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軍隊90年作風優良啟示錄

2017年07月26日08:56  來源:新華社
 

  90年前南昌城頭的一聲槍響,宣告了一支新型的人民軍隊登上歷史舞台。

  這支今天被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新型軍隊,曾在國民黨軍隊瘋狂圍追堵截下,被迫踏上九死一生的長征路,戰略轉移至陝北。

  在陝北延安,美國記者斯諾在與紅軍將士接觸后,被他們堅定的理想信念、革命樂觀主義精神和艱苦奮斗的作風深深打動,斷定這支軍隊具備戰勝一切對手的“東方魔力”,並斷言這是“興國之光”。

  今天,歷史用雄辯的事實証實了斯諾的斷言。

  90年來,我軍之所以戰勝一切國內外強敵,經受住一切嚴峻復雜的考驗,從小到大、由弱變強、從勝利走向勝利,作風優良是重要法寶。

  崇高理想,永遠是人民軍隊最堅定的信念

  彎彎曲曲的長征路,是一條浸透了鮮血的死亡之路,更是一條新生之路。這條路上,平均每300米就有一名紅軍犧牲。

  “為什麼我們最終能走完長征並取得抗日戰爭的勝利呢?這是因為有堅定的信仰!”今年已百歲、曾經三過草地的原南京軍區司令員向守志說,“沒有信仰,連一公裡也走不了。”

  “紅軍將士懂得,我們的奮斗是為了推翻人壓迫人的制度,建立起人民當家做主的政權。”1988年被授予上將軍銜的向守志身經百戰、九死一生,“為了這樣的理想,我們不惜付出一切代價,包括生命。”

  中央軍委原副主席張震長征中在紅3軍團10團任營長。他生前回憶血戰湘江時說,戰斗最激烈的那天,團長沈述清犧牲,幾個小時后,繼任團長杜宗美也陣亡了……

  鮮血,染紅了湘江,染紅了岸邊一座又一座山頭。

  再大的犧牲,也不能阻止紅軍將士前進的腳步。作為人類精神堅定無畏的豐碑,長征集中體現了革命理想主義和革命英雄主義精神。

  正是因為擁有如此胸懷,即便是死亡也無法澆滅理想之光,人民軍隊綿綿不斷地涌現出這樣的人間奇跡——

  狼牙山五壯士氣吞山河縱身躍崖掩護大部隊和群眾安全轉移,董存瑞手舉炸藥包開辟部隊前進通道,黃繼光舍身堵槍眼掩護戰友……

  戰斗精神,永遠是人民軍隊最過硬的底氣

  抗日戰爭時期,新四軍3師7旅19團4連82名官兵,在江蘇省淮安劉老庄鄉,與1200余名日偽軍展開殊死搏斗,最后全部壯烈殉國。

  戰后,第7旅重新組建第4連,並將其命名為“劉老庄連”。

  14年抗戰,中國共產黨領導八路軍、新四軍、東北抗聯等抗日軍民,面對強敵,決一死戰,發揮了中流砥柱作用,使日本“征服中國”的野心遭到慘敗。

  戰斗精神,永遠是人民軍隊最過硬的底氣。

  時代在變,環境在變,但敢於亮劍、敢於犧牲的戰斗精神在人民子弟兵身上永遠沒有變。

  當地時間2016年7月10日晚,一個噩耗從南蘇丹首都朱巴傳出——

  正在此間執行任務的中國維和步兵營105號步戰車被火箭彈擊中,步兵一連下士李磊不幸壯烈犧牲、四級軍士長楊樹朋身負重傷。7月11日,楊樹朋因搶救無效犧牲。

  生死考驗面前,一連連長王震給在國內的指導員文海地打電話交待“后事”

  “如果我犧牲了,請你告訴老連長,我沒有給老連長丟臉……”

  王震和文海地目前分別擔任中部戰區陸軍第83集團軍某旅三連連長和指導員。他們所在的連隊有一個聞名遐邇的稱號——“楊根思連”。

  抗美援朝戰爭中,在小高嶺戰斗的最后時刻,志願軍第20軍58師172團3連隻剩下連長楊根思一人,他抱起炸藥包,毅然與40多個敵人同歸於盡。

  艱苦奮斗,永遠是人民軍隊最亮麗的底色

  在上海最繁華的商業街南京路上,矗立著一座醒目的大理石群雕——“南京路上好八連”。

  “南京路上好八連”這面旗幟,已被上海市民視為這座城市閃光的精神名片。

  68年前,前身為華東軍區特務團輜重連的八連,開進了上海,執勤於南京路。八連官兵身居鬧市、一塵不染,展示了人民軍隊的良好形象。

  一部人民軍隊的成長史,艱苦奮斗貫穿始終。

  在井岡山斗爭中,毛澤東、朱德和戰士們一起下山挑糧、上山種菜,一起吃紅米飯、南瓜湯,鑄就了紅色根據地的光輝篇章。

  抗戰時期,著名愛國華僑領袖陳嘉庚率團回國慰問抗日將士。

  在重慶,蔣介石花800銀元隆重接待陳嘉庚,被陳嘉庚怒斥腐化墮落。

  在延安,毛澤東用戰士種的豆角、西紅柿招待他,只是特地上了一盆雞湯。

  兩頓飯的差別,給陳嘉庚留下深刻印象。

  后來回到南洋,陳嘉庚在一次集會上說:“中國的希望在延安。”

  作為我黨我軍的傳家寶,艱苦奮斗是黨和軍隊事業朝氣蓬勃、興旺發達的重要保証,永遠是人民軍隊最亮麗的底色。

  新中國成立后,我國在極短的時間內研制出“兩彈一星”,打破了大國的核壟斷和核訛詐,這一成就是在外部面臨帝國主義武力威脅、國內經濟十分困難的情況下取得的,靠的就是自力更生,艱苦奮斗——

  科研工作者們沒有大型計算機,就用算盤、手搖計算機日夜計算﹔沒有辦公室,就趴在水泥地上設計圖紙﹔沒有儀器,就自己制造,鋁皮、三合板、蠟燭、手電筒等都成了設計的材料和工具。

  90年來,人類社會已然巨變,但艱苦奮斗的精神在人民軍隊身上從未改變。

  今天,無論是在渺無人煙的荒漠海島、天寒地凍的高原邊陲駐防執勤,還是在高溫悶熱的甲板機艙、風雨交加的山野叢林訓練演習,人民子弟兵都把艱難困苦當成砥礪意志的“磨刀石”、成長進步的“奠基石”,在艱苦奮斗中展現軍人價值、創造輝煌業績。

  勇闖新路,永遠是人民軍隊最可貴的品格

  從土地革命戰爭時期創立“黨指揮槍”等一整套建軍原則制度,到抗戰時期實行精兵簡政﹔從新中國成立后多次調整體制編制,到改革開放新時期百萬大裁軍……90年來,在黨的領導下,人民軍隊從成立那天起,改革創新的步伐從未停歇。

  1927年9月29日,秋收起義失敗后,毛澤東率領不足1000人的起義軍余部到達江西省永新縣的三灣村,進行了著名的“三灣改編”。

  就是在這次改編中,毛澤東親自成立了人民解放軍歷史上的第一個連隊黨支部,開創了人民軍隊“支部建在連上”的先河。

  井岡山道路開辟了“以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這一具有中國特色的革命道路,中國革命從此星火燎原、凱歌高奏。

  今天,走過90年光榮歷史的人民軍隊,正闊步行進在改革強軍的征途上。

  人民軍隊自2015年11月底啟動的這輪改革,最引人注目的內容之一是對軍隊領導管理體制和聯合作戰指揮體制進行改革,構建“軍委—軍種—部隊”的領導管理體系和“軍委—戰區—部隊”的聯合作戰指揮體系,形成“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格局。

  這是一場整體性、革命性的變革,推進力度之大、觸及利益之深、影響范圍之廣,在解放軍歷史上前所未有。

  勇闖新路,永遠是人民軍隊最可貴的品格。(梅世雄 王經國 梅常偉)

(責編:王欣玥(實習生)、閆嘉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