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漠地監哨

2017年05月02日13:52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這次要動真格了!”——紅軍進駐之后,演練真正開始。作為此次補充性力量,中部戰區空軍地空導彈某營發射連扮演的是“打輔助”的角色,主要負責地面偽裝防護假目標的搭建轉移和承擔地面監查哨的任務,但也不能因此掉以輕心。

領受任務

這是我第二次“走沙漠”了。連隊為確保安全,採用“以老帶新”方式。因為我有經驗,出現意外能較好地應對,於是讓我帶著排裡的一個戰士小高一起去執行此次“地監哨”任務。

在演練日前一天召開作戰會議時,作戰指揮組在距離雷達可檢測范圍以外選好了七個坐標點,七個坐標都在大漠中央。我跟小高要去的坐標點是最遠的一個。

接到任務那個晚上下著連綿細雨,淅淅瀝瀝的雨讓人心裡沒底。連長說這雨要是繼續下下去保不准任務會取消。夜行沙漠,猶如入無人之境50多公裡,還下著雨,不免讓人擔心。那天晚上排裡的兄弟在小賣部買了些花生小吃,以飲料代酒給我們“送了行”。

9月底,內蒙古的戈壁灘上溫差巨大,白天二十多度,一到晚上最低可以達到零度,營區的崗哨雖然穿著大衣,但隻要刮起北風他們還是忍不住把大衣裹緊了又緊。晚上11時開始,我就難以入眠,一直想著3個小時后的“沙漠之行”,小高身體素質不好,這次行程不知道能否堅持下來,現在外面下著雨又增加了任務的不確定性,心裡越想越不安。

凌晨兩點副連長准時叫我起床。行李昨天晚上就已經收拾好了,頭燈、強光手電、望遠鏡、通信工具、雨衣、涼席、橡膠棒一樣不落,長時間要在沙漠裡待著,必須存夠足夠的口糧,吃的方面除了炊事班配發的壓縮餅干雞蛋饅頭外,我們每個人還帶了4瓶水1瓶能量飲料以及食品。

准備登車時,才發現昨晚下的雨已經停了,天空變得亮堂起來,有幾顆星星在眨巴眼睛,空氣中夾雜的水汽伴隨著嗖嗖的冷風,讓人不自覺打了個冷戰。

凌晨兩點半,地監哨人員准時從營區出發,七組人乘坐兩輛軍用運輸車,分別沿著營區的公路向南北方向駛去,為了減少步行的壓力,一直載著我們穿過鎮子開到沙漠邊上才停下。下車的地方是一個工廠,擋在我們面前的是一片類似湖泊的水域,昨天前來探路的司機老趙告訴我們那是生產化工原料的鹽湖。我們商量著下午出來就在這裡會合。

挺進沙漠

凌晨,我們開始行動,每一組拿著指北針,按照先前給的坐標,朝著各自的目的地前進……

我們沿著鹽湖走到小路的盡頭,被一個大概有五六層樓高的“沙堆”擋住去路!“就算是山也得爬!”我心想著。我們沿著沙堆走勢向左側前進,走著走著坡度慢慢變緩了,下過雨的沙漠表面因為低溫凝固在了一起,爬起來不是很費力,不一會我們就上來了。到了坡頂眼前的一幕令我瞠目結舌,再多走一步就掉進沙坑了。如果說腳下是山的話我們所在的位置就是山脊,前后隻能容下一人站立。我抹了一把冷汗。

天雖黑但借助微弱的頭燈還能看出這是一個巨大的環形沙坑,往旁邊繞了一會找了一個緩點的坡滑了下去,實際上就是“連滾帶爬”。 下面是一片低灌木叢,長了些荊棘類植被,跨越這片“盆地”也不是件容易事。

“啊!”突然間一聲尖叫,小高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我拿強光手電照了照,夜色下一堆白森森的骨頭出現眼前,我猛地一下坐在了地上,一瞬間甲狀腺素急速升高,后背直冒冷汗。我緩了緩神拿手電筒向周圍照了下,慢慢地再一次靠近,仔細端詳,原來只是羊頭和一些羊骨頭,我長舒了一口氣。

走完這一段低灌,眼前又出現一個沙堆,爬上去后,看到遠處隱隱約約都是起伏的沙丘,置身茫茫沙海中仿佛隨時可能被“海浪”吞噬掉。高低的沙丘隻能來回繞行,這樣就使我們的路線變得復雜至極,很容易偏離方向。抬頭看到了一顆很亮的星星,那個是啟明星,我用指北針確認了一下它所在的位置就是正東方向,我們的目的地在東偏南15度的位置——天亮之前我們就靠啟明星辨方向了。腳下因此放得更開了,步伐也就快了。

6時左右,地平線上出現了魚肚白,沙漠的輪廓更加清晰,我們找了個最高的沙丘背坐著准備我們的早餐。走了將近3個小時的路程,肚中的食物都被運動和抵御寒冷消耗掉了。

9時演練開始,路程雖已過半但后面肯定會因為體力不支而速度慢下來。想到這,就立即把吃剩下的垃圾收拾裝進包裡繼續前進。

隨著太陽躍出地面,大漠裡呈現一片金黃,氣溫也一點點回升。長時間的跋涉令腿腳疼痛不已。“排長,休息會吧!”“不行,目的地還沒到怎麼能休息!”看著手上的定位軟件,距離目的地還差一段距離。

這次小高主動作為勇於擔當,著實讓我另眼相待。一路上他也沒有任何怨言,一直堅持走到現在,我確實不應該這樣苛刻。“還是走吧!要不然來不及了!”小高似乎看出我的心思。

“休息!”為了長遠考慮,我還是決定暫時歇一會。利用休息時間我檢查了一下他的腿和腳確實有些浮腫。還好我自備了一些藥品,抹上藥后,感覺好多了。

極目遠望,我發現遠處有一塊特別高的沙丘,周邊就數它最高,視野和信號應該都不錯——那就是我們的目標!

完成演練

准時到達預定地點。站在“沙丘”那一刻,就仿佛像佔領了敵人的碉堡一樣。第一時間用通信電台與連長取得聯系,“報告,4401到達坐標,一切正常!”“注意觀察,演練9時正式開始!”“收到!” 我們站在沙堆上緊緊盯著天空,聽到任何風吹草動都要用望遠鏡把整個空域搜尋個遍,唯恐漏掉目標。

手表指針一圈圈地轉著,10時15分,仍然沒有任何動靜,再次聯系到連長時,連長告訴我們演練第一波次已經過去,是從7號地監哨上空飛過的。他們上報目標時,雷達已捕捉到目標。對於沒有機會遇上目標有些遺憾。不過這樣更加燃起了我們的激情。

不報目標不罷休!

11時15分,當我們正在為苦苦搜尋不到目標而憂愁時,突然從遠處傳來轟鳴聲,直覺告訴我是“敵機”,而且很近,剛翻過沙堆一眼看到兩架戰機一前一后在接近地平線的位置從我們左前方飛過來,驚喜之余,為保証不被“敵人”發現,我們迅速隱蔽至沙堆后側,打開電台與聯絡員取得聯系。

“報告!4401發現從東向西一批兩架!高度,距離!”

“重復!4401發現從東向西一批兩架!高度,距離!”為確保聯絡員收到准確信息,我又重復了一遍信息,因為興奮我感覺到自己說話的聲音有些顫抖。

“收到!4401,繼續觀察!”

短短十幾秒戰機從我們側上方飛至我方主陣地方向。報完之后關掉電台,躺在沙堆上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復。“第一次這麼近距離觀察戰斗機,飛機的結構紋理清晰可見,不知道我們上報的信息有沒有用……”小高在旁邊認真記錄方才我們上報目標參數。我問小高:“剛才感覺咋樣?”他隻說了一個字:“爽!”

第三波不知何時才開始,我跟小高商量,來時經過一個沙坑長了很多蘆葦,趁著這會有時間去拔點回來擋風沙用。

我們用現有的蘆葦在沙丘迎風的一面插了一個擋風屏。爆裂的太陽直射在身上,即使披上雨衣也抵擋不住它的炙熱,時不時還有小“龍卷風”從身邊經過,卷起飛沙漫天,准備入口的饅頭下一秒便吃進一口沙子。

12時30分,連長告訴我們,隻要沒通知演練結束就原地不動。軍令如山,我們在一望無際的沙漠裡等待著,等待飛機,等待演練結束。昨晚幾乎沒有合眼的我此刻有些困意,看著小高也在不停地打哈欠……

13時30分,終於等到連長電話:演練結束,准備返回。

“戰斗還未結束,平安歸建才算完成任務!”

回去的路更漫長,我們竟忘了記錄出發點的坐標,突然想起那個工廠有個很高的煙筒,隻要看見煙筒就有方向了!

熱辣的太陽晒得皮膚灼疼,我們把帶來的毛巾用礦泉水弄濕一部分壓在帽子下面,一部分搭在脖子上。

午后的沙漠燥熱不已,除了能聽見我們腳步的聲音外,就是沙子在地面上飛舞的聲音。小高有些支撐不住,可能中暑了,我用濕毛巾給他降溫,好轉后才繼續上路。

走了不知道多長時間,終於看到了那個高高的煙筒,它就像海上的一座燈塔,給我們希望。

兩人相互攙扶著,直到晚上19時20分左右,終於看見了來時的那片鹽湖,微微泛著綠色,晶瑩剔透。我們是最遠的一組,因此是最后一個到達的。收容車接到我們那一刻,我和小高激動得幾乎落淚。

后來聽連長說,演練第二波進攻敵人採取超低空突防,我方雷達幾乎察覺不到,我們上報的參數為雷達鎖定目標和營長下定決心起到重要的作用。

(孔帥)

(責編:黃子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