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十一:戎馬13載,至死不忘戰斗的地方

2017年07月19日13:52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這一天,等我從千裡之外疲憊地趕回黔南州,全家人都成了淚人。

這一天,黔南州人民醫院的醫護人員使盡了渾身解數,也沒能打贏死神。

這一天,年僅54歲的叔叔還沒來得及交代后事就離開了我們。

記得叔叔剛住進醫院時老愛叨念:戰爭都過去了這麼多年,不知雲南老山那些被戰爭毀壞了的植被還原了沒有,等病好了找個機會定要去看看!誰也未曾想到這竟成為他最后的遺言。

叔叔走了,走時仍面帶微笑。得了絕症還能活到這一天,叔叔知足了。在一群胸前佩戴著黨徽的醫務人員的奔忙中離去,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叔叔知道醫生們已盡力了,更重要的是黔南州人民醫院和醫院的醫生幫助叔叔完成了那個埋藏很久的心願。

老山今昔全貌錄像是麻栗坡縣的文友給的。為了完成叔叔的心願,醫院的護士每天都會抽出時間為叔叔播放老山的錄像光碟,聽嬸嬸說那放光碟的碟機是護士們從家裡搬來的。

爺爺奶奶去世得早,叔叔在父輩中排行老五。由於家境貧寒,家中老是吃了上頓沒下頓,叔叔穿的衣服都是哥姐穿過的破衣爛衫,還沒讀完小學就輟學了。1973年,叔叔應征入伍成為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三年后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憑借在黔南州老家農村養成的吃苦耐勞精神,叔叔苦練軍事技能,勤學軍事知識,專研宣傳報道等多方面的知識,在部隊曾從事過宣傳和文藝工作。從軍13載,他擔任過宣傳干事、班長、排長、特務連連長等職務,曾兩次參加邊境戰爭,榮立“三等功”,參加過的大大小小的戰斗不計其數,身上留下很多傷疤。

我忘不了叔叔每次戰前寫給父親的訣別信,書信一到父親總要偷偷地哭上好幾天。父親關心老山的戰況,夜深人靜時還在收聽廣播,父親還在客廳裡挂起了中國政區圖,以此了解叔叔行軍路線和所處位置,祈禱叔叔平安歸來。我還知道一場勝戰過后,我家客廳的牆壁上都會多出一張喜報,那一刻父親都要吩咐母親炒上幾個菜喝上幾口小酒。那些喜報就是叔叔的戰功,更是我家幾代人的驕傲。

1985年,叔叔轉業到黔南州的一所監獄工作,但他仍保留著軍人雷厲風行的作風,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很少回家。為了確保監區監管安全,他吃住都在監區。幾年間叔叔先后擔任過副大隊長、大隊長、監區長等職務。叔叔一絲不苟的工作作風和為保一方平安所做的貢獻得到單位肯定。20多年裡,榮立過“三等功”,數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和優秀公務員。

就在他盡情釋放工作激情之時,無情的病魔也悄然向他襲來。病痛中,他從來沒有放棄與病魔進行抗爭,每天堅持晨練。他安慰到病榻前看望他的每一個人,可我知道病痛時流下的汗水常打濕被子。

叔叔沒有留下任何遺言,只是在清理遺物時發現了一大個牛皮紙信封,信封裡是一疊泛黃的黑白照片,照片中的房子全都破爛不堪,大大小小的樹木大都折斷或東倒西歪,土地上多了一個又一個新鮮的土坑,空氣中到處都彌漫著厚厚的煙霧……照片中所描繪的畫面與戰爭片中的場景相似。叔叔生前是個攝影迷,也許隻有這些照片才能証明叔叔短暫一生的崇高價值。“你叔要不是命大,在部隊就死了好幾回了,我這條命是白撿的。”叔叔轉業到監獄工作后,父親不止一次在我面前這樣感慨。

叔叔,您安心走吧。請相信,老山的明天比您夢想的還要好很多。(作者:錢海)

(責編:邱越、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