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 新华社军事记者的汶川记忆

2018年05月12日10:36  来源:新华网
 

十年前的5月12日,正在成都执行日常采访任务的我与这场灾难不期而遇。身为新华社驻武警部队首席军事记者,我立刻意识到,一场空前的抗震救灾报道即将展开!

我立即与武警四川总队及武警驻川某师、水电、森林、交通、黄金等部队取得联系,从地震发生到13日凌晨四五点钟,我先后向总社传回十几条武警出动部队奔赴灾区一线抗震救灾的消息。

13日一大早,我克服重重困难赶往重灾区采访救灾部队,并获知驻川某师参谋长王毅正带领一支部队向汶川挺进的重要线索。

通信、交通全部中断的汶川县城形同“孤岛”,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整个世界都在等待着那里的任何讯息。焦急中,我试着拨打武警驻川某师领导的手机,竟然拨通了!我的手激动得发抖。我叮嘱他随时跟踪开往汶川部队的情况,并在部队到达后第一时间向我通报情况。

大约22时30分,我再次拨通师领导手机,得知由于余震不断,塌方、泥石流阻截,加之遭遇大雨,精疲力竭的官兵难以前行,尚未到达汶川,但距汶川还剩9公里。

我立即将这一讯息传回总社。很快,总社以快讯、简讯、消息等多种形式,接连播发《武警某机动师距汶川仅9公里》《武警某部600余官兵徒步行军 有望1小时内到达汶川》等稿件,被各大网站、媒体转载,很多电视台以滚动字幕播出。

大约23时30分,这个师领导拨通我的手机,告知部队官兵已进入汶川并立即就地展开救援。我立即将这一重要信息发回总社。14日零时54分,新华社发出快讯《武警某师200名先遣队官兵抵达汶川县城》,给全国人民带来极大鼓舞。

5月17日,我跟随部队运送救灾物资的车队翻越海拔4600多米的大雪山——夹金山,与率先进入汶川的官兵会合,采写的《一位武警少校妻子催人泪下短信引出撼人心魄故事》等稿件也不断发出。

当救灾前线的记者轮换至第四、第五批,作为从地震发生第一天就投入报道的中央媒体记者,我依然在汶川坚守,直到第56天,因持续劳累,加之生活环境恶劣,我终于支撑不住病倒在帐篷里,才怀着不舍含泪撤离灾区。

无疑,在汶川地震灾区长达近2个月的采访经历已成为我记者生涯中最难忘的记忆和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

——新华社记者张东波

张东波在帐篷村采访受灾群众

(责编:邱越、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