首长俯下身子,贴在他的耳边说:“李狄三同志,你已经光荣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和平解放西藏的协议已经在北京签订了。”

  听到这些,李狄三的嘴角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嘴里念叨了“日记”两个字后,就溘然而逝。李狄三日记的最后一页写于1951年5月7日,自担任前线总指挥后,他总共写了两本行军日记,可惜的是,这些日记在报送上级军区的路途中,被突然袭来的洪水冲走。这对于想获知那段历史的人们而言,又是一种深深的遗憾。

  如果先遣连的官兵们就此写就荣光,人们或许还不会像现在这样深深地缅怀他们。

  也许从组建那天起,就注定了这是一支与苦难为伍的队伍。先遣连偏偏在被西北军区授予“进藏先遣英雄连”荣誉称号、连队每人记大功后,又遭到了叛国的不白之冤。1952年元旦后,已赶往边境地区执行守卡任务的先遣连电台数次出现故障,此时,外国敌对势力又恰好在造谣诬陷“中共驻藏北部队非法越境”,引起了上级的关注。

  适逢国内“三反运动”,有人便想当然地怀疑这支以国民党起义部队官兵为主组成的连队心怀不轨,并开始突审先遣队成员。其中最重要的一份口供来自马占山,他是跟随后续部队到阿里的战士,当时年纪较小。审讯时,他最终被屈打成招。凭着马占山的口供,工作组认定先遣连存在以曹海林为司令、马占山为副司令的“叛国集团”,收缴了先遣连所有官兵的武器,武装看管了该连官兵四十多人,并建议中央批准就地正法七八名骨干。

上一页下一页
(责编:王璐(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