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十五

為繪制共和國地圖 我們把測繪尖兵送上世界屋脊

2017年07月21日08:29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1971年,作者胡政生工作照。

1972年,作者胡政生在拉薩出差。

作者胡政生近照。

1972年3月初,武漢軍區測繪大隊接到中央軍委命令,要求限期完成對西藏的測繪任務。同時,總后青藏兵站部則把運送測繪大隊的重任下達給了我們汽車35團四營十三連。

我們的任務是要把測繪尖兵安全准時地送達海拔6300米的“生命禁區”。

“隻有完成藏北?原的測繪任務才能繪制人民共和國完整的新版地圖。”在全連戰前動員時,這句話激起了大家的斗志,官兵們紛紛表示,為早日繪制完成新中國的地圖,我們要戰勝任何艱難險阻,保証圓滿完成任務。

團參謀長任廣元和副營長龐明坤分別擔任正副總指揮。全連很快展開車輛徹底檢修,最終選定車況良好的35台汽車,配齊配強了正副駕駛員,由連隊得力干部組織任務實施。經過縝密分析車隊在無兵站、無公路、無人煙的藏北高原連續行駛十多天可能發生的種種不測,連隊對所需物資作了充分准備,並安排營車管助理員何萬紅和全團唯一的解放-30絞盤車修理班擔任收尾保障。

3月6日那天,35輛解放牌車浩浩蕩蕩地從格爾木駐地出發,到西寧拉上測繪大隊人員和物資器材,開始了數千公裡的艱難征途。

前九天裡,車隊尚能井然有序地行駛在青藏公路上。第十天,連隊從西藏境內的安多兵站出發,便開始逐漸遠離公路。據測繪大隊陳參謀長介紹:安多兵站距目的地改則縣約有900公裡,這段遙遠的路程沒有公路,隻能依靠指北針、望遠鏡計算經緯度駕車前行。第一天車隊隻行駛了100多公裡,找了個有飲用水的地方安營扎寨。由於高原缺氧,自帶木柴火苗不旺。連長馬茂英、指導員賈維本從各班收集了三個噴燈,加滿汽油,從三個方向對著行軍鍋噴射火焰做飯,這是全連的第一次野炊。因缺氧沸點低,沒有高壓鍋,大家隻能把面條煮成面糊糊,可能因為實在太餓,大家仍感到十分可口。

次日,車隊剛剛行駛一個小時左右,打頭的探路車亳無預兆地陷入了泥潭,心急的駕駛員想把車倒出來,不料反而陷得更深,前后輪胎眼看就要被淹沒了。這時大絞盤車把絞盤鋼絲繩放開,挂住探路車的后拖車鉤,可非但沒把探路車從泥潭裡拉出來,絞盤車也開始往下陷。連長急忙命絞盤車鬆開絞盤繩,倒后十幾米。按照當時的情況,如果大絞盤車也不幸陷入沼澤地,后果不堪設想。

為了救出探路車,車隊立馬召開“諸葛亮會”。大家商量決定用三台滿載物資的重車停在硬地上,再用三根鋼絲繩把三台重車與絞盤車的拖車鉤相連接,牢牢拖住絞盤車,然后把絞盤鋼絲繩全部放開,挂上泥潭中探路車的后拖車鉤。同時排長葛炳信、班長?士超等黨員骨干20多人主動跳進泥潭推車,由連長吹哨指揮,把所有力量擰成一股勁。由於嚴重缺氧,汽車發動機馬力明顯降低,而且干部、戰士都感覺呼吸困難,全身乏力,連拖車繩也拿不動,推車的工作隻能推一會兒歇一會兒,時斷時續。這時,又一批戰士主動跳下泥潭替換,讓前一批人員平躺在枯黃的草地上休息一會兒,以恢復體力。

當探路車從泥潭中被拖出時,大家猶如英雄打死攔路虎一樣喜悅。這時已是中午12點,車隊避開沼澤地,繞山邊硬地繼續前行。

依靠指北針定向,車隊繼續艱難行駛。第十三天,雨雪交加,當車輛途經一段約400米長的陡坡時,車輪在黃黃的草地上一個勁地打滑,難以前進,絞盤車也無法將車拖上陡坡。雨雪越下越大,如果不及時把車開上山,車隊可能被困死在山溝裡。

總指揮馬上召集技術骨干研究對策。最后決定組織全連干部、戰士和測繪隊的同志以排為單位,用3根30米長的拔河粗麻繩,通過人力把車拉上山。指導員再作戰斗動員:“下定決心,不怕缺氧,奮力拼搏,拉車上山。”連長吹哨指揮,由汽車馬力和前拉后推的人力組成堅強合力。

“前進!停車!前進!停車……”在這段400米的陡坡上,走走停停不知重復了多少次。當第一台車被拉到山頂時,戰友們個個氣喘吁吁,盡管累得跌坐在地上,可大家臉上露出的是勝利的微笑。當第31台車開始爬坡時,天色已黑,汽車大燈照亮了陡坡上“背纖”的腳步。當全連車輛全部到達山頂時,已是深夜,官兵們已經極度疲勞,但仍有人堅持站崗放哨,嚴防小股土匪和野獸襲擾。

車隊又行駛了整整四個晝夜,歷經艱難險阻,終於把測繪大隊和物資器材安全無損的提前送到了目的地——藏北的改則縣,為精確測定國界、地形、地貌,以及繪制完整的新中國地圖創造了條件。我們離別時陳參謀長說:“連隊同志所做的一切,使命崇高,為共和國地圖增添了鮮艷色彩。”(胡政生,曾任總后青藏兵站部汽車35團四營教導員)

(責編:邱越、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