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年的堅守

2017年06月08日11:21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2007年2月,駐港部隊某基地干部朱咸勇家屬突然因心臟疼痛暈倒,醫生診斷需要進行心臟瓣膜移植手術。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故,朱咸勇既感愧疚,又覺無助。他一直以來在營連主官位子工作,日常工作忙,妻子既要照顧老人又要照顧年幼小孩,既要上班又要操持家務,經常還要忍受病痛的折磨。看著妻子被推入手術室的那一刻,朱咸勇再也強忍不住,無力地靠在牆上,流下了痛徹心扉的淚水。

家屬動手術,前后共花費18萬元,加上小孩上學,朱咸勇和妻子那點工資難以為繼,為了不給組織添麻煩,朱咸勇把難處藏在心裡,找親戚朋友東拼西湊才將錢籌齊,支付了妻子的治療費用,欠下的7萬元債務隻能用工資慢慢還。

身邊親戚、朋友都勸他:“早點轉業吧,轉業到地方工資高,工作輕鬆,照顧家庭也方便。”但他不為所動。

有人說他傻,同批到駐港部隊工作的戰友都轉業了,自己的職務提拔慢、待遇低,還卯在部隊拼命干,究竟是為了啥?可朱咸勇心裡有本帳,自己作為一名黨員,犧牲奉獻就是誓言,從一個農村孩子成長到一個正營職軍官,已經收獲很多。

有人說他虧,到駐港部隊工作二十多個年頭了,沒有進港任過職,沒有拿過一天港幣,可朱咸勇並沒有想太多,服從組織安排,軍人沒有“吃虧”這一說。

2009年,駐軍組隊參加香港“樂施毅行者”百公裡越野競賽。一面是需要照顧的老人、妻子和小孩,一面是團隊的榮譽和軍人的使命。最終,他還是安撫好家裡,毅然挑起集訓的重擔。

每年長達5多個月緊張而艱苦的訓練。由於賽程安排特殊,不同於傳統體育競賽,全軍甚至全國無相應的專業教練。一切從零開始,朱咸勇就主動尋訪以前參加過比賽的香港市民,向他們請教經驗。香港道路復雜,教練和隊員對道路地形不熟,每天訓練幾台車、幾十人散布在訓練途中和各個點上,為確保人員車輛安全,訓練展開前,朱咸勇拿著地圖、一條條線路、一個個站點進行勘查,給隊員及保障人員梳理注意事項﹔訓練組織中,來回往復各個訓練地段,不停奔波、一線指揮。

他把隊員當做自己的孩子照顧和培養。隻有在深夜,他才能簡單問問家裡的情況。不知不覺間,他的頭發白了一大片。

2009年、2010年、2011年,朱咸勇三次率隊出征,三次奪得冠軍,改寫了此項賽事無華人奪冠的記錄,給自己的堅守畫上濃墨重彩的一筆,也給駐軍史冊書寫了光輝的一頁。

(責編:黃子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