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一連紅在哪?一封血書給出了答案

2017年07月26日08:27  來源:解放軍報
 

  【連隊名片】 第79集團軍某旅英雄紅一連是誕生於南昌起義的紅軍連隊,先后經歷反圍剿、血戰湘江、奪佔臘子口、平型關大戰、挺進大別山、強渡長江等重要戰役戰斗。90年來,不管形勢如何變化,紅一連官兵始終堅定“聽黨話、跟黨走”的信仰不動搖,凝結成了“忠誠、無畏、犧牲、決勝”8字連魂。

  剛辦完婚禮,薛長有就急急忙忙趕回部隊。作為第79集團軍某旅紅一連指導員,在部隊改革調整關鍵期,他這個連隊黨支部書記不能不在位。

  “能和新婚妻子這樣短暫相聚已經很幸福了……”薛長有的話語中滿是感慨。

  因為崗位縮編,薛長有成為編余干部。面對個人利益得失,薛長有用實際行動表達了對改革的無條件支持。

  “槍聽我的話,我聽黨的話。”從走進紅一連那天起,薛長有就懂得這個朴素的道理,更懂得教育引導身邊人。

  連裡的下士庄猛,手榴彈投擲百發百中,是旅裡有名的“投准王”。可隨著實戰化訓練逐步深入,他感到自己從前練就的“絕招”並不適應如今的訓練場,難免有些沮喪。

  薛長有覺察到庄猛的情緒變化,把他拉到榮譽室,指著一枚革命先輩遺留下來的黨徽說:“飛奪瀘定橋前,紅軍用‘鐵腳板’跑贏了車輪子。奔襲中,有3名掉隊戰士一路追趕。他們剛趕上隊伍,趙長發就暈倒在地。他臨終前的最后一句話是‘黨小組長趙長發帶領兩名戰士向黨組織報到’。”

  重溫先輩的事跡,庄猛一下子明白了,紅一連的兵能始終保持人人過硬,靠的是思想不掉隊、本事不落伍。他發奮努力,參考國內外實戰化訓練方法,改進實戰條件下投准動作要領,使“考官發令”的老方法變為“讀秒殺敵”的新模式。

  紅一連紅在哪?走進紅一連榮譽室,一封戰爭年代的血書讓記者肅然起敬:一塊白布上,鮮明地寫著“黨,我堅決完成任務,在戰斗中考驗我吧”。從一封血書到一枚黨徽,從一位位英模人物到一場場特殊戰斗,無不散發著紅一連官兵“鐵心跟黨走,真心聽黨話”的信仰芬芳。

  抗戰勝利日大閱兵訓練期間,作為“平型關大戰突擊連”英模部隊方隊的一員,上等兵張朝陽操槍練習時右臂拉傷,傷筋之痛常常讓他半夜驚醒。他晚上咬著毛巾睡,白天纏緊繃帶練。在酷熱的訓練場,他堅持每天訓滿12小時。

  張朝陽身上的拼勁,正是傳承自紅一連的鐵血忠誠。

  那年,吉林永吉洪水肆虐,紅一連官兵千裡馳援。面對洪魔,官兵顧不上休息,扔下背包,扛起沙袋直扑決口。

  在與時間的賽跑中,五班副班長林利斌手上和肩上的血泡已經磨破。但他顧不得處理傷口,在大堤上連續奮戰18個小時,直到體力不支。有戰友勸他別累壞身體,他卻說:“戰爭年代,老班長陳輝金左眼被敵人炮彈擊中,眼珠子流了出來,還在與敵人拼死搏殺,我這點傷又算得了什麼?”

  不同的年代,相同的使命﹔不同的環境,相同的情景。走出榮譽室,兩個細節不停地在記者腦海中翻騰。

  ——在奪取瀘定橋的戰斗中,紅一連傷亡慘重,所剩不足10人。面對拿兩塊大洋回家還是跟隨部隊繼續戰斗的抉擇,全連官兵跟黨走的信念異常堅定,無一人離隊。

  ——在大宗家戰斗中,老指導員梁世淦為掩護主力,右臂被日寇的馬刀砍斷,肚子被刺刀捅破,但仍用左手射擊、用牙齒撕咬掉敵人半個耳朵,硬是帶領連隊拖住了鬼子,完成了任務。

  為什麼紅一連連旗這樣紅?記者仿佛找到了答案:在一連官兵腦海裡,黨的話就像母親的聲音,永遠值得銘記﹔是一代代官兵的犧牲奉獻染紅了戰旗!

  90年風雨征程,如今的紅一連再次站在了轉型發展的時代潮頭:更換新裝備、融入新體制,成為一支新型作戰力量。

  記者堅信,換羽雄飛的紅一連,將一如既往地把忠誠於黨的如磐信念視為“命根子”,時時堅守,代代相傳。(錢曉虎 孫繼偉 宋志強)

(責編:王欣玥(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