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下頭水,爭立頭功,海軍工程大學潛水分隊官兵一次次向著危險逆行,一次次在水下用生命抒寫對黨的忠誠——

緊急下潛闖龍潭  出生入死建奇功

2017年04月19日13:01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人民網北京4月19日電 【榮譽檔案】1998年,海軍工程大學動力工程學院潛水分隊被中央軍委授予“抗洪搶險英雄潛水分隊”榮譽稱號。2015年,被李克強總理稱贊為“英雄加英雄”的部隊。獲得軍隊科技進步一等獎1項、二等獎3項。榮立集體二等功1次、集體三等功3次。2人榮立一等功,6人榮立二等功,28人次榮立三等功。

4月的一天,海軍工程大學潛水分隊裡充滿了戰斗氣氛,10多名官兵正在進行緊張的潛水訓練。10多年來,這支潛水分隊牢記使命職責,努力踐行人民海軍精神,用一次次緊急下潛向黨和人民交出了合格答卷。2016年海軍首長簽署通令,為他們榮記集體二等功。

一聲號令,黨員黨性和軍人血性交相輝映

“危難面前,聽黨指揮,爭下頭水,爭立頭功,是我們潛水分隊延續多年的光榮傳統。”在2015年6月“東方之星”救援中,潛水員官東連續救出2名生還者,火線榮立一等功。當被記者問及當時主動請纓、第一個下水的想法時,官東微笑著說,“很慶幸自己成長在一個有著英雄基因的團隊裡,我從來就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和官東一樣,每個新加入到潛水分隊的隊員,都是從榮譽室了解這支英雄部隊開始的。九八抗洪,一聲令下,潛水分隊緊急出動,先后轉戰武漢、荊州、監利、洪湖、嘉魚,連續60多天奮戰一線,排除重大險情93起,用932人次、414小時的下潛作業,演繹了潛水員的絕對忠誠!

險情就是命令。每一次緊急下潛,潛水員無不爭先恐后,爭當“排頭兵”。黨員的黨性和軍人的血性,在危急時刻交相輝映。潛水員吳向君緊急下潛163次,水下作業400多小時,創造了分隊單人作業的記錄,榮立一等功。潛水分隊被中央軍委授予“抗洪搶險英雄潛水分隊”榮譽稱號。

此役過后,潛水分隊名聲大震,但他們沒有被一時的戰功沖昏頭腦,而是將“聽黨指揮,爭下頭水,爭立頭功”的傳統保留下來。

18年來,分隊把聽黨指揮這個傳統作為潛水員成長中的第一課題。每名隊員入黨,分隊都要組織簡朴而庄重的儀式,新老黨員聚集在黨旗下,舉起右手,庄嚴宣誓。每周五黨團活動時間,分隊都要組織專題黨課教育,官兵唱主角,人人講認識,個個談體會。每年“七一”前夕,分隊堅持組織“感懷黨恩、牢鑄軍魂”主題活動,參觀“八七”會址、駐地黨史館,舉辦“紅色印跡”黨史軍史知識競賽、“黨旗下的誓言”主題演講比賽,真正做到讓黨常駐心間。每逢重大任務,分隊組織火線入黨、重溫誓詞,忠誠於黨、聽黨指揮的思想認識在教育中得到升華。

2008年,海軍工程大學隆重舉行“抗洪搶險英雄潛水分隊”命名10周年紀念活動,全校官兵無不為抗洪精神深深震撼,而潛水員們更是為身為英雄分隊的一員感到自豪,抗洪搶險精神得以更好地傳承。

無形的精神接力棒在一茬茬官兵手中接續傳遞。潛水分隊在執行任務時,每個人無不展現出一身英雄氣,越是情況危急,官兵越是叫響“共產黨員跟我上”!但在平時,面對立功受獎、進退去留等事關自身切身利益時,他們首先想到的是組織需要、集體利益。

2010年底,先后榮立3次三等功的骨干成員孫學廣二期士官到期,考慮到家中父母年邁多病,姐姐一個人多年支撐,小孫猶豫再三遞交了退伍報告。

可報告遞交上去后,他滿心放不下的都是潛水分隊的事,“分隊任務教學任務重,骨干成員少,正值青黃不接之季,要是我走了力量就更薄弱了。”當晚,小孫輾轉反側,夜不能寐。他再次走進榮譽室,回想起剛當兵時,班長手把手教他潛水動作,面對面跟他講分隊的傳統,自己怎能在分隊最需要的時候離開呢?走出榮譽室,孫學廣取回了退伍報告。此后6年,他不僅認真上好每堂課,還先后帶出石柏岩、張鵬遠等多名骨干潛水員,使團隊精神和業務素質得以傳承。

挑戰極限,千錘百煉練就錚錚鐵骨

江水渾濁,水流湍急,暗流涌動,障礙物密集,從事潛水36年的潛水分隊負責人李其修主任認為,在惡劣環境下開展救援,如果沒有兩下子,下去就上不來,更別說執行任務了。“要想打勝仗打硬仗,成為一名優秀的潛水員,至少要經過身體、體能、技能、心理四道關!”

潛水員的選拔不亞於飛行員,體能素質和特戰隊員一個標准,還要熟練掌握數十種潛水裝具、器材的使用。重潛時,潛水員全身裝具重達76公斤,僅潛水鞋就有10多公斤。因此,潛水員體能素質要達到甚至超過特戰隊員的標准,不然連重潛裝具都承受不了。

潛水分隊特別注重用惡劣環境、極限條件錘煉官兵的血性膽氣和過硬素質。冬日,氣溫驟降,雪花紛飛,隊員們穿著潛水服,潛入冰冷刺骨的自然水域,在一尺深的淤泥裡練行走、練探摸,刺骨的寒氣從手掌傳遍全身。夏天,酷暑難耐,江水上漲,他們頂著湍急的水流,冒著隨時被沖走的危險,扎入長江練潛水,幾趟下來渾身酸疼。每一次訓練,都是對身體、技能與意志的多重考驗。

想過技能關也絕非易事,特別是對於不會游泳的“旱鴨子”來說。 上士張鵬遠,因為小時候家鄉出現過多起溺水事故,父母從來不讓他靠近水邊。入伍后,知道自己底子薄,張鵬遠一有時間就去游泳池練習。為了掌握面罩排水、水下呼吸,每天早上洗臉,他都把臉盆接滿水,進行水下練習,冬天也不例外,十幾分鐘下來,臉都被凍得發紫,失去了知覺。天道酬勤,他終於練就一身過硬本領,在執行任務中表現突出,9年來,他兩次榮立三等功。

“比起體能關、技能關,心理關是潛水員最難逾越的一道坎,也是最為關鍵的一項素質。”海軍工程大學心理與訓練中心副教授向娃,多次為潛水分隊官兵進行心理疏導,“他們每次都是危難時刻出現,既要面對各種環境險情,又可能碰到遇難者,心理上必須膽大心細、沉著鎮定。”

“東方之星”救援中,指揮員堅持讓每名潛水員參加水下搜救,在那種特殊的環境下錘煉他們的心理素質。22歲的下士李其爽在漆黑冰冷的水下,摸索著一點點向前。“想到幾百條生命就在身邊的艙室裡,每挪一步心底都泛起陣陣寒氣”,那晚,他克服恐懼,發現並打撈起兩具遇難者遺體,出水后,大家發現,為了保護遺體,他的腿上、胳膊上已有不少淤青。

出生入死,一次次偉大逆行寫就魚水情深

潛水是被世界公認為最危險的職業之一。每一次下潛都是穿越生命禁區,每一次作業都是與死神共舞。正是情系人民,心存大愛,他們義無反顧,完成一次次偉大的逆行。愛民奉獻,已經內化為每一名潛水員的精神因子。

幾年前,一輛裝有32噸液態鹼的槽罐車墜入漢江。潛水員趙永忠、林海冒著被鹼液灼傷的危險,10余次潛入冰冷的江底,固定罐體,安裝吊索,最終槽罐車被整體打撈上岸。

“這可是關系到幾百萬人的飲水安全,一定不能讓鹼液泄漏!”上岸后,被凍得發僵的趙永忠道出了最純粹的想法。

34歲的謝啟峰入伍16年,膀粗腰圓,技高膽大,是主力隊員。一次漢江沉船打撈中,湍急的水流讓潛水員無法靠近。

“大塊頭”謝啟峰主動請纓。他背著約40公斤重的40塊鉛塊潛入水中。不一會兒,他便摸到沉船。正在挂導繩的時候,他突然感到大腿一陣劇痛,十幾個打撈滾鉤深深扎進腿部,鮮血浸透了潛水服,四周的江水也染成了紅色。“我們承載了太多人的希望,不能讓他們失望……”謝啟峰的一番話道出了分隊官兵的心聲。

石柏岩從事潛水6年,家裡人卻不了解他的工作,連談了一年多的女友,也是無意間從電視上看到救援中熟悉的身影,才認識到他工作的危險,不由得為他捏了一把汗。事后,她通過視頻截屏,將愛人偉岸的身影定格在那一瞬間,並沖洗成照片來珍藏。而石柏岩感到最自豪的就是“出水后老百姓豎起的大拇指”。

10多年來,潛水分隊在完成大學教學任務同時,潛水分隊不忘本色,不圖名利,百余次無償幫助地方政府解決難題,無償救助生命垂危的人民群眾,累計執行搶險救災任務200余次,緊急下潛2500多人次,出色地完成打撈涉案槍支、涉案凶器、打撈化學罐、鋪設水下光纜、打撈溺水人員等各類搶險救災任務,還為武漢、北京、沈陽、深圳、南京、杭州等地鐵隧道和南水北調穿黃工程等國家重點建設項目提供技術支持。

人民海軍愛人民,人民海軍人民愛。潛水分隊服務社會,奉獻人民的事跡廣受贊譽,每當完成任務返程時,老百姓自發組織的送行隊伍常常綿延數百米。近年來,他們收到的各類錦旗、感謝信超過上百面(封),但價值百萬元的酬勞都被他們一一婉拒。

(責編:王璐(實習生)、黃子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