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的英雄壮举发生67年后再思考:先遣,先遣,遣何处?

2017年04月07日15:17  来源:中国军网
 
原标题:他们的英雄壮举发生67年后再思考:先遣,先遣,遣何处?

  先遣,先遣,遣何处?

  《先遣连》剧照。

  先遣连的故事,我自来到所服役的部队后已经听到多次。从第一次听到这个英雄集体的人和事儿后,就一直想动笔写些什么。可来到新疆快五年了,一直没有写出。先遣连实实在在是一本厚重的书,作为一个集体,它太沉重悲壮,让你感动地窒息而又心生无限敬仰,以至于寄慨遥深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去年11月,我到先遣连所在的团队采访,特意到这个连的连史馆参观学习,有了一些新的体悟和感触。如今,先遣连的英雄壮举已经发生了整整67年了,但那些故事却并没有沾染岁月尘埃,反而还随着时光流转愈发动人,就像一本永远也品读不尽的名著那样,悠远悠长。

  我第一次听说先遣连的名字是在2012年。那一年,我刚刚从大学校园里走出来,孤身一人奔波万里来到了喀喇昆仑山脚下的军营服役。那一天,在光荣传统教育课里,指导员反复提到三个字:先遣连。一听到这名字,我就心中一颤,先遣,先遣,遣向何处?中国人民解放军一向以勇于争先、敢于冲锋自许的,在任何战斗中,先锋队、先头部队的任务往往处境最危急、最艰险,顾名思义,先遣连的路肯定也是险关重重、苦难万分。

  总的而言,先遣连受命于西藏和平解放之前,以一连之兵力,挑起了从新疆方向进军阿里的重任,跨越巍巍昆仑和茫茫高原,举起了解放藏族同胞的大旗。因进军环境极其恶劣、后勤保障不足等种种原因,付出了连队136人牺牲了63人的惨重代价。后来在完成先遣任务后,又遭到诬陷被错误对待,让英雄蒙屈、义士落泪。而他们却始终坚守忍耐,活出了另一种光荣坦荡。

  如果先遣连是一支草莽式的队伍,或许人们还不会这样满怀深情地感念它。

  先遣连的官兵都是精英啊,一个个都是饱经战火洗礼的铁打硬汉,查阅先遣连的行军照片,策马行进、气宇轩昂,活脱脱地一副威武之师模样。先遣连的前线总指挥李狄三时任2军1团保卫股长,1938年就参加了革命。虽然出身贫苦,但他聪明好学、作战勇敢,将解放大西北的历次重大战役参加了个遍,9次负伤、3次荣立大功,是深受贺龙喜爱的“兵娃子”。业余时间里还抓紧学习的他,能写能说能唱,吹得一手好笛子,是当时2军范围内,少有的文武兼备的基层指挥员。由1团侦察参谋到先遣连任副连长的彭清云,也来历不俗,人称壶梯山上小老虎,是有名的全国特级战斗英雄,此外还有加强进来的20余个党员骨干。

  先遣连的官兵主体原为国民党新疆独立旅芦光远所属29团一部,1949年随陶峙岳将军起义后改编为独立骑兵师骑兵第一团一连。这个由7个少数民族官兵组成的连队在整编后,参加了新藏公路的修筑任务,涌现出了巴利祥子、阿金等大批劳动模范,有17人先后荣立甲、乙等功。有这样的事例可以说明先遣连的实力究竟有多强。到达阿里后,当地政府的藏兵提出比武,先遣连欣然迎战。比赛射击,先遣连的战士大胜对手还不算,彭清云还上场加了个“表演赛”,立姿、跪姿、卧姿,双枪左右开弓,一气呵成,枪枪命中靶心,惊得藏兵都拍手叫好。最后比试射箭。一个藏族武士上前,箭无虚发。先遣连蒙古族战士巴利祥接过了弓箭,拉满弓却不放箭,只听他大吼一声,生生把一张硬弓拉断了。这下,藏兵们心服口服了。

下一页
(责编:王璐(实习生)、闫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