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十八:我的功勛父親曾打敗閻錫山部隊

2017年07月23日08:59  來源:人民網
 

我的父親劉永祿是一名革命軍人,從我記事起就常聽他講戰爭故事。

父親出身於山西省沁水縣的一個窮苦家庭,在他7歲那年,奶奶去世,12歲時爺爺又去世了,家裡隻剩下年幼的父親和姑姑兄妹二人相依為命,又趕上災年,眼看著兄妹二人就要被餓死。幸運的是,共產黨八路軍進入了沁水縣,他們送給父親8斤小豆和2斤柿子皮,父親和姑姑才得救。

從此,父親便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先是參加了當地縣委組建的民兵形式的抗日隊伍——抗勤隊,由於作戰勇敢又有文化,很快就成為抗勤隊主任。三年間,他帶領抗勤隊先后奔赴山西、河南、河北等地參加抗日作戰,並多次受到嘉獎。

1947年,父親終於如願以償地參軍了。由於當時部隊缺少干部,父親竟直接當上了作戰部隊連長。之后,父親跟隨太岳軍區部隊參加了解放戰爭中慘烈的太原戰役。在淖瑪戰斗中,父親指揮的連隊作戰勇猛,頂著敵人的炮火展開進攻。據父親描述,當時炮彈的密集程度非常高,閻錫山守敵的炮彈甚至還打到了解放軍部隊的炮管裡。經過與敵守軍的殊死戰斗,最終全連佔領了淖瑪陣地,雖然閻錫山的守軍進行了多次反扑,但都被解放軍擊退。當時太原戰役總指揮徐向前司令員通過報話機夸獎我父親和連隊“打的英勇,打的頑強”。

淖瑪戰斗結束后,父親所在的連隊傷亡非常嚴重,隻有6人生還,其中干部隻剩他1人,戰士5人生還,其中1名是司號員、1名是衛生員還有3名是班排戰士。戰后,父親被授予“淖瑪英雄”榮譽稱號。

在這之后的兩年時間裡,父親又參加了無數次戰斗,屢立戰功,如:1949年5月,父親任獨立營教導員期間參加了解放大西北戰役,在圍剿馬洪魁的戰斗中,榮立一等功﹔1949年8月任獨立營教導員兼西昌彝族自治區區委書記時參加了解放大西南戰役,榮立一等功﹔1949年10月1日以英模代表身份參加了北京天安門國慶閱兵觀禮﹔1950年參加抗美援朝戰爭,被授予“前進模范”榮譽稱號等。

1958年,父親隨王震將軍全師集體轉業屯墾戍邊,即“十萬官兵開發北大荒”。父親來到了黑龍江省五九七農場任一分場黨委書記。當時黑龍江的自然環境非常惡劣,全體將士們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冬天冰雪覆蓋,異常寒冷,夏天蚊虫叮咬,荒無人煙,而且連住房都沒有。為了解決住的問題,他們動員全體官兵每人每天用爐子燒一塊磚,就這樣一塊磚一塊磚地把營房蓋起來了。當面對大片的沼澤地時,他們硬是憑著簡陋的工具,把一片片荒地變成了良田,讓昔日的“北大荒”變成了“北大倉”。

之后,父親又因工作需要先后被調到黑龍江省委黨校、黑龍江省合江專屬公安處、鶴崗市公安局勞改隊、鶴崗市畜牧局、鶴崗市東山區新華鎮政府等單位工作。1989年父親從鶴崗市東山區新華鎮的工作崗位上離休,2009年去世,享年85歲。

雖然父親不在了,但他永遠是我學習的榜樣。雖然父親在戰爭年代立下了赫赫戰功,但他從未因此向組織提出過任何特殊要求,始終無怨無悔地做好每一個崗位的工作。

1990年,我繼承了父親的事業,成為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我所在的部隊是第十六集團軍紅一連,作為和平時期的一支特戰勁旅,連隊榮譽室裡陳列著無數個第一,這裡面也有我的汗水,我為能在這樣的連隊當兵感到無比自豪。

一晃20多年過去了,我早已轉業到鶴崗市工農區政府工作,作為一名公務員,我將不忘初心,鞠躬盡瘁。

值此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之際,我由衷地為人民軍隊90年走過的光輝歷程喝彩,更為人民軍隊越來越強大感到無比自豪。(作者:劉國文)

(責編:崔東、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