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來信】之二十七

那塊“沒用”的上海牌手表

2017年07月31日13:25  來源:人民網-軍事頻道
 

作者(右)曾是一名偵察兵。

作者(后排中)兄弟五人三名軍人,兩名民兵。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正是全國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的高潮,我應征入伍,作為老三屆的學生能成為一名解放軍戰士真是非常幸運。

臨到部隊前,我的三姐送給我一塊上海牌手表。后來,我當上了偵察兵。我二姐聽說我參軍到了西北賀蘭山裡,又給我寄來一雙翻毛皮鞋,還有她為我織的一件三色毛背心。當時別提我有多高興,戰士們也很羨慕。

半個月后,指導員找到我問道:“聽說你戴著手表,穿過幾次皮鞋,還有一件毛背心是嗎?”我一聽,壞了,有人報告啦。我連忙回答說:“是的。”指導員又說:“連隊是集合聽號音,吃飯聽哨聲,你戴手表真的沒用。你的翻毛皮鞋和毛背心不是部隊裝備,更不能在部隊穿,再說,你穿毛背心,如遇緊急集合肯定行動會比別人慢,延誤戰機。另外被別人看見,對你今后成長進步也沒好處。你盡快把手表等寄回家。我說這些話你若有什麼想法,現在可以和我說說。”我站在那兒,紅著臉,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星期天連裡休息,我趕緊把手表寄回了家,把翻毛皮鞋和毛背心藏了起來。

過了一年,我當了班長,才明白指導員給我講的這些是我軍的光榮傳統。這件事給我深刻留下了印象,轉業到地方后我也常講給同事聽。

今年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九十周年。翻出老照片,不由得想起諸多往事。

我們家兄弟五人,三位軍人,兩名民兵。除了我,我的三哥和弟弟也是軍人,

三哥1961年參軍,當時正值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國家安全面臨著嚴重威脅。我三哥高中畢業后放棄了中國科學院的錄取資格,毅然應征入伍,當了一名騎兵。

我參軍的時候,正值中蘇珍寶島戰斗剛剛打響。我作為一名師屬炮兵偵察兵,與戰友們一起承擔著堅守軍事戰略要地賀蘭山的任務。

我弟弟是1976年高三畢業后應征入伍的,成為了一名噴火兵。

在祖國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兄弟三人都扛起鋼槍,擔負起了保衛祖國的重任。在黨和軍隊的培養教育下,我們都經歷了艱苦環境的鍛煉和嚴格的軍事訓練,並且都入了黨,我哥和我多年后還成為了軍隊師團職領導干部。

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們兄弟三人陸續轉業到地方,雖然已不穿軍裝、不住營房、不吃軍糧,但我們仍保留著軍人的性格、軍人的衷腸、軍人的脊梁,我們仍然關心著軍隊的發展和祖國的安危。

“沒有一個人民的軍隊,便沒有人民的一切。”正是一代又一代軍人對黨和人民的赤膽忠心,鑄就了人民軍隊的軍魂。一代又一代官兵用鮮血和生命捍衛了祖國的主權、尊嚴和領土完整,使人民得到安寧。他們是人民的衛士,共和國的脊梁。(宋建國)

(責編:韓笑(實習生)、閆嘉琪)