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港部隊某團開展“爸媽,我想對您說”活動

2017年04月20日08:52  來源:中國軍網
 

好久不見,見字如面

——駐港部隊某團開展“爸媽,我想對您說”活動

活動現場

一檔火熱的《朗讀者》欄目滿足了大眾的文化需求,成為電視綜藝的“一股清流”。書信朗讀節目《見字如面》則使觀眾領略了精神情懷和生活智慧,以朴素真誠的方式“圈粉”。駐港部隊某團開展軍營版“見字如面”——“爸媽,我想對您說”活動,倡導戰士們拿起筆頭、鋪開信紙,寫下自己的成長軌跡,讓父母通過書信了解自己在軍營發生的變化。

家書抵萬金

與微信上鋪天蓋地的碎片化信息相比,提筆寫信在該團成了官兵們一種簡約而時尚的“潮流”。戰士譚鐵雄轉動著手中的筆寫下了“敬愛的爸媽”。不時陷入回憶的他寫寫停停,逐漸勾勒出自己入伍前的模樣,“在家裡的時候每天睡到自然醒,天天玩手機、電腦,一天到晚做‘低頭族’。”寫到這裡他會心一笑,現在的他已經成功完成了“逆襲”,半年的部隊生活讓他變得生活規律,“抬頭”做人。

經過醞釀的筆跡,家信比微信閃動的語音和文字更加朴實而有分量。翻開信件,筆者看到戰士們寫給家人的悄悄話,滿滿的都是回憶。這些回憶裡,既有曾經安逸的生活,也有放心不下的親人。

戰士陸晨濤想起了入伍前因病住院期間,媽媽照顧自己的那段時光。“那時候你從賓館到醫院陪我,短短四百米總是走錯路,我很擔心,生怕你迷路。”“送我上車那一刻,堅強的你哭了,那時我能感覺到你的不舍和憂慮。”

除了牽挂,也有期盼。“我知道家裡已搬進新居,腦海中時常想象著房子裡的樣子,是不是我喜歡的樣子,是否足夠溫馨,廚房是什麼樣子的,我的臥室是否足夠的敞亮……”上等兵李恆在信中對家中的新房充滿好奇。

“平時在電話、微信裡不好意思說的,不知不覺就寫進了信裡,”李恆一臉憨厚的笑容,“好久沒寫過信了,尤其是和家裡人。”

 

朗讀家信

紙箋傳書,見字如面

一周前的譚鐵雄不會想到自己將寫下這封家書,那時候的他在休息時間最大的娛樂恐怕就是“王者榮耀”。二十分鐘一盤的游戲似乎帶給他樂趣,但無形中也拉開了自己和家人的距離。

“以前幾乎沒有時間給家人寫信,感覺靜不下心來。”譚鐵雄說自己很感謝這次機會,讓他能夠把自己心裡的想法告訴家人,“在寫信的過程中我感覺到一種踏踏實實的快樂,這是在游戲裡體驗不到的。”

在他的信裡,記者看到一串串貼心的話語和一行行工整的筆跡。譚鐵雄把信對折之后,塞進信封,貼上郵票。“快的話這周末就能讓爸媽看到我的筆跡。”說到這裡,他笑了起來,“我的字比入伍前好看多了。”

主持人江宏是一名政治指導員,他說:“一封小小的家信,讓戰士們從微信、游戲等手機生活中解脫出來,與家人對話,與自己獨處。”

 

朗讀家信

我的家信,與你分享

譚鐵雄站在團大禮堂的講台上,向戰友們大聲朗讀著自己的家信。入伍半年,這個小伙子變得成熟和自信。“以前從沒想過會在這麼多人面前,把自己寫給家裡人的話大聲念出來。”譚鐵雄撓撓頭,看著攥在手裡的信,眼裡滿是喜悅。這次是他主動要求上台讀信的,“我想要把自己寫給家裡人的話,拿出來和大家一起分享。”

連隊的一體機上,正在展播優秀家書的照片。譚鐵雄的書信也在展覽之列,入選的理由是情感真實有溫度。像譚鐵雄一樣,戰士們把自己的心思寫進了信裡,寄給了家人。

“說出來不怕笑話,剛來部隊沒幾天我就想著回家,覺得日子過得很苦,半夜裡偷偷流淚。但是和班長談過心以后,我一點點改變了自己的想法,也習慣了這裡的生活。班長常說,到了任何地方,都隻有你去適應它,而它永遠不會來適應你。”

“我在這過得很好,不用擔心,我的訓練成績不錯,很幸運地拿了尖子金牌和証書,榮幸地和首長握手問好,首長為我戴上了金牌,這是以前從未體會過的感覺。”

“我不再是一個地方青年了,我現在有一個令人敬佩的名字——駐港軍人。當你們知道兒子正在獻身國防事業,保衛著千千萬萬家庭的幸福時,我想你們一定會為我感到驕傲。”

除了工作,記者看到最多的還是戰士們對家人深切的關心。

“爸爸你要少抽點煙,少喝點酒,要喝酒抽煙也等我回來以后,給你買好的煙抽,好的酒喝。老爸你太瘦了,我都140斤了,所以你一定要多吃點。”

“你們都要好好照顧好自己,身體最重要,班長常說身體是革命的本錢,我會經常和你們聯系的,注意好身體!”

該營教導員黃正文說,“家書是家風的體現,好的家書不僅可以用來通信,還具有紀念意義。戰士們通過寫信、讀信、寄信,搭建起與家人之間的親情通道。”

 

官兵認真聆聽

(李陽、田明、錢曉虎)

(責編:黃子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